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妃仇I》 RPS 妃仇I小白文

妃仇I

穿越已完结

火爆新书《妃仇I》是姬听月所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小静,曾今,书中主要讲述了: 复仇妃子(姬听月) 前言 【三生缘】 云霄笔直地跪在全身都破烂黑袍的人的面前。 沉寂许久,那人才缓缓开口,尖锐的声音如利爪划过薄

|更新:2020-08-04 18:03:4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妃仇I》是姬听月所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小静,曾今,书中主要讲述了: 复仇妃子(姬听月) 前言 【三生缘】 云霄笔直地跪在全身都破烂黑袍的人的面前。 沉寂许久,那人才缓缓开口,尖锐的声音如利爪划过薄

《妃仇I》免费试读

复仇妃子(姬听月)

前言

【三生缘】

云霄笔直地跪在全身都破烂黑袍的人的面前。

沉寂许久,那人才缓缓开口,尖锐的声音如利爪划过薄刃刀口,刺得人耳膜发疼。

“若她最终选择的不是你,那你的魂便会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轮回,如此,你还要坚持去吗?”

“是。”云霄毫不犹豫地点了头。

喑哑而邪恶的笑声自黑袍底下传了出来,冰凉彻骨。

那人道:“我可以答应你,但除了你爱她的心外,我不会保留你在这世上的任何记忆。”

云霄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于他而言,能爱她就够了。

如果说爱是永世追随,一段缘的休止,那既是此生不悔,挨得满身伤痕。

也要至你面前,婉诉前世衷肠。

即使遗失了那份记忆,浩瀚人海,我亦能凭着你在我心上划下的印记来到你身旁……

【一世爱】

纵是万般的躲避,一步一驻,终还是到了抉择的地步。

一边前世,一边今生;左面是情,右面是爱。

好想任性地转过头去装作欣赏崖上的风景,以躲过那种因期待而变换为祈求的光。

若有退路,我一定会逃。

谁说,会一直爱我,却在爱我的同时不断,伤我;谁说,最在乎我,却为了在乎而遗弃。

如果没有过去,是不是我们都不会存在,也不必惹出这一生的债

“炽月,怎么不进去公司啊?马上要迟到了哦。”小静拉住正往回跑的我问道。

“那个……”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清汤面似的长发,“老总让赶的文件被我落在家里了,这不正赶回去拿嘛,昨儿个老总发话,要我今儿在开会之前给他,说是很重要的一份资料。”

“这怎么行呢。”小静没放手的意思,“这个月你已经迟到过六次了,加今天的话正好七次,如此,我们小组的出勤奖就完了!”

汗,原来是在担心这个。

“我知道,我知道,但事情总有轻重缓急之分嘛,你自个儿想想,出勤奖跟我被炒掉孰轻孰重?”问完也不给她回答的时间,我便抢先道:“毫无疑问,当然是我的工作重要些嘛,所以拜托啦小静美女,求您松开小手让我回去一趟吧。”说完,一脸谄笑地冲正在深思孰轻孰重问题的小静眨了眨眼。

“被炒?哪儿那么严重!”若水夸张地甩了甩被烫成波浪的长发,兰花指一翘,指着我的鼻子插进话来,“咱们老总那么器重你,怎么会舍得让你走?”话中,她特地强调了“舍得”两个字,生怕别人听不出那里面的暗昧似的。

这人,正是公司前台的接待小姐,在公司还算排得上名号的美人。

“你。”兰花指换了目标,指向小静,她阴阳怪气道:“我说静静美女,你们科只要有炽月在,当然,只要她还没毁容,你还怕自己会拿不着那点奖金吗?”

可怜小静还没有说上一句话,兰花指俏眼一眨,小手掩着血色的樱桃小嘴“咯咯”地笑了起来,声音何其尖利,只听得指尖发颤,不过还好她转身就踩着高不可测的高跟鞋子走了,否则我跟小静非得被她堪比河东太监的声音给刺死。

“女太监。”我和小静不约而同地骂了一声。

风骚神走了,挡路鬼还在。

小静为难道:“要不你打个电话让云霄给你拿来。”

“不行。”我一听就反对了,“他病还没好呢,出来着了凉,病情会加重的。”

“真不行吗?”小静咬着唇,一副万分纠结的样子,不知道内情的还以为我是在逼良为娼。

“真不行。”我坚持道。

“那好吧。”小静姑奶奶左右权衡了半天终于放开手道:“那你快去快回,我试着帮你请假……”

我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请假?真不知该说她单纯,还是骂她傻瓜,还请假?说得可真简单。这公司早就有不少人看我不爽了,总觉得我是凭这副脸蛋勾上他们的肥油老总,然后才一举登天坐上这个位置的,别看他们面上对我持一副一呼百应的态度,谁晓得那些个虚伪的东西在背后捅了我多少刀子,算起应该可以凑合个凌迟出来了吧。

