首页 > 书库 > 《金钗摇之点绛唇》 耽美 金钗摇之点绛唇cp

金钗摇之点绛唇

古言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金钗摇之点绛唇》是童童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金轩遥,展凤飞,书中主要讲述了:金谷年年,乱生春色谁为主?余花落处,满地和烟雨。又是离歌,一阕长亭暮。王孙去,萋萋无数,南北东西路。轻点绛唇,玉颜已去人未忘。碧落

成都涵泊万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更新:2019-08-10 00:04:2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金钗摇之点绛唇》是童童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金轩遥,展凤飞,书中主要讲述了:金谷年年,乱生春色谁为主?余花落处,满地和烟雨。又是离歌,一阕长亭暮。王孙去,萋萋无数,南北东西路。轻点绛唇,玉颜已去人未忘。碧落

《金钗摇之点绛唇》免费试读

金谷年年,乱生春色谁为主?余花落处,满地和烟雨。又是离歌,一阕长亭暮。王孙去,萋萋无数,南北东西路。

轻点绛唇,玉颜已去人未忘。碧落万丈,夜夜醉吟唱。尘心随卿去,莫惧人间黏天浪。江湖上,几回疏放,冷看世间样……

午后的阳光,慵懒明媚。

刚过立秋的天空,如被水洗了一般的湛蓝干净。

展府里很是热闹。同僚们都聚集在展府里庆祝展老爷,也就是当今相国的六十大寿。

与此热闹不相符合的是,后花园里斜坐着的一个人,从身后看去,背影纤细却勃发着让人无法忽视的生机活力。单单一个背影,就撩拨了满园的秋色,这背影正是展家五小姐。

“飞儿,怎不去给爹祝寿?这里的风大,还不回屋去。”一个挺拔的身影从假山后闪了出来,展家大少爷站在妹妹的身后,一脸怜惜的说。

说起相国展国堂来,朝野百姓无人不知。展国堂是开国元老,与先帝情同兄弟,先帝驾崩,又辅助新帝登基,攘外安内,乃是金主国一等一的大功臣,新帝金轩遥对他更是礼让三分。

而展家大少爷展元承自小便是新帝的伴读,更是当年文武状元,礼部尚书;展家二少爷展邦延是吏部侍郎,手握重权;三少爷展继忠则是守卫边疆的将军。展家四小姐展玉仪和亲邻国,现在已经贵为国母,展家最小的孩子便是这展凤飞,虽然年纪尚小,却古灵精怪,颇是任侠尚气,让展国堂头疼不已。

总之,展家上下,忠心为国,势力虽大,却清正廉洁,不曾居功自傲,让新帝厚爱有加,封官拜爵自是不用多说。

如今展相国六十大寿,展元承忙了许久,突然想起没见到小妹,便寻到后园。

这个丫头早就嚷嚷着要给爹地庆寿,怎么现在独自躲后花园里去了呢。

展凤飞一听大哥的声音,急忙将脸上抹了两抹,这才转过头来,一脸灿烂明媚的笑:“大哥。”

展元承叹气的看着这个让人头疼的小丫头,自从她来到展家之后,就没一刻安宁的时候。如今眼看着当年呵护有加的小丫头渐渐成人,心里竟莫名的恐慌。

展凤飞将刚刚抹下的人皮面具不着痕迹的往袖中一塞,笑的更是灿烂:“大哥怎么不去前府招待客人?”

“爹一直没见你,问小岚也不知你哪去了,让我来看看。”展元承不经意的瞟了展凤飞的袖子一眼,微微一顿:“今天晚上的寿宴非比寻常,王公大臣都来了,天子也下驾相府,你别闹什么事出来。”

展元承知道这个妹妹古灵精怪,怕寿宴万一又耍什么古怪的事情,惊了皇上可担待不起。

展凤飞吐吐舌头,娇俏一笑:“知道啦知道啦,大哥最罗嗦,瞧我现在不是很淑德?都没有去捉弄金爷爷……”

“那是千岁!”展元承叹了口气,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小妹怎么认识当今千岁的,而且还熟识的样子。

据展凤飞说是在酒楼喝酒的时候认识的。他就纳闷了,别家的千金小姐都是养在深闺人不识,怎么相府的小姐就能搅的朝野不知?

“你要是有你姐姐一半的温柔贤惠,那就……”展元承摇摇头,似乎想象不出这个丫头安定贤淑的模样,便一挥手,从展凤飞袖中夺去人皮面具:“这是什么?你该不会是想在爹的寿宴上假扮刺客吧?”

“哪有!我是胡作非为的人吗?”展凤飞撇撇嘴,立刻澄清:“爹不是说女儿家不宜抛头露面,我只是想化成富家子弟溜去寿宴上玩玩嘛。”

“你……”展元承失语。

她什么时候这么听爹的话过?每天一有空闲就跑出去,街头巷尾的“调查民情”,行侠仗义,那么多麻烦还都是他二弟给摆平的,哪敢给爹知道,现在竟然这样说,怎不让他失语。

“好了好了,晚上爹都让你参加寿宴了,你小心一些,此次来的不比他人,别冲撞了……”

“知道啦,不就是皇上吗?我小心点还不行?顶多学姐姐那样,轻声细语,笑不露齿。”展凤飞不耐烦的打断哥哥的话,拿着袖子轻轻捂着嘴,万般娇媚的温柔一笑。

展元承微微一愣,他比展凤飞年长近十岁,这丫头不过十六七岁,却已经一笑倾城了。

“那还不回房间。”只是那一瞬间的怔愣,展元承很快掩去面上的表情,说道。

“是,飞儿告退。”展凤飞徐徐行个万福,凤眼低垂,忍着笑,努力移着深闺女儿该有的莲步,姗姗退去。

展元承看着展凤飞的背影,唇边又溢出一声叹息,他苦笑着摇摇头,自己是老了吗?怎么如此爱叹息了。

让他们那么疼惜的女孩,终究长大了。展元承的心里微微一疼,看着她有十六年了,越来越难割舍这份感情,他不知道还能保护她多久,也不知道她将飞向何方。

他只知道,她如同她的名字一般,终将飞走。

而他,除了选择默默守护,将一些不能晾晒的故事和秘密烂在心底,还能做些什么?

