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论小乞丐的花式拒绝》小鱼板的花式图解 紧缚 论小乞丐的花式拒绝章节列表

论小乞丐的花式拒绝

古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论小乞丐的花式拒绝》的小说,是作者白菜头子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有没有生命危险我不知道,但坑是真的坑。”徐慕然双手环胸靠在门边,药引明明已经服下,还骗了个药童。 看来这年头,不能光看脸,这个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21 00:10:3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论小乞丐的花式拒绝》的小说,是作者白菜头子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有没有生命危险我不知道,但坑是真的坑。”徐慕然双手环胸靠在门边,药引明明已经服下,还骗了个药童。 看来这年头,不能光看脸,这个

《论小乞丐的花式拒绝》免费试读

“有没有生命危险我不知道,但坑是真的坑。”徐慕然双手环胸靠在门边,药引明明已经服下,还骗了个药童。

看来这年头,不能光看脸,这个人品也是很重要的。

已经想到对策的郑予安丝毫不担心这些,她拍拍衣袖,反手就给自己倒了杯茶。

然后才慢慢悠悠道:“没关系,他会后悔的。不过,原来萧喻这个真的是中毒啊?谁下的毒?她那个看起来很菜的姨娘?”

说到这个,黄语宁也皱眉道:“既然是出生就有了,说明萧喻她娘可能就是中毒才去世的。而且她那个姨娘在她娘刚刚去世不久就来了,也有蹊跷。”

“不是说是青梅竹马?估计早就想上位了吧?”

郑予安也点头,然后吐槽了一句。

仿佛听到了一个大八卦,徐慕然坐在旁边听得比在学校上课认真多了。

半晌,她才问了一句:“那个什么姨娘,不会就是丞相府刚进门一年的二夫人吧?”

见两人点头,徐慕然才用手摩挲着下巴,之前的宫宴,从来没见过丞相带那个二夫人来,小时候的萧喻倒是见过几次。

没等她再问,大夫就从屋里出来了,他满脸的不可思议,因为萧喻的情况和早上比简直是天差地别。

“太神奇了,不知道公主可否让老夫见一见那位高人,是何方神圣?如此高明的医术,老夫真的很想学习一番。”

看着大夫满眼的崇拜,郑予安撇嘴,什么高人,就是个坑蒙拐骗的海王。

反正人家也没问她,索性郑予安就直接进屋找萧喻了,如果萧喻恢复的快,她们就能一起参加赏花大会了。

黄语宁见状也跟了进去,这趟浑水她不趟。

“诶你们……呵呵,大夫你这问题问的,本公主也不知道是谁,那人来去匆匆的,似乎生怕人看到,就不要去打扰人家的生活了吧?”

被一个人丢下来应付星星眼的徐慕然尬笑了一下,眼角余光瞥到刚刚从院子外走进来的顾承影。

内心吐槽:这年头,谁都能随便进萧喻的院子了,真是太没隐私了。

“听说,萧小姐的病有好转?”为什么从顾承影的话里听出了一丝可惜?

“嗯,顾公子有什么事吗?”徐慕然的态度不算太好,毕竟她总觉得这人对金蟒有什么不寻常的企图,看起来就很猥琐。

被打上猥琐标签的某人并不介意,他朝着徐慕然行了个简易的礼,就朝着房内看。

早就看透一切的徐慕然默默移动挡住了门,然后才悠哉道:“不好意思啊,这里面都是女孩子,虽说江湖中人不拘小节,但男女有别,顾公子还是注意些好。”

这溢出天际的嫌弃终于让顾承影意识到眼前这位公主似乎不是很喜欢他。

一时半会儿也见不到黄语宁,顾承影只好退而求其次:“不知道公主有没有参加此次的赏花会?”

“参加与否,不如到时候顾公子自己去看看便知道了。”徐慕然留下一句话,就往房里退了一步,补充道:“萧喻她刚醒,需要安静,先告辞了。”

话落,门就被徐慕然直接关上,在转身的瞬间,她便松懈下来,走到里面。

郑予安在和萧喻开黄语宁的玩笑,徐慕然走过去坐下来,吐槽了一下顾承影,然后才问是不是参加赏花会的事。

根据往年的经验,这次的赏花会大概会在一周后开始,不出意外的话,萧喻那时候就和正常人差不多了。

所以最后四个人凑在一起的讨论结果毋庸置疑:去定了。

时间不早了,四人凑在一起吃了饭,就碰到了刚刚才从官员包围中脱身的丞相,他急匆匆赶来,官服都有些凌乱。

和徐慕然行了礼,丞相就告辞进去看萧喻了。

她们三个就到旁边的小院子里洗漱,准备睡觉。

为了说悄悄话,三个人直接睡到了一起,聊到了大半夜才消停。

第二天一早,太阳高高升起,从窗外照进来,三人睡得歪七扭八,一点形象都没有。

半晌,黄语宁先坐起来了,她看了眼窗户,又看了看还在呼呼大睡的郑予安,总觉得忘记了什么事。

为什么呼呼大睡的只有郑予安呢,因为徐慕然被黄语宁起身的动作惊醒了,她睡眠比较浅,准确的说是睡够了的时候睡眠比较浅。

她们两个对视了好一会儿,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疑惑,又过了好一会儿,徐慕然余光瞥到翻了个身的郑予安,猛的一拍大腿:“这货不是要去找那个祁玉吗?”

大腿被拍疼得一激灵的黄语宁也忘记了疼痛,她赶紧跪坐在床上摇晃郑予安,后者被活生生摇醒。

郑予安睡眼惺忪,被吵醒让她很生气,她边揉眼睛边皱眉:“你们干嘛啊!我才刚睡一会儿!”

“???郑予安你是猪吗?等下神医发飙又把萧喻给弄死怎么办??”徐慕然没好气地怼她。

这句话之后,就是无尽的沉默,黄语宁已经下床把窗户打开了。

过了好一会儿,郑予安才揉了揉鸡窝似的头发,呆呆问了一句:“金蟒,现在是什么时辰?”

“……巳时吧,太阳已经快到头顶了。”黄语宁不是很习惯古代的时辰,但大致判断还是会的。

巳时,郑予安低头默背了一下生肖表,完蛋,祁玉叫她五点到,现在已经十点了……现在去还来得及吗?

算了,反正迟都迟了,慢慢来吧。

郑予安安慰完自己,就慢悠悠起床换衣服洗漱,为了方便她穿了男装,还顺走了两个包子。

城门口

已经在这里溜达了两三圈的郑予安逐渐慌张,玩脱了,不会已经走了吧?

本来还担心的郑予安转念一想,走了也好,这样就不用当药童了,就是可惜了那张好看的脸。

“卯时和巳时,差了多久?”身后突然响起一个淡淡的男声,把已经因为自己的美好幻想笑出声的郑予安吓了一跳。

她猛的转身,笑容堆上脸:“就差了那么一点点啦~神医你大人有大量不会计较的吧?”

“差了多久?”

不明白为什么祁玉一直纠结这个问题,郑予安只好乖乖算了一下,然后说:“大概两个时辰吧?”

“跟我来。”

祁玉没有怪她,只是问了她一个问题让她明白守时的重要性!

这人也太好了吧?

既然如此,她收回昨天骂他海王的那句话,他不仅好看,还是个好人!

《论小乞丐的花式拒绝》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