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伴云来》伴云来词牌 傲娇受 伴云来小白文

伴云来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聂君霞,李雁珍的小说《伴云来》此文是清秋淡落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在村里人及时赶到的情况下,蔓延的火势终于得到了控

|更新:2021-02-01 10:02:0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聂君霞,李雁珍的小说《伴云来》此文是清秋淡落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在村里人及时赶到的情况下,蔓延的火势终于得到了控

《伴云来》免费试读

在村里人及时赶到的情况下,蔓延的火势终于得到了控制,再过了一刻钟,大火终于得以扑灭。

泽芸知道闯了祸,早早缩到了角落,埋着头一声不响,闻讯而来的陆氏和李雁珍却是恨铁不成钢。尤其参与灭火的聂君霞,不仅脸上手上乌黑一片,裙子也被烧掉一截,形象全无。

村里人庆幸之余,大度地谅解了几个孩子的无心之举,提着工具纷纷离开。余下的或近或远都是李家人,闷声不吭又憋的一肚子火气。

“泽芸,你说,怎么回事!”

陆氏最先开口,以她对自家女儿的了解,她还不至于调皮到能引发一场火灾,是以她很希望泽芸的回答可以尽早让她脱离干系。毕竟孙忻昭那小子在呢,八成又是他惹的祸。

可惜这次她注定要失望了。虽然事情起因的确是孙忻昭要带她们烤地瓜,但起火的直接原因却是泽芸和聂君霞粗心大意,让带火星的稻草飘了出去,又发现的不及时。

泽芸本就负疚的很,被陆氏这么一喝,又惊又怕之下竟然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呜——娘,我不是故意的!”

陆氏呆住了,惊怒之下扬手就给了泽芸一巴掌,泽芸踉跄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哭的更大声了。

这一巴掌出乎所有人预料,在莱村谁不知道陆氏最疼这个女儿?对村里其他人不假辞色,却独独宠极了这个独生女儿,还教她看书习字,完全是当儿子一样在教养,平素也舍不得她干一点重活。可是因为一场还未成形的火灾,她竟然下的了手打了泽芸?

李远鹏最先反应过来,他急忙跑过去抱起泽芸,轻拍着她的肩背好声安抚,另一面却怒视陆氏,“你说几句也就算了,怎么还动手了?”他心疼地看着哭的撕心裂肺的泽芸,“芸儿还那么小,你怎么下的去手!”

李雁珍原本还想责怪几句,说泽芸把她女儿带坏了,这会子却不好再提,讷讷地上前也安慰了几句,“小孩子不懂事,弟妹别气。”

李雁茹最是清楚做娘的心理,她对孙忻昭就连说句重话都舍不得,何况是要动手扇他一巴掌?再看看陆氏的表情,很明显刚刚也是气极了,当下也主动站出来,“嫂子,这事不怪泽芸,是我不好,光顾着跟忻昭说话,一时疏忽了。”

旁边其他人也纷纷上前安慰,大家七嘴八舌劝了几句,便都打算息事宁人,打道回府了。

陆氏刚刚那一巴掌出去,也是后悔不已,眼看着泽芸哭的一脸惨相,更是心疼的紧,有心想要靠近她安抚几句,李远鹏却警惕地抱着她退了几步。

“芸儿,娘不是故意的。可是今天的事的确是你错了不是?”

泽芸抽泣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她埋首在李远鹏怀里,不肯回头看陆氏一眼,可她的话却实实在在听了进去,半晌,她才红着双眼从李远鹏怀中探出头来,“娘,我错了。”

泽芸认错,陆氏气消,其他人也没有再揪着不放的道理,纵火一事便到此为止。可李雁珍和聂君霞却落了心结。

到底是母女俩,两人的心结也颇为相似。李雁珍自然是抱怨女儿不争气,丢了她的脸面;聂君霞自己呢?好歹也是个半大的姑娘了,今天如此狼狈,怎不叫她羞愧难当?

回到家换了衣服,李远鹏踟躇着看着李雁珍,“大姐,现在要再去看看爹么?”

李雁珍沉着脸,眼里却闪过茫然。夫家背离,娘家又不收容,她还有哪里可以去呢?虽然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可是爹也不能这样狠心吧?

李雁珍换了一副哀色,转过头来看着她的大弟,“远鹏,大姐要是有其他路可以走,也一定不会想回来丢人现眼!”她哽咽着黯然道,“可是爹的态度你也看到了,叫我怎么再厚着脸皮去求他——”

李远鹏本就是个老好人,何况家里几个兄弟姐妹,小时侯就只有这个大姐照顾着他,如今大姐遇上了难处,他这个做弟弟的怎能不帮上一把?

“大姐!自家兄弟,客气什么!你尽管先在我家住下,有我一口吃的,绝不让你和侄女挨饿就是!”

陆氏默不作声抱着泽芸回了屋,李雁珍眸中闪过喜色,“那真是太谢谢了!”