华灯初上,相国府里欢声笑语,一片热闹。

展老爷,也就是当今丞相,被一干官员围着,满脸笑容,而两个儿子,展元承和展邦延更是忙着招呼客人。展继忠与展玉仪虽无法回家祝寿,但早已派人送来书简寿礼。

其实展家并不想如此大张旗鼓的摆寿宴,只不过当今天子一早就开了龙口,想办个盛大的寿宴,来为展老爷祝寿。

众人正闹哄哄的时候,外面传来小太监的传诏声:“圣上驾到。”

众人立刻屏气凝神,纷纷迎驾。

只见门外缓缓走进一个面如冠玉,嘴角含笑的人来。此人虽然没穿龙袍,只着便衣,但负手而立,却已经有着帝王之气。

来的人龙章凤姿,眼神慵懒,却让人不敢迎视,眉宇间更是透着一丝摄人心魄的霸气。

“相国快平身,今日是相国六十大寿,卿治国安邦,鞠躬尽瘁,朕铭记于心。”很悦耳磁性的男低音,透着骨子里的威严和高贵,金轩遥微一抬手,一边的小太监们连忙捧上寿礼,陆续放入屋内。

“皇上厚爱,微臣惶恐。”展老爷恭谨的站在一边,他心里清楚,当今天子虽然年轻,看起来也是慵懒随意,但是智谋策略却不低于先帝,否则不会刚刚登基三年,便将国家打理的清明平和。

“众位卿家不必拘束,今个朕召了戏班子来,给相国唱一出好曲。”金轩遥见众人屏气凝神,不由淡然一笑,懒懒说道。

趁着大家忙着张罗寿宴的时候,金轩遥给展元承使了个眼色,展元承微微一笑,虽然金轩遥贵为天子,可是他还只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孩子。肩上过重的责任将他磨练成不动声色的王,但是展元承知道,他宁愿一开始就不是皇族的孩子,如此,会活得比较轻松吧。

吃完寿宴,众人正在后花园看戏的时候,金轩遥对着展元承悄声的问道:“他呢?”

“皇上指的是?”展元承不明白的问。

“展五妹。”金轩遥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道:“就是那个所谓的江湖小侠女,我可是记得小的时候挨过她的拳头。”

和展元承私自在一起的时候,金轩遥从未称自己为“朕”。展元承比金轩遥年长五岁,在他心中,展元承便是他的哥哥,虽然已经登基为王,但是金轩遥不想因为自己的皇位,失去更多的东西。

“皇上。”展元承一听后面的话,微微慌了神,尽管知道金轩遥是开玩笑,但是他现在已经贵为天子,生杀予夺只需他龙口一张,五妹曾在年少时见过金轩遥一面,那时他贵为太子,而展凤飞不过才五六岁,哪懂得什么贵贱之分,见他呵斥自己的贴身丫鬟小岚,便孩子气冲上前去“教训”金轩遥,怎知这事皇上竟然还记得。

“皇上恕罪,那时小妹……”

“我又没有怪她,不过问问,那样风风火火冒失任性的丫头,今天怎么没见着。”金轩遥微微扯扯嘴角,淡笑着问。

他可没忘记那个丫头在他十岁那年打他一拳的模样。

他是何等人?

自小便聪慧懂事,从未受过先帝和额娘的责备打骂,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太子爷,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被一个小丫头给打了,真是可笑。只是十岁后先帝便抓紧时间传教他文武韬略,治国之道,哪有精力去“报仇”,接着便是十八岁登基,三年劳累终于安顿好天下,现在终于有机会好好逮着这丫头玩玩了。

“小妹今天在家眷席上。”展元承低眸说道。

他以为这事早被金轩遥忘记了,如今提起更是小心:“小妹不知当年那是太子爷,所以冲撞了,现在乖多了……”

还未说完,只听一个清脆娇媚的声音响起,虽然声音不大,却随风传了过来:“哈!金爷爷,我可找着你了,今天要不是哥哥对我说皇上来了,我早就陪你喝两杯了。还记得上次醉仙楼你许我戈本国牧刀,还没应验哩……”

展元承皱皱眉头,好死不死这丫头现在溜出来找当今千岁玩,真是要命了。

“呵,还是没改性子吗?”金轩遥挑眉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个穿着蓝色长裙,长发随意挽起,不施粉黛的少女几乎趴在他的皇叔身上,把老千岁的骨头都快摇散了。

展凤飞似乎感觉到一道火辣辣的目光射过来,微一转头,恰巧对上金轩遥的目光。

金轩遥黑眸一沉,只觉自己突然陷入一泓清澈无比的湖水里,心里不由微微一怔,那丫头,竟然出落的如此绝色了。不对,吸引他的似乎还不是那倾城的容颜,更是那骨子里的清奇可爱。

他恍惚的觉得目光突然被一片纯白的栀子花所吸住,连视线都是馥甜的芬芳,一刻也不想离开。如此想着

《金钗摇之点绛唇》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