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毕方与石铁》毕方并辖 同人女 毕方与石铁冰山攻

毕方与石铁

玄幻言情连载中

经典小说《毕方与石铁》由无情对所编写的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芜绮,耳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耳翀声嘶力竭,大声疾呼,馀墨,馀墨,馀墨 馀墨房中不应。 其踢开门,突入。馀墨,不在房里。 房里也,说不出者支离,每样东西,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10 18:02:2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毕方与石铁》由无情对所编写的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芜绮,耳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耳翀声嘶力竭,大声疾呼,馀墨,馀墨,馀墨 馀墨房中不应。 其踢开门,突入。馀墨,不在房里。 房里也,说不出者支离,每样东西,

《毕方与石铁》免费试读

耳翀声嘶力竭,大声疾呼,馀墨,馀墨,馀墨......馀墨房中不应。

其踢开门,突入。馀墨,不在房里。

房里也,说不出者支离,每样东西,并不在本处,床侧之椟子,亦皆翻了个身。

其已是,情不自禁,划然开矣锦被。

血。锦被中唯一,血淋淋之身板,亦是,头不知所。其抖抖瑟瑟,颤声曰,徒首门,徒首门之人。

其燃一烛炬,转身冲出。一路皆是,无头尸首,尚在沥血。府内上下,罹患屠戮,居然不至,半个时辰。

石铁,声色不动,顾此无头尸首。

耳翀唱呼,声音嘶嗄,云,十剑部落与徒首门,素无深仇大恨,徒首门之人,奈何下此毒手。

石铁曰,汝安能肯定,乃徒首门下之手。

耳翀恨云,杀人取头,徒首门,惯用之也。

石铁曰,岂其......

耳翀未闻其言,趣步至馀墨房中,已开始在,四处寻起。

石铁喃喃道,汝尚欲何。那书翰,必不在矣。

耳翀翻箱倒笼,满室寻之,书翰无影,果已不见矣。

耳翀色变,苍苍可畏,突来揪住石铁衣襟,厉声呼曰,汝与徒首门,究竟是何关系。

石铁笑了笑,曰,若有关系,吾将于此。

耳翀目瞋之半晌,手遂缓弛,沉声问曰,而汝岂以如此巧。

石铁笑道,非来得巧,而有一人,欲与我争。其目一转,又曰,汝何不至,耳逊室中观睹,或时,会有新见,亦未可知。

耳翀曾思须臾,掌灯与石铁俱往,耳逊屋中。

耳逊房中四壁萧然,除一张案几外,但地两个蒲团。

壁上悬安一画,是离僥,画得眉目宛然,栩栩如生。画像之下半已不在,若被人撕去。石铁不觉,多看两眼,离僥固美,而画者之,别有一番风韵。更可怪者画之目,无论从何观,其皆若直视案几。

石铁呢喃道,不意少主夫人,乃城主离僥。

耳翀冷冷曰,少主至今,犹是单身。此图,乃九剑山庄之庄主。

石铁征了征,言曰,哦。九剑山庄庄主,绝姝兮。无怪乎耳逊室中,有其图像。其口虽著此语,而心于欲他事。耳孙犹为独身,其如何将,九剑山庄庄主之图于室中,九剑山庄庄主,乃其何人,其何与离僥长得若一。或许,此不过为常之图耳,若是常之图,为何不见,另一半矣。

