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南方乘以北》南方北方的爱情短句 XXOO 南方乘以北精彩试读

南方乘以北

婚恋已完结

火爆新书《南方乘以北》是横渡十七所创作的一本婚恋风格的小说,主角田秋,姚文文,书中主要讲述了: 一走进琳琅满目的超市,田秋立马双眼放光,才逛了半圈,两只手中就抓着七八袋零食,眼睛还在到处打量。 两手空空的成小南转过身子,扒开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20 06:05:4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南方乘以北》是横渡十七所创作的一本婚恋风格的小说,主角田秋,姚文文,书中主要讲述了: 一走进琳琅满目的超市,田秋立马双眼放光,才逛了半圈,两只手中就抓着七八袋零食,眼睛还在到处打量。 两手空空的成小南转过身子,扒开

《南方乘以北》免费试读

一走进琳琅满目的超市,田秋立马双眼放光,才逛了半圈,两只手中就抓着七八袋零食,眼睛还在到处打量。

两手空空的成小南转过身子,扒开一层层零食包装袋才看见田秋的脸,着实被她的战斗力吓了一跳:“嗬!买这么多,你吃得下吗?”

“吃得下呀!”田秋猛地点头,极其自豪。

随着她点头时身体的摇晃,怀里的好几袋零食掉在了地上,成小南弯腰捡起,顺手就放回了身后的售货架上。

“哎小南,你干嘛呢,这些都是我爱吃的,火腿肠、薯片、辣条……”趁着田秋说话的间隙,成小南又从她手上抢过来三四袋零食,纷纷摆到了原本的位置,还张开双臂拦住了她想夺回去的动作。

“都是垃圾食品,你就不怕拉肚子哦。”

田秋干脆就放下了手上剩余的两小袋薯片,双手叉腰,活生生一个誓不讨回公道不罢休的大妈,气势滔滔地和她理论:“哎,成小南,你也太过分了吧,这是赤裸裸地剥夺我的爱好!”

分秒之间,成小南迅速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咔嚓一声,拍下了田秋此刻的飒爽英姿。她收回手机,仰起头两手一摊,春风得意。

“也不知道,某人要是看了我们这么温柔的田秋……”

“垃圾食品,有害健康,我们作为新时代大学生,一定要坚决抵制!”

两人嬉笑打闹着,在生活用品区选了几块毛巾和牙膏牙刷,还拿了两个带瓶盖的水杯。去收银台付款之前,成小南想了想,把手中的牙膏放了回去。

“我那牙膏好像还剩不少呢,下次再买吧……”

“哎呀,拿都拿了,就一起都换了吧。”田秋重新拿起那支牙膏,径直递给了正在扫描商品条码的阿姨。

扫完最后一把牙刷,阿姨眼也没抬地报了价,田秋听后扭头望了成小南一眼,嘿嘿一笑,伸手从旁边的货架上又拿了一袋饼干。

“嘻嘻,凑个整数……”

太阳已经没有散发出多少热度了,秋风渐渐强盛,除了飞舞的落叶,更多的是卷起一阵阵浸骨凉意。

两人提着袋子,手挽手回到寝室,破天荒地在这个不早不晚的时候见到了姚文文,更神奇的是,乔余和徐礼竟然出了门,不见人影。夸张点来说,这个概率堪比买两块钱的彩票中两亿大奖。

进门时,姚文文正弯着腰,撸起袖子在阳台上专注地洗衣服,一头卷发挽成圆圆的一团,用黑色丝带绑了起来。

成小南放轻脚步,悄悄溜到姚文文身后,抬手猛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哇,这是谁家的大美女呀?”

姚文文早就发现了她的动作,假装丝毫没有察觉,再猛地一个回头,倒把成小南吓得丢了魂。

“小南,你学坏了哈,居然敢来吓你文文姐了!”姚文文把手指上的水滴朝向成小南的脸,轻轻一弹,她躲闪不及,被冷水冰得抖了一下,连忙捂住口鼻和衣领。

田秋拿着新买的水杯走过来,放到鼻尖闻了闻,打开另一个水龙头,一边清洗杯子,一边满脸好奇地询问姚文文:“文文,你平时不都是早出晚归的吗,今天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当然是想你们啦,怕你们老是惦记我!”