连续七天迟到,他们怕不会轻易放过我的。

呵,吸引肥油老总?真亏他们想得出来如此高难度的场面。

吸引他?我呸,光听着就觉得恶心。他算什么?根本连云霄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

我想到云霄,不由得就揪起心来,他已经病了很多天了,却怎么都不愿去医院,也不吃药。

每当我想要来硬的将他拖去医院时,他就会特无赖地将我禁在他的怀里让我动弹不得。他要我别太担心,说这种小病休息一下就会好的。可是今天早上我替他量了温度,依然高烧。

记得以前我生病的时候,云霄都会寸步不离地在我身边,翻来覆去地给我讲《三只小猪》的故事,为我最爱吃的蔬菜粥……但轮到他生病时,我却没能守在他身边照顾,只为我一心想有所作为,然后摆脱那人对我们的控制。

我知道有些事不能错过……

但对于云霄,我发誓,仅此一次,以后再也不会了。

云霄,我爱你,不管怎样,我都不会辜负你。

“云霄?”我敲了敲门,尽管身上带了钥匙。

这是我和云霄两人之间的秘密,如果一个人在家里,那么另一个就算带了钥匙也不可以自己打开门,而一定要等着心爱那个他来为自己开门,并很幽怨地说上一句,我等你很久了之类的话,再为对方献上一个拥抱或亲吻一枚作为道歉才算罢休。

“云霄?”再次叫了他的名字,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没回应。

“云霄,我回来了。”我加大了些音量。

依旧没回应。

怪了,怎么还不开门?难道是睡着了?

想着,我取出了钥匙亲自开门,真的很讨厌自己开门的这种感觉,少了云霄假装出来的可怜兮兮的少妇似的抱怨,最重要的是没了他带有独特味道的拥抱。

推开门,传来一阵很大音量的摇滚乐声,难怪会听不到我敲门了,这么吵还能听得到话就怪了,只是他什么时候喜欢上这种嘈杂的音乐的,我怎么会不知道?

来不及多想,我连鞋都没换便向着书房跑过去了,一边跑一边还在心里庆幸没被云霄看到,要不他又得皱着好看的眉骂我懒了。

一把抄起放在书桌上的文件,便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不过到客厅时,沙发上的一件东西刺痛了我的眼睛。

红色的丁字裤。

心脏忽然漏跳了半拍。那绝不是我的。

循着从客厅到卧室的那一小段路程看去,地板上零零落落地铺散着被人甩落掉的衣裳,我认得其中的一件,是我送给云霄的生日礼物。

嘈杂的音乐震动着,连带着茶几上玻璃杯中的水一圈接一圈地快速起伏。

突然间,我觉着自己什么都听不见了,只有呼吸声鼓动着耳膜嗡嗡作响,心静得发凉。

如果……

我该怎么办?

很好笑的,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反应竟是想要夺门而出,消失得远远的。

逃避,一向是女人的专长。这是我一个朋友曾今说过的,而且还是特地说给我听的。

也不是在刻意地放轻脚步,反正我就是迈着这种诡异的步子往卧室门口靠过去了,有些做贼心虚地将耳朵贴上门板,然后就有一声娇媚的呼声夹杂着音乐很清晰地落进我的耳朵。

云霄……

我在心里低声喊着他的名字,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脑袋里一团乱麻。

抓着门把的手开始不受控制地发抖,抬头,生生将眼眶里的泪水给逼回去。云霄说过,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没看到的一定不是真的。

宵,我该不该相信你呢?

深呼吸,将脸上的表情调整到风轻云淡,唇角微微勾起,不管怎么样,我都不愿让人看到我狼狈的一面。

闭着眼睛,侧着脸,推开门。这动作像是演练了上千遍似的,很流畅。

“月月!”

是云宵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哑,而且很吃惊。

本来是想转过头回应的,却先有声音硬生生地打断了我这一想法。

“宵……”是一声娇柔妖媚入骨的呼唤,带着些不满的埋怨。不得不承认,作为宵的女朋友这么久我都没这么故作矫揉地唤过他。

云霄没有回应也没有动静,那女的也像死了似的。

“我在外面等你。”说完这话,我落荒而逃。

在门即将合拢的刹那,我听到那女人很不屑的声音:“这就是你的女朋友……”

说真的,我真没胆量去看卧室里的风景,即使我很清楚地知道那里面的春光。只因为,我不想要看到云霄那个样子,那种对我来说很是肮脏的样子。

我慌慌张张地走到客厅,全身止不住地颤抖。

冷静,冷静……

慌乱中,我抓起茶几上的那杯水猛喝起来,当放下杯子时,玻璃与玻璃碰撞的清脆的响声猝不及防地将我吓了一跳。

忽然清醒了些,但一想到这杯水可能是那个女人喝过的,我止不住的干呕起来。

“月月……”云霄的声音让我的全身一颤。

回头,他已经穿好了衣服,见我干呕,他的面上有些担忧,但很快地就被我忽略掉了。

“长得也不过如此嘛。”那个女的从云霄身后绕了出来,一手很自然地搭在云霄的肩上。她长得不错,身材很火,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头发很长,卷卷的直垂腰际。

我看她时,她也在仔细的看我,先是上下左右前后360°地打量,然后摇头叹息:“我还以为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就是脸蛋长得好看些罢了,你说呢,宵?”她的双手环上云霄的脖子,潮红未退的脸蛋亲昵的在云霄胸前蹭着。

看着他们的样子,想起以前我是那

《妃仇I》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