石铁归至其舍馆,舍馆外七八条,皂衣背剑之汉,伏于丛茂,分守要津。

此皂衣背剑之汉,前呼后拥,一路送其归。

此自是,耳翀使以监其。

耳翀非对其有何疑,只不过是,不欲其五百万两,落在他人手上耳。其不禁笑矣,甚是愉快。

石铁灭矣燃烛,和衣在床,仰身而卧,尽弛其四肢,享受安逸。

渐渐,身尽处一,夫静也中。只是其思,而犹不止。

当是时,屋顶轻轻一响。一缕银光,漏入舍馆。

油瓦竞为人开数片,而无有一毫音尘。此人竟是高手,干净利落。

又继而,一条人影溜入,背贴屋顶。良久,见舍馆内,无一切动,则飘落矣。

石铁动亦不动,半眯目以视之。心中暗道,此人岂是,耳翀遣之。犹,徒首门之人。

银光洒其身,只见此人半面妆,着身紧身皂衣,裹之满而苗条之身子。一楚楚动人之美女。

手握一鸊鹈刀,刀光闪动。其一双明之大目,时时看卧于床者。

石铁一生,遇怪虽多,如此场景,第一次经历。现今又有,美丽动人之少女相陪,遗憾之事,无美酒。

其惟恐,将此美女惊怵,故而,齁齁鼻息,响动如雷。

此女刺客,似非以杀其。

其轻手轻脚,翻着石铁之衣,翻出之银票,而又塞回。

女刺客,亦非为盗来者,亦非所以杀之。此则明,其非耳翀遣之,亦非徒首门之人。然则,其谁乎。

当其见于床头之椟子时,一只手伸去。

石铁见女刺客之手,则启椟子。故意佯为,忽自梦中惊醒。其打个久之哈欠,呢喃道,有人乎,是谁人。

此女刺愕惊,急抽收手,举身掠起,止于床榻,三步开外之地。其无言语,但顾而笑,面上之纱,已不见矣。银光照颜,靡颜腻理,其盖芜绮。

石铁揉揉目,顾视之,亦不言。自椟子里,拿出一玉觞,在芜绮前,晃来晃去。

芜绮笑容可掬,与石铁频送秋波。纤纤玉手,渐宽,系在柳腰之衣带。

石铁曰,汝。汝此是……

芜绮摇摇手,使之莫言。斗叟纤弱腰支,那紧身皂衣,如蛇脱皮者,斗薮在地。

其裸裎袒裼,立于石铁前,当是,有备而来。月色,即透遍矣,其白玉之,无寸缕之胴体。

石铁有些,自顾不暇。但觉一冷滑濡,而富弹性之身子,如蛇般滑,入了被中。

其身有种,奇异之香,臭过兰椒。虽破鼻而使石铁不快,而已可足,觉其最原始之嗜欲。

其如同泥鳅之身,挨身石铁身上。

石铁笑了笑,言曰,夜半三更,忽有一人,入其室中,裸其衣服,入汝之被,汝常会,何以处理。

芜绮搭伏石铁耳畔,窃窃娇语,嘀咕道,有如此者yàn遇,汝还不快。

石铁曰,汝莫非是,斧遂部落之人。

芜绮娇声云,不错,我正是,斧遂部落之人。

石铁曰,实言说,斧遂部落之人,予甚恐,。

芜绮轻抚之,娇笑曰,莫将恐,我是芜绮。若斧遂部落之人,其亦不为我之状,必是毕方者矣。

石铁曰,则汝告我,汝何以此。是勾阳者乎。

芜绮媚音曰,汝去日城,或有日矣。我甚思汝,又恐汝寂,故来陪陪汝。现今,汝可放心也。

石铁口角扬道,汝真好,吾皆去日城矣,汝尚驰念予。不远万里,一路风尘,真乃有心之人。汝无论何,予皆当厌汝之。

芜绮云,怪哉,汝平日,,自萧索。,今日,为何对我,而独此良。是汝真欲我矣。

石铁曰,嗯。

芜绮之身子,紧紧地粘石铁身上。笑盈盈曰,那好,告我,七个玉觞,安在。

石铁曰,好。

芜绮之小腰支,扭动数下,悄声问曰,今夕,一剑山庄,如是甚忙,是非生矣,何事。

石铁曰,嗯。

芜绮抱紧矣石铁,言曰,耳逊之府,若为徒首门之人,尽悉屠戮。其欲觅何。