田秋和成小南一齐翻了个白眼,以表鄙视:“咦,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不用照顾你那个受伤的向大帅哥了呀。”

姚文文抿了抿嘴唇,手上搓洗衣服的动作没有停下,左脸上沾了些洗衣粉泡沫,她还没抬起手背,成小南就伸手替她抹掉了。

“那个,今天下午他父母要从老家赶过来看他,他就让我先回来了……”

“你不应该走的呀,提前见见家长多好啊,丑媳妇迟早要见公婆,何况文文你这么美!”田秋朝姚文文挑挑眉头,连声调笑,没有发现她神情有些失落。

洗完杯子,田秋伸手想拿起摆在书桌角落的白色饮料瓶,这瓶牛奶,是齐立生死活要给她买的。

谁知道,手指刚触碰到瓶身,它就晃晃悠悠地偏倒下去,哐当一声,落到地上还转了个圈。两升重的大瓶装牛奶,今天下午买来才给成小南喝了一杯,出个门回来,就只剩下一个空瓶子。

成小南和田秋十分惊讶,对视一眼,都不用想,立马知道肯定就是乔余和徐礼干的好事。

田秋抬腿一脚将瓶子踢到乔余床前,胸口积攒着许多不满和气愤,却无处爆发。从上次的蛋糕到现在的牛奶,她皱着眉头想了一圈,实在找不到什么理由,能解释她们为什么这样针对自己。

成小南恐慌之余,拧着眉头,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要说招惹到她们的,那也是我啊,跟你有什么关系?”

“依我看,她俩就是看我们不顺眼,这么多牛奶,不是喝光就是给我倒完了……这样的话,寝室里其它地方肯定有猫腻,得多注意点儿。”

田秋摇着头,拈起手指取下自己挂在衣柜前的毛巾,一脸嫌弃地丢进垃圾桶,接着又从塑料袋里拿出新买的毛巾和牙膏牙刷,连换了好几个地方,最后还是摆进了带锁的抽屉内。

成小南在桌前翻找了一番,眼神定格,拿起漱口杯中的牙膏,神情疑惑,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我记得早上挤牙膏的时候,没有这么多呀?”成小南手里原本已经瘪了一半的牙膏,现在又鼓起来不少。

“真的假的啊,以防万一,还是都扔掉好了……”

姚文文走进屋内,正愁怎么才洗得干净那双白鞋的鞋边,听到田秋这么一说,就抬手从成小南手中抽过那只鼓鼓的牙膏:“既然要扔掉的话,不如就给我洗鞋吧,很有效果的。”

“呃,行啊,但那牙膏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难不成,你还怕它过期呀……”

拧开盖子,姚文文用牙膏口对着沾了水的鞋刷,用力一挤,喷出一团混杂着白黄色泡沫的牙膏,气味还有些刺鼻。

姚文文拱着鼻子,轻声嘟囔:“还真过期了啊……”

她刚把挤在鞋刷上的牙膏往鞋边一涂,才摩擦了两下,鞋边就呲呲地冒起了气泡,还升起一阵酸臭味;仔细一看,沾了牙膏的那一绺鞋边,竟然像被腐蚀了一般,呈蜡黄色,布满密密麻麻的细洞。

“啊——”姚文文险些被烫了手,失声大叫;田秋和姚文文闻声跑过来一看,同样目瞪口呆。

成小南细细一想,不禁后背发凉,浑身上下汗毛倒立。

这支添加了某种腐蚀物的牙膏,要是自己无意间用来刷了牙……

三人在寝室里相对而立,面色凝重,他们再三斟酌之下,决定等乔余和徐礼回来,和她们当面对质之后,再去上报老师。

成小南和她们无冤无仇,搬来时她还帮两人搬了东西,能做出如此狠毒的事,会出于什么缘由,难道是揭开面具之下的,恶意?

“对了,咱们赶快看看,还有没有什么东西被动了手脚……”

她们各自把桌子、床上都翻了个遍,不放过每一个角落。

姚文文确认过自己的牙膏、洗发水、沐浴露都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随手拿起牙刷瞥了一眼,正要放回去时,发现牙刷头上的毛竟然十分杂乱,还有些黑黑的污渍。

“这是,不会给你用来刷鞋了吧?”

“她们有病啊,太过分了!”

成小南赶紧把自己桌上的东西挨个翻了一遍,看起来稍有异样的都丢进了垃圾桶,再到处扫视一圈,才注意到之前挂在角落那块的毛巾,自从那次发现乔余的小动作之后,她就不敢再用来洗脸了。

想来真的觉得怒不可遏,乱动别人东西,还从中做了手脚想害人,她们怎么会如此歹毒,做人最基本的良知呢?

她一把抓住那块毛巾,用力扯下,一瞬间,手心发麻,接着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感。

成小南疼得倒吸一口凉气,松开手一看,掌心竟然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划破了皮,拉出一道细长的血迹……

田秋和姚文文连忙围上前来,察看过成小南的伤势之后,两人小心翼翼地取下那块毛巾,摊在桌面上轻轻一抖,掉落下不少细小的尖刺!

成小南脑海里嗡地一声巨响,恐惧感劈头盖脸地砸下来。

她想起,乔余不止一次笑着对她说:“小南,你的脸真光滑,皮肤好好哦……”

她说这些话时,眼里闪着的那种光,不知道是羡慕还是什么……

《南方乘以北》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