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帝宠》帝宠卯莲肉 蕾丝 帝宠虐文

帝宠

古代言情已完结

《帝宠》作者:九牧,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苏宴浅,白晓,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四面八方聚拢过来的小厮皆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其实个个心里都闪过惋惜。唉,这么个小美人,落在家里大姑奶奶的手上,可惜了!苏宴浅看见

青春说|更新:2019-08-13 18:11:0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帝宠》作者:九牧,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苏宴浅,白晓,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四面八方聚拢过来的小厮皆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其实个个心里都闪过惋惜。唉,这么个小美人,落在家里大姑奶奶的手上,可惜了!苏宴浅看见

《帝宠》免费试读

四面八方聚拢过来的小厮皆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其实个个心里都闪过惋惜。唉,这么个小美人,落在家里大姑奶奶的手上,可惜了!

苏宴浅看见这些小厮冲着自己而来的架势,知道这次怕是凶多吉少了,心里一时也是慌乱,只是面上依旧是镇静后退。

“贵人娘娘!”挣扎徒劳,片刻,苏宴浅就被几个小厮轻而易举地抓住。然而,刚刚万子兰的话让苏宴浅突然心生一计,被小厮犯贱双手,眼见着小厮扬起的手掌就要落下,苏宴浅立马吼道。

本就心存怜惜的小厮落到半空中的手立马停住,回身看向白晓。

白晓看着苏宴浅被狼狈地摁在地上,正软了身子斜倚在榻上,抚着指甲准备欣赏苏宴浅那将被自家小厮一巴掌一巴掌打肿的脸。可是,眼瞅着第一巴掌就要落下来了,却被苏宴浅轻而易举地制止了,白晓一时间火气又上来,张口便指着小厮骂道,“看本主做什么?还不给本主掌嘴!你们是本主家里养的狗,听这个贱人的话做什么?真是一群吃里扒外的狗东西!”

被骂的小厮低下头,皱皱眉,掩下眼里的恼怒恶心,回身再次扬手,落下。

只是,这次依旧因为苏宴浅的一句话停住了手,然而这一次不是因为怜惜,而是——被吓得。

“你们是想因为你们的这几巴掌而让你们家姑奶奶在宫里断了前程吗?”苏宴浅在小厮落掌瞬间,猛地抬头说道,目光坚定熠熠生辉,将行刑的小厮唬的一愣。

“放肆!胡说什么!”押着苏宴浅的小厮呵斥道。

“呵,我是不是瞎说贵人娘娘不是最清楚了?花鸟使下来采领宫女时都要德容言态并优,况且是宫里的贵人娘娘呢。今日贵人娘娘因娇娘无心冒犯以私刑处置了娇娘,娇娘受了委屈事小,可娘娘狠辣的名声传了出去,岂不是坏了娘娘在宫里的前程?难不成大懿皇宫会容一个德行有失的人当娘娘?”苏宴浅心里渐渐也镇静下来,盯着白晓,柔声细语却是眸闪星光,令人莫名信服。

白晓现在早已经顾不得苏宴浅在说什么了,她只是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人,眼睛里闪过复杂。

像!太像了!

白晓紧紧攥着帕子,尖长的指甲刺破掌心,流出鲜血,她都没有发觉。她满脑子都是刚刚苏宴浅说话时的语调和神情,尽管现在她在坐着,而苏宴浅被押着跪在她面前,她依然可以轻易地感觉到,在那么从容优然的村姑苏宴浅面前,她心里的自卑,一如当年那样面对乐仪嫔时那样。

白晓仔细地看着苏宴浅那张清雅绝色的脸,这个跟她印象里全然不一样的脸,不知是否是她的错觉,细细地看,似乎真的能看到当年乐仪嫔苏宴浅曾经脸上的点点痕迹。

“放肆!你个贱婢,你以为你长得像乐仪嫔,你就真的是乐仪嫔苏氏了?笑话!苏氏早就已经被大火烧死了!就算你真的是当年的苏氏,那你也是冷宫罪人,在我们贵人小主面前,依旧是贱婢一个!岂有你说话的份?难不成贵人被冲撞了,连处置一个贱婢都不可以吗?”