石铁曰,嗯。

芜绮推开其,撤娇道,汝不理我,余亦不顾之矣。

石铁曰,汝说欲我矣,岂即,以此诧事。

芜绮轻笑道,但汝总得……

言未毕,其忽觉,身体痹,动颤不能。当是时,其惊懊失声云,汝......汝此所为。

石铁晻忽坐起,笑吟吟视之,因言曰,吾生与毒无缘,为鬼目与汝者乎。汝先告我,汝来此者目的。我再告汝,予此所为。汝若实言,庶几予能,助汝解毒。

芜绮冤枉地言,我非告过汝,我甚思汝,又恐汝寂,故来陪陪汝。

石铁曰,那汝为何,一来则翻我衣。

汝,汝方才已见矣。芜绮惊讶之言。

石铁笑道,你甚不幸,我尚不眠,汝则贲临矣。

芜绮云,汝……汝方才盍言。

石铁曰,若不问我。况乎,汝但念玉觞。然而,若于予前脱衣,予求之不得。只可惜......

芜绮问,只可惜何。

石铁笑道,只可惜,此无烛夜花。予观红妆之时,当有旨酒。方能谄心悦目。

芜绮云,汝真是魔鬼。

石铁柔声曰,现今,若总该,言矣也。

芜绮嘶声曰,我即死,亦不告汝。

石铁曰,汝不言,可。会有人使汝言之。

芜绮怒道,汝不速速放我,会后侮之。

石铁跳下床,拾取地上之紧身皂衣。亲手与芜绮衣毕。然后,当舍馆外呼道,有人乎哉,我得矣,徒首门之人。

芜绮冰颜,即时惨白,其未想到,其真者会如此残忍。

当是时,门外之皂衣背剑之汉,奄至,齐声喝曰,于何处,徒首门之人安在。

石铁驻目芜绮,曰,其所以。烦恼诸君,送与少庄主,令其享用。

皂衣背剑之汉,且惊且喜。将芜绮舁走。

芜绮破口大骂,石铁,总有一天,我欲手刃汝......

芜绮去后,石铁见屋外,有人把守。则随手关上了门。

那鸊鹈刀,尚在地上,其持在手,思索半晌。足,轻轻一振,即自此屋顶之,钻了出去。

其循芜绮之遗香。展布灵活之身干,御风而行。足下一排排之连屋,则似是,碧空之一片片行云,自其脚下飞去。

天地之间,静得出奇。寒蟾照空,云楼半开。尧光之山,阑夜微凉,使石铁,徒生一抹寒意,带怆伤之味。

大抵凤庭,并无灯光。

其实,每座篰屋,皆有着其不如意。惟于博夜,然后暂安。亦惟暗夜,方能令人自由呼吸。一切烦恼,皆冰散瓦解,一别如雨。

石铁,好如此静之夜。好自由。步空之感觉。

忽然,其足下一凤庭,灯火通明,将暗夜变得,甚为明晰。然而,于灯火垂顾不及之隅,萧杀之气甚浓。其已备闻,刀光剑影之气。

石铁顿住身干,芜绮之遗香,亦没在此处。其中心思付,当即此矣。

其踞伏屋脊后,始悠悠,凝待之。

一人摇头麰尾,自室中虣出。持壶酒,吃一口曰,公主还未。

但闻暗陬,有人答应云,未见公主。

那人伸了一伸,喃喃道,怪,岂有何,变故不成。

室中一人高笑,因言曰,公主,何时误也,汝乃以心,放在肚里,我等饮酒且待。

石铁见之,尚无欲求,芜绮者也。

遂将手中之鸊鹈刀,抵掷出去。向凤庭大喝,公主蒙尘,一剑山庄,生死难保,汝等自一视乎。鸊鹈刀,当啷一声,堕矣凤庭。

随鸊鹈刀落地,室中射出,一条人影,如离弦之箭。一袭皂衣,白发飘飘,掌中案剑,寒气逼人。

石铁见其身法,出神入化而骇目惊心。不由吃惊,此人之身手,竟似尚在钟山鼓之上,其烟般拂掠而去。

《毕方与石铁》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