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斗芳绯》重生之凰斗 强攻 重生之斗芳绯章节目录

重生之斗芳绯

现代言情连载中

经典小说《重生之斗芳绯》由骆家少爷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秦绯,秦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第十七章 秦绯捧着那些布料绸缎小心翼翼跟在

|更新:2021-01-15 20:04:2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重生之斗芳绯》由骆家少爷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秦绯,秦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第十七章 秦绯捧着那些布料绸缎小心翼翼跟在

《重生之斗芳绯》免费试读

第十七章

秦绯捧着那些布料绸缎小心翼翼跟在后面,等走到秦李氏的屋门前,满头是汗,里面穿的衬衣湿了一层。

阿云随手一指:“放这吧。”

秦李氏在房中说道:“阿云来啦。”

阿云笑着迎了上去:“是的呢,今年布庄新出的花样呢,夫人选下吧,选好了我就送去成衣坊裁剪了。”

秦李氏淡应了声,缓缓走了出来,看到桌旁站着秦绯微一愣,再看阿云志得意满的样子,心下了然,淡淡笑道:“都是秦府里的丫头,好好相处伺候好各房的主人,少打些小心思。”

秦绯只点头:“夫人说的是,斐晴以往不懂事,多谢夫人提醒。”

阿云走到她身旁,皱起眉道:“你看你,身上脏兮兮的,出去,出去。”

秦绯笑笑:“是,夫人有什么事要吩咐喊我就成,我就在外面的呢。”

秦李一挥手,淡道:“出去吧。”

“嗳~”

屋子外凉风一吹,刚出过汗的身体瞬间冻的难受,风吹着脸像刀子砸在脸上,刺骨难忍,她抱着身子蹲到了墙角下,闭起眼心底不断默念,秦绯,你要想报仇,就得忍!只要忍住了,总有一天你会打个翻身仗,让所有欺负过你,毒害过你的人遭受双倍的惩罚!

日光从天上缓缓移下,二夫人的屋子里不时传来女人的笑声,厚重的帘子挡住室外的酷寒,秦绯扫了一眼冷笑一声,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一道身影从前面道上走过,带着狐皮的小帽,秦绯看到那条身影,不自觉笑了起来,是秦墨,他这是要去哪里。

喊了一声:“少爷!”

秦墨看到她蹲在那,看看四周,讶然道:“你怎么在这里?没事做吗?”

秦绯看着他与前世自己相似的那张脸,笑着摇头:“不是,二夫人要我守在着侯她差遣。”

秦墨皱着眉看那道厚重的帘子,说道:“她能有什么事等你去做的,我倒是有件事要你帮忙,我写了封信,你帮我送去给宫中,送到西门那边的一个守卫的侍卫。”

秦绯奇怪道:“什么信啊,要我去送,再说我也不认识守卫的侍卫啊,那里那么多的侍卫。”

秦墨摸着下颚沉吟道:“不要紧,你只要找到西门,那个侍卫叫乔发,这会正是他当差,你现在就赶紧给我送去。”从怀里掏出信塞到秦绯是手中,盯着她眼说道:“我是信任你才让你去送信,一路上小心点,快去!”

秦绯将信捏在手中,回头看了一眼二夫人的房门:“可是……二夫人……”

秦墨一推她:“没事,有我呢。”脚跟一转掀开帘子进了二夫人的屋子里。

秦绯捏着信叹口气,秦墨真会坏事,她还想要得到秦李氏的信任的呢,这样又要延迟了,算啦,先办哥哥的事情吧。

带上狗皮帽,缩着肩膀朝宫门走去,秦墨说是在西门,那就前面转个弯往巷子里走一会,那里去西门是条近路。

摸摸怀里的信,嘟嘟嘴将信掏了出来,信封着蜡印,秦绯四周看了看,并无人走动,蹲下身掏出火折子,吹燃起来,在蜡上走了两圈,蜡泥渐渐软了下来,露出一丝笑,掀开蜡皮,将里面封着的信取了出来。

抖开纸,眼极速的在信上扫了一遍,合上信封好蜡印,看完已经心跳如鼓锤,沉下心神脑中急速思索着,秦墨的这封信上写着是要告诉李乾,李峮昨晚是宿在丞相府里的,而且是跟一个男人同床共枕一夜。

秦绯捏着信在原地踱步,她是送还是不送呢?

若是李乾知道李峮昨晚是跟一个男人共枕,这样的事情只消在皇帝面前小小的说下,那么李峮这个太子位这辈子是别想了,就这一条就可将他打的永世不得翻身!

无论怎么看都是对李乾尤为有利的一封信,若是前世,她秦绯肯定是巴不得没人跟李乾争这个太子位,天下所有的一切都是李乾的,谁让她喜欢他呢。

但是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前世那个傻傻的秦绯,他做不做皇帝她无所谓,握紧那封信,外怀里一塞,看着天色还早的样子,理正帽子,踱着悠闲的步伐往街道上走去。

时值年关,街上自然是热闹非凡,有钱的过个肥年,做的一身新衣,那穷苦人家的也要过个年,没新衣穿,便将往日里舍不得的衣裳拿出洗洗干净,也是一样过个年。

前世的她体会不到穷人的难处,这一世她每日跟下人仆子混在一起,那些穷人的无奈心酸,她渐渐能过体会,自己不也是个穷鬼吗,林霈玉给她开出了药方,自己没钱去买那些稀奇的药材,也就报不了仇,只好用这样憋屈的法子讨秦李氏的好,取她的信任,再出其不意的狠狠咬她一口。

脚下走走停停,终于停在一处街尾的小院落前,擦擦嘴上沾的糖屑,扬起笑敲门喊道:“秦家表少爷在吗?我家夫人找你有事呢。”

半响一个瘦黄的男人探出脸,奇怪道:“你是谁?”

秦嫣福了福,笑道:“这位可是秦家表少爷,我家夫人找表少爷有事呢。”

男人上下看看她,惊疑道:“她不是不见我,嫌我穷,瞧不起我。”

“怎么会呢,我家夫人人很好的呢,表少爷怕是听岔耳了,只是府里事情都是大夫人拿主,二夫人是怕有人碎嘴,才那样说的呢,表少爷多心了,我家夫人说了,明日晚上,天一黑,宴请表少爷叙旧。”

男人的眼亮了起来:“兰凤果真这样说,她果真没忘记当年呢,”搓搓手,男人喜不自禁,连忙道:“回去告诉你家夫人,我明日天一黑就过去,让她在家烫好酒候着。”

“好的呢,我先回去了,晚了夫人要责怪的呢。”

“嗯,有劳姑娘了。”

秦绯道了谢往回走,一口咬下顶端最大的那颗糖葫芦,嘴里都包不过来了,弯起眼心满意足的笑了,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他的妻子可以凶悍,可以吝啬,也可以不孝,但觉得不能不忠,没有哪个男人能忍受绿云罩顶的滋味。

李氏兰凤,我要你尝尝四十三岁被休赶出秦府的滋味!

《重生之斗芳绯》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