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遗落在凡尘的神》恋凡尘的神 YD 遗落在凡尘的神罗御

遗落在凡尘的神

短篇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遗落在凡尘的神》是漠寒qian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风无,邹杰,书中主要讲述了: 可是,是什么? 鬼使神差的,半夏竟真的低头思索起来。 “老板,老板!” “啊?” 对面的客人敲着桌面唤了好几声,才勉强将她从那自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21 18:05:4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遗落在凡尘的神》是漠寒qian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风无,邹杰,书中主要讲述了: 可是,是什么? 鬼使神差的,半夏竟真的低头思索起来。 “老板,老板!” “啊?” 对面的客人敲着桌面唤了好几声,才勉强将她从那自

《遗落在凡尘的神》免费试读

可是,是什么?

鬼使神差的,半夏竟真的低头思索起来。

“老板,老板!”

“啊?”

对面的客人敲着桌面唤了好几声,才勉强将她从那自我怀疑中拉出来。

“结账啊,我们赶时间,你愣着干嘛,叫了你好几声才理我们。”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半夏赔着笑脸,说着致歉的话,手上动作不停,急忙给客人结了账。

脑海里却还是为刚刚的事情感到震惊,她哪里做过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情,可刚才,她竟真的被一个眼神吓得反思自己,那种感觉,就好像真实的她被葬在身体的最深处,她极力的想要唤醒自己。

唤醒自己?

这可怕的想法让她一时慌了神,手上打了滑,玻璃杯瞬时坠落,应声而碎。

破碎的声音将她吓到了,她急忙蹲下身子收拾碎片,锋利的边缘刺破了她的手,疼痛让她瞬间清醒,荒诞的想法登时从脑海中剥离。

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被风无二人传染了精神分裂。

脆响引得店里客人回眸,使君子、玄青二人也急忙围了过去,担忧的问,“怎么了?”

“没事,不小心摔了个杯子。”半夏抬头,回了一个安心的笑。

风无从小仓库出来,一眼就看到了那刺眼的红。

神色带着薄凉,他屈膝在半夏跟前,执过她的手,突然张口含住了她的伤口。

半夏,······

明媚的笑瞬刹那间僵在脸上,她下意识的瞪大了眼,指尖的湿热放大了神经的感知,心跳似乎就在耳边。

使君子和玄青趴在柜台上,脸上的表情由刚开始的震惊一点点的转化为······猥琐?

嗯,猥琐!

他们笑的让人胆寒,脸上似有欣慰,风无啊,我们的领袖,终于,开窍啦!

火热烧红了半夏的脸,她才后知后觉的抽回了自己的手背在身后。

“流血了。”

风无拧着剑眉,似乎对半夏抽手的动作极为不满。

“没······没事,小伤,一······一个创可贴的事。”

半夏磕磕巴巴的,一句话愣是说不利索。

风无盯着半夏,良久,再次将半夏背在身后的手拉过,半夏想挣脱,奈何力气抵不上风无。

将半夏的手拉到眼前,受伤的指就在唇边,风无却停止了动作,犀利的视线扫向看戏的两人。

使君子和玄青正围观的不亦乐乎,突然感受到风无的戾气,两人反应也是极快,齐刷刷的背过身子,双手捂耳。

看不见,听不见,你俩继续。

风无回眸,看着小小的伤口又渗出了血丝,脸色沉了沉,舌尖从半夏指尖轻扫而过,将血丝拭去,随后拇指又在伤口处揉了揉,声音清冷,“杯子不要刷了,坐椅子上歇着。”

半夏早已面红耳赤,风无却还是那般,那亲昵的动作似不是他做出的。

她感觉到了神经的颤动,整个人如同被使了定身术般僵着,看着风无将地上的碎片全部捡起丢进垃圾桶里,又转身进了小仓库。

干脆,利落,果断。

直到使君子将她扶到椅子上,半夏才从懵懂之中回神,心跳异常之快,久久难平。

涟漪已被惊起,出走的鸟儿,终究要踏着正途,回归爱巢。

邹杰是在晚上九点钟踩着点进门的,手上还拉着行李箱,据他所说,他是刚下飞机就直接到半夏这儿来了。

因为这次出差时间过长,对半夏,尤为想念,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她。

风无敛着眸隐在灯光的暗影里,靠着墙壁,说不上的孤寂。

对比风无,使君子到是不如第一次见到邹杰时那么冲动了,但不愉还是能够从脸上看的出来,当然,他也不屑于掩饰。

“夏夏,我晚饭还没有吃,饿。”

邹杰低头看着半夏,灯光在他脸上洒下了阴影,声音尤显委屈。

半夏探究的视线落在他的脸上,邹杰的眸子奇亮,内里的希翼让她无声叹息,“你坐下等会儿,我去给你下碗面。”

她转身上楼,风无就靠在楼梯间的墙壁上,视线相对,半夏极不自然的避开,那令人面红耳赤的一幕似乎就在刚刚。

一只脚刚踏上楼梯,她又顿住,绕过风无对着使君子道,“玄青说她结束诊所的工作就来接你们,应该快了,待会她来了,你们直接跟她回去吧,不用跟我打招呼了,路上注意安全。”

她感觉到风无在看她,也不待使君子回答,便急急忙忙转过身子接着往上走。

半夏今天才发现,对于风无,她有着可怕的归属感,以至于对风无做出的亲密举动无法真正的拒绝,是因为,那个日日所做的梦么?

下意识的瞥了一眼自己被玻璃割破的手,也不知是不是楼梯间太过昏暗以至于她没有找到伤口,还是因为她自身愈合能力较强,伤口已经长好,但无论是哪一种,她都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慌不择途的匆匆一瞥,为心中的兵荒马乱找个宣泄口而已。

半夏下楼时,风无已经不在楼梯口了,他坐在靠门的一张凳子上,靠着椅背,双眸紧闭,邹杰坐在风无对面,打量着他,使君子坐在风无旁边死死盯着邹杰,玄青坐在柜台前,眼神在三个男人身上来回转换。

没由来的,半夏觉着这种场景很诡异,是一种风暴随时会来临的可怖。

她故意加重了脚上的力道,打碎了一室的风起云涌。

邹杰急忙起身,将半夏手中的碗筷接过,“真香。”

他毫不吝啬的赞美,半夏但笑不语。

一旁的玄青差点从吧椅上摔下去,心下暗想,这邹杰还真是会哄姑娘,一碗泡面,都能闭着眼睛喊香,反观某人······唉!

“你们怎么还在这?”半夏走到玄青跟前,不是说过了不用跟她打招呼了嘛。

“怎么?男朋友回来了就不欢迎我们了,嫌我们这三个电灯泡,太亮?”玄青这么回着,偷偷的去瞥某人的脸色。

嗯,意料之中的没有变化。

“当然不是。”半夏摇头,有些无奈,“天色不早了,你不是还要把他们俩送回去嘛。”

“嗯,没事,不急,我们呆一会再走。”

半夏,······

可是她急啊,本打算今天跟邹杰把话说开,问清楚的,现在这仨人在这,她又不好开口了。

《遗落在凡尘的神》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