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迫嫁为妾:王爷太放肆》迫嫁为妾:王爷太放肆 小说 同人 迫嫁为妾:王爷太放肆调教

迫嫁为妾:王爷太放肆

婚恋已完结

火爆新书《迫嫁为妾:王爷太放肆》是点点雪所创作的一本婚恋风格的小说,主角夕沫,燕墨,书中主要讲述了: 在白日,在书房,在书桌上,他说他想要,可她,不敢想了…… 慌乱的眸子写满了祈求,身下的书桌如同针毡般的让夕沫浑身难受。 就在身子

|更新:2020-07-07 12:05:2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迫嫁为妾:王爷太放肆》是点点雪所创作的一本婚恋风格的小说,主角夕沫,燕墨,书中主要讲述了: 在白日,在书房,在书桌上,他说他想要,可她,不敢想了…… 慌乱的眸子写满了祈求,身下的书桌如同针毡般的让夕沫浑身难受。 就在身子

《迫嫁为妾:王爷太放肆》免费试读

在白日,在书房,在书桌上,他说他想要,可她,不敢想了……

慌乱的眸子写满了祈求,身下的书桌如同针毡般的让夕沫浑身难受。

就在身子被燕墨轻轻放倒的时候,书房外的院子里响起了低低的脚步声。

那声音,由远及近,正在向着书房而来。

“有人……”夕沫吓坏了,一张脸上不再有红晕而是泛起了苍白。

那脚步声连她都听见了,燕墨是不可能听不见的,可他,居然没有缓下任何动作,而是面无表情的就撩起了她的裙摆,露出她一小截白皙的小腿,同时,他的手就在她吓得开始发抖的时候隔着她的亵裤落在了她的幽深秘地。

那一触,让她几乎弹而起,却被他的身体及手压住了她的身体,让她动弹不得。

惊恐的眸子望着他邪魅的脸,耳中还是那徐徐向书房走来的脚步声,眸子里开始迅速的蒙起雾气,燕墨却似而不见,而是低低笑道:“你瞧,现在的你多媚多漂亮,就象是一个荡……”

“墨兄,你不在吗?怎么这么静?”院子里忽而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低沉而响亮。

“王爷……”眸中的雾气已经开始凝结,瞬间就变成了一个个圆润的小水珠滚在她的眼眶里,她是那么的不争气,这样的场面让她真的真的就只想……

可她却连死的权利也没有。

燕墨一笑,“锦臣,本王在,不止本王,这书房里还另有其人。”高声说完,他又附在夕沫的耳边道:“这是惩罚,你该记得的,本王命你唤本王什么?”

“阿墨。”她急切出口,只想他放过自己,原来,他是为了她一直唤他王爷而恼她。

她的声音清脆悦耳,因为着急而声大了些,让正踏进门槛的相锦臣听得一清二楚,“墨兄,这位是……”

夕沫的脸已经红到了耳根,就在她惊惶而不知所措的时候,半压在她身上的燕墨缓缓起身,转身向那才进来的男子笑道:“这是本王的爱妾。”

妾,不是说她是他的侍女吗,何时又成了他的妾,而且还是爱妾。

可现在的夕沫已经顾不得这些了,只要他放过她不再羞辱她就好。

相锦臣迅速的扫了一眼狼狈不堪的夕沫,但见那张绝色的小脸上仿如染了胭脂般的可人,可更让他迷惑的是那张脸,竟是似曾相识。

“墨兄,我先行告退,你……你……”那‘继续’二字终因女子开始惨白的脸色而没有说出来,仿佛说出来就唐突了她一般。

可更让相锦臣困惑的是燕墨,燕黑虽是一个放荡不羁之人,可他从不会在这大白天的不顾场合的对一个妾做出如此狂浪之事。

燕墨轻轻一笑,直接无视了还坐在桌子上的夕沫,虽然她的裙摆已经被燕墨的手不经意的放下,可她现在的样子实在是有够暧 昧,让她难堪至极。

“锦臣,既来之则安之,本王今晨早起画了一幅画,就拿来与锦臣分享一下,如何?”

“这……”相锦臣甚至不敢抬头看燕墨的方向,因为燕墨的身后就是那个似乎极端无措的女子。

“沫儿,还不上茶?”燕墨柔声一语,仿佛万分宠溺的唤了一声‘沫儿’。

是沫儿而不是夕沫。

虽然只是一个名词,可那代表的意义却是非凡,让人不由得不产生联想。

爱妾。

沫儿。

夕沫恍然惊醒的从桌子上迅速滑下,然后飞也似的奔去倒茶,绯红的脸上写着羞愧,此时的她不敢看燕墨,更不敢看那个踏入书房的陌生男子。

拿着茶杯的手在抖,任凭她如何努力都在不停的抖。

脑海里,怎么也挥不去刚刚那让她羞惭至极的画面。

燕墨,他怎可那般冷漠无情,居然在人前如此的给她难堪?

“沫儿,怎么还不上茶?”就在她神思漫游怎么也集中不了的时候,书房里,燕墨的声音宠溺的送来,让夕沫的心一慌,急忙收回思绪动作麻利的倒茶。

可从小到大,疼她的娘亲从不让她做这样的事情,虽然数次见过知夏沏茶,她却从没有亲自动手过,不是不想做,而是娘亲不允许,娘亲说,蓝家的小姐就要有小姐的样子。

回想着从前知夏沏茶的每一个步骤,夕沫倒也不慢的很快就沏好了茶,再小心的端着茶欲要放到托盘上端进书房,可就在她的手才端起满是茶水的茶杯时,窗前,突的传来一声猫叫,“喵……”,那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得的夕沫的手一颤,茶水一倾便洒在了手上,刹时,刺痛红通一片。

夕沫顾不得疼痛,想起刚刚燕墨在催,只想尽快的做完差事,端起托盘便向书房走去,耳中,渐渐传来燕墨与那陌生男子的私语声。

“锦臣,本王这画可是极品吧?”

“墨兄什么时候纳的这一房妾呀?”相锦臣定睛瞧着画中的女子,分明就是刚刚被燕墨置在桌子上偷香的女子。

“哈哈,是本王在栖江的江水中拾到的,不错吧。”

相锦臣面上一惊,瞬间就联想到了最近栖城里沸沸扬扬的桥段,原来,这女子就是栖城出名的才女之一蓝夕沫,怪不得他刚刚见时觉得眼熟呢,是了,五年前他曾在蓝府里与还是小女孩的她有过一面之缘,不想,五年后,她已出落的如花似玉,惹人怜爱。

夕沫正踏过门槛的脚顿了一顿,竟不想,自己已成了两个男人的话题,可他们说起的她并不想听,那是最让她难堪的过往,而那些都是拜燕墨所赐,真不懂他何以那么无耻的把一切都轻描淡写的说成他只是救她。

却是他,害她如今这般悲惨。

“沫儿,想什么呢?怎么还不进来?”燕墨已然发现她沏好了茶正在端进来,却突然间的停在了门前。

夕沫垂首,低声道:“王爷与客人再谈事情,夕沫不知当不当进。”

“进来吧,这里没有外人。”

他的话让她更加局促,却只得硬着头皮缓缓走到桌前,再将托盘放在桌角,一一的端起茶杯小心翼翼的分放在两个男人的面前,她拿茶杯的手是那只没有被烫伤的手,只不想起枝节,却还是被眼尖的两个男人一起发现了。

《迫嫁为妾:王爷太放肆》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