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天狼破军》天狼破军无弹窗顶点 娘受 天狼破军娘受

天狼破军

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天狼破军》是五米秃佛最新写的一本神话修真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马超,左慈,书中主要讲述了: 马超一听,心说不错啊,还真没难住他,看来这个老头子不是那些死读书的人,肚子里有货,又问道:“都说这天圆地方,不知道这天到底是不是

|更新:2020-08-20 12:07:0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天狼破军》是五米秃佛最新写的一本神话修真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马超,左慈,书中主要讲述了: 马超一听,心说不错啊,还真没难住他,看来这个老头子不是那些死读书的人,肚子里有货,又问道:“都说这天圆地方,不知道这天到底是不是

《天狼破军》免费试读

马超一听,心说不错啊,还真没难住他,看来这个老头子不是那些死读书的人,肚子里有货,又问道:“都说这天圆地方,不知道这天到底是不是圆的,这地到底是不是方的呢?”左慈还是那套:“我当问什么呢,原来就问个天是不是圆的,地是不是方的啊!想我左慈熟读天书,知天文懂地理,明阴阳晓八卦,前知五百看后知五百载……”马超说道:“行了行了行了,你就不会换个词儿了,你还是先说正事儿吧!”

左慈说道:“这个天到底是不是圆的我不知道,不过我想这地肯定不是方的!”马超一愣,问道:“为什么啊?”左慈说道:“想当年我到过青州,见过大海,那大海,那真是天高水蓝啊,那个海……那什么,那个我发现啊,这个船行远了,先是船身看不见了,最后才是桅杆,船回来的时候是先看见桅杆,后看见船身,所以我想,大概这地是圆的!”这话说完了马成哥俩儿立马八点儿二十了,心说这家伙这不是胡说八道吗!这地要是圆的我们早掉下去了!再看马超,就见他点了点头,对左慈说的话表示接受了。

两个问题都没难住左慈,马超心里头对左慈也是敬佩有加,在一千八百年前能知道这么多事情那绝对称的上是博学了,眼珠儿一转,心说我这个问题你要是能答出来我就服了你了!想到这里马超微然一笑说说:“我问最后一个问题,您是博学之人,我想知道这个世上究竟是先有的蛋呢,还是先有的鸡呀?”听完马超的问题,马成哥俩儿全愣住了,合计了半天,越想脑袋越大,眼巴巴地看着左慈,左慈哈哈大笑,说道:“想要知道先有的蛋还是先有的鸡,不用问我,我给你找个明白的!”

说着叫过一个家丁来吩咐了几句,家丁转身出去了,功夫不大,就听外面噔噔噔噔脚步声响,家丁转头回来了,马超回头一看,心说坏了,我怎么把这个茬给忘了!

马超问了左慈一个问题:先有的蛋还是先有的鸡,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没有确实结论的问题,鸡生蛋、蛋孵鸡,你若说鸡先出现,那么“没有蛋鸡怎么孵出来的”?你若说蛋先出现,又会遇到“没有鸡谁下出来的蛋”的问题,从古到今就没有一个正确的答案,这要是问旁人,非得给问住了不可,可是左慈是谁啊,他除了是个博古通今的高人以外,他还有另外一个非常有前途的职业呢……神棍!

家丁出去功夫不大跑回来了,手里头提溜着一个东西,马超一看,是一只鸡,左慈把鸡接过来,嘴对着鸡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鸡咯咯咯地叫了半天,左慈把鸡给了家丁,说道:“拿下去吧,我已经有了答案了!”说着笑咪咪地看着马超,说道:“适方才我问过了,那只鸡说了,先有的鸡,没有鸡何来的蛋哪!鸡是母,蛋是子,没有母何来的子啊!”说完得意地看着马超。

马成兄弟两个听了连连点头,说道:“啊呀仙长真是世外的高人,熟读天书,知天文懂地理,明阴阳晓八卦,前知五百看后知五百载……”马超这个气,心说你们都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啊!就不会点儿别的了!看了看左慈,心说这块蘑菇可真磨人啊!没办法,让他给骗过去了,要不他也抓只鸡来说鸡对我说了,先有的蛋!那就没意思了,同样的办法人家用就是创举,你用就是跟风,那是输不起,不是马超的风格。

没有办法,在马腾的高压之下拜左慈为师,拜罢了地,拜罢了天,拜罢了天地拜祖先,拜罢了祖先拜高堂,拜罢了高堂拜阎王!怎么还有阎王的事儿啊,旧社会的老师比阎王爷厉害多了,打死了活该不偿命!那时候行拜师礼,供的是天地君亲师,祷告天地祖宗,我拜谁谁谁为师了,从今以后就多了个二号爹!

拜了师了,马成也高兴,马腾也高兴,左慈也很高兴,就是马超不高兴,叹了一口气,没有办法,左慈嘿嘿一乐,说道:“徒弟呀,跟着为师的不会辱没了你,想为师我是知阴阳晓八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马超接着说道:“前知五百看后知五百载……你累了,歇会儿吧,啊!”说着把脸转过去了,这是怎么话儿说的,闲着没事儿给自己找了个师傅!

马成吩咐人大排筵宴,外面开了粥场,要连开三天,亏了他不是皇帝,要不然还不得大赦天下啊!传出话去,我们家马超拜了明师了,这边儿,现在左慈也不是外人了,到里面把马大娘子,马夫人请出来都见见,在外面儿的花厅之中排摆酒宴大吃大喝,马腾到了官府里面把刺使孟佗和一众群僚都请了来,孟佗这个人干别的不行,吃吃喝喝的找他准没有错儿,拉家带口,带了一百多号人来吃大户来了。

酒过三寻,菜过五味,大家都喝的很高兴,孟佗就说了:“早听说令公子三个月能言,七个月能走,足岁识文断字,三岁出口成章,今天高朋满座,又是他访得名师的好日子,不如就请令公子做诗一首吧!”

众人纷纷说道:是啊,是啊,就做诗一首吧,马腾一看,高兴,露脸的时候到了,对坐在左慈下手的马超说道:“是啊,超儿啊,你看上官发了话了你就既兴做诗一首吧!”马超看着这帮子说人话不干人事儿,吃人饭不拉人屎的官员们气不打一处来,可是他老爹发了话了,不做又不行了,站起身来一躬到地,说道:“咫尺异荣枯,惆怅难再述。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这四句诗说完了,当时整个儿的鸦雀无声,全都傻那儿了,席间只有一个人两眼发亮,看着马超暗挑大指,这个人是谁啊,此人不是旁人,乃是汉阳长史,敦煌盖勋,这个人后文书还有介绍,一见冷了场了,盖勋两手一拍,说道:“好!好诗,想不到寿成生了一个如此忧国成民的好儿子啊!”众人一看是盖勋,这可不是一般人,大学问家,他说好一定就是好!咱们不跟着说好那就证明咱们不识货!全都跟着夸上了,好诗啊,好诗!心里头暗道:什么意思,这不是骂我们呢吗!马成这功夫也是好湿,汗都下来了!

《天狼破军》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