聂君霞垂眸坐在一旁,眼睛却略过了门槛,飘到了院中。舅母一定是不高兴的吧?虽然她什么都不说,可看她家情形,只怕过的也不宽裕。

微微咬唇,聂君霞心想,自己执意要跟娘回来是不是做错了?她留在聂家,至少不用眼睁睁看着娘受尽冷眼蜚语,又或者,她还可以偷偷拿出点财物资助娘。可是,如果自己也继续留在聂家,被孤身扫地出门的娘恐怕当时就会疯吧。

嘴角漫过苦笑,是啊,她的娘,真是会疯的。

“舅舅,我跟娘绝对不白吃白住。那,我会做些绣活女工,应该也能换些钱吧?”

李远鹏爱怜地看着她,“自家人,说什么客气话!你平常就多陪陪泽芸吧,这孩子,如今心真是野了,今天竟然还跑去放火——哎!”

聂君霞不敢应话,今天的事她也有很大责任,毕竟表弟表妹都还小,怎么说都是她的不是。

屋里陆氏抱着泽芸坐在床上发呆,刚刚李远鹏说的话到底有些伤人,有他一口吃的,便不会饿着大姐和侄女?那她呢?芸儿呢?他把她们母女置于何地?

陆氏很不想对这些枝末细节斤斤计较,可心里却是没来由的难过的紧。她不是早就知道了吗?她家相公就是这样一个人,老实巴交,又极其孝顺,对家里的兄弟姐妹从来都是多方维护。说白了,她这个外人,哪里能跟他嫡亲的兄弟姐妹们相提并论!

眼看着就要过年了,该给泽芸添身新衣裳,便是她自己跟远鹏,也有几年没穿新衣了,如今又添了两人,便又是一份开销,当真叫她急的头发都要白了。

泽芸在陆氏怀里窝了半天,抬起头来看到自家娘亲呆滞的表情,不由有些害怕,怯怯地扯了扯她的衣襟,软软唤了声“娘”。

陆氏回过神来,手掌轻轻抚过泽芸脊背,“芸儿要乖,知道么?”

泽芸懵懂地眨眨眼,“娘,我以后一定听话,不淘气。”

陆氏失笑,重重叹了口气,“好了芸儿,大姑姑和你表姐大概是要在咱们家住下了,以后你都跟娘睡。”

泽芸欢呼着想要跳起来,却碍于场地限制,跳不出去,陆氏一把按住她,顺手刮刮她的小鼻子,“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尽想着赖着娘,羞不羞?”

泽芸嘟起嘴,“可现在是大姑姑和表姐占了芸儿的床啊。”

陆氏无言,“我看你还是到私塾去吧,多看几本书也是好的。”至于家里,既然聂君霞都主动说要帮忙了,自然不能叫她们两个白吃白住。

好歹,过年的开支得做出来吧。

陆氏的如意算盘倒没有打错,李雁珍自小便有一手好绣工,少时便拿了自己绣的东西去集市贩卖,后来嫁入聂家,做了大少NaiNai,闲暇工夫更是都花在了女红上面。而聂君霞由她悉心教导,又年轻肯干,手上的工夫更不输于她。

相比之下,陆氏的绣活便显得粗糙了些。

可是话说回来,李雁珍和聂君霞一个贵妇一个小姐,有的是时间精力慢慢磨蹭,她陆湘琴却是指着这点活计养家糊口的,如何能相提并论?

离下次赶集的时间还有半个多月,这也是年前最后一次集市了。除了要把能换钱的东西都卖了,还要再扯几尺布,买些年货准备过年。时间真是赶的紧。

聂君霞向陆氏打听了以往她的绣活布匹卖出的价格,觉得有些不对,“可是以前我们买的帕子绣鞋,却比这要贵。”

陆氏不以为然,“若是城里自然能卖的高些,可是我们去赶的集市不过是十里之外的乡里,就图个便利,哪里指望能换上多少钱。”

聂君霞看看李雁珍,“可是舅妈,为什么我们不能直接卖城里去呢?”她扬起脸,微微露出一个笑容,“我们还可以做些荷包香囊,那个更金贵些,也卖的出钱。城里人都喜欢那个!”

陆氏有些迟疑,“县城离这儿可是好远呢,没有三天赶不回来。我们却要住哪儿?”

聂君霞一愣,她却没想到这一茬,还是陆氏认真思索了一会儿,“也好,赶明儿我问问村里人,大家伙儿把要卖的东西集一集,赶辆车去!”

想到这儿她自己先笑了,“对,就这么办,有了马车,咱们晚上也可歇在里头,就不用担心住宿问题了。”

“怎么,村里还有马车吗?”

陆氏嘿嘿一笑,“自然是有的。麻雀虽小,可五脏俱全。你别看莱村这么个山沟沟,该有的却一样不少。若说这什么驿站,是叫这个吧?前些日子中了头名解元的顾佑,就是披红挂彩,被县城里的衙役一路护送到驿站。”

“只是这马车租用估计也得不少银子吧?不行,君霞啊,你可得好好跟我算算,到底咱们的绣活卖城里能多赚几个铜板,要是少了可划不来!”

聂君霞看着风风火火的陆氏,眉眼一弯,甜甜应道,“是,大舅妈!”

《伴云来》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