忍着剧痛的玉灵儿也是被苏宴浅说话的模样弄得一惊。她这会儿已经疼得麻了,不那么难忍了。只是,刚刚巨大的疼痛让她本来有些迷糊的脑子突然闪过道光,瞬间就想清楚了。管她到底是不是苏宴浅呢,反正现在她在白晓手里,还不任她揉搓?正好一出当年那憋屈气。于是玉灵儿立即出声,表面上在训斥苏宴浅,实际上是在提醒白晓。

看着白晓果然恢复了点平日里的高傲模样,玉灵儿知道,白晓这是差不多想清楚了。于是,玉灵儿又开口说道,“既然是这贱婢在泡茶时冲撞了小主,害小主被热茶烫伤,不如主子便多赏她几杯热茶吧!”

赏几杯热茶?白晓立即会意。

当年白晓暗投皇后阵营,之后被苏宴浅发现,当时被皇上捧在心尖上的苏宴浅,直接将自己手中滚烫的茶全泼在了跪着的白晓玉灵儿主仆身上。

所以,玉灵儿这是在提醒白晓,当年的一桩桩一件件,如今可以全部讨回来了!管她是谁,既然她跟那个贱人有几分相像,那就让她来替苏氏那个贱人还吧!

“茶自是要多赏几杯的,可几杯茶怎么能够?管家,去搬个炭盆过来,记得把碳烧红了,把铁铲烧热了!”想明白的白晓立即又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对着管家吩咐道。

是呵,管她是不是苏宴浅呢,是,最好!她白晓就是要亲眼看着她被毁掉,然后跪在自己的脚边乞求原谅和放过。她就是要把她以这样下贱的姿态再带回宫里,让只能依靠她白晓的苏宴浅卑微地活着,看着她高高在上,帮她白晓一步步得到那个曾经最宠爱她的男人的宠爱。

“是!”管家也是无奈,这么好的小美人儿啊,可惜喽。

苏宴浅的脸也是一点点地变白,她知道,现在无论她说什么,都已经没有用了。

而坐在白晓下首的万子兰现在是极为纠结。白晓的霸道跋扈她是知道的,若是她此时强出头,站在这个自称“娇娘”女子的一边,白晓定然会连她一起折磨。可若是她不站在这个娇娘的一边,万一,她真的是那个“苏宴浅”,那她岂不是白白失了“机会”?

只是,“娇娘”这个名字怎么听起来这样耳熟?

就在万子兰轻皱眉头,细细思考的时候,已经有小婢利落地拿来了热茶。

说是热茶,其实,不过是开水浇茶渣。

“贵人姑奶奶,奴婢觉得给这不长眼冒犯了您的小贱人用什么茶都可惜了,所以奴婢自作主张,取了丫鬟房里昨夜的废茶渣子给浇了点沸水,泡了‘茶’,也算是看在这些年她给白府供茶的份上,抬举她了。”小婢一脸嗤笑地看了一眼被压在地上的苏宴浅,端着茶托举至头顶,对白晓恭敬地说道。

这小婢显然是早早看苏宴浅不顺眼了。迈过苏宴浅时,还在心里讥笑。

呵,你也有今天?平日里看着绝世脱俗,被这十里八乡的人当仙人一样捧着,其实不就是个守了寡的贱人吗?呵,一脸狐媚子气!哄得这乡里多少贵哥儿放着各家养在深闺里的姐儿不娶,只眼巴巴地瞅着这贱人!今儿得罪了姑奶奶,看还有没有你猖狂的份!哼!

“嗯,不错,赏!”白晓做出很“优雅”的模样,掀了掀茶杯盖,看着里面黑糊糊的一坨,心里畅快了不少。

“你也起来吧,待会儿叫大夫给你看看背。”这话是对跪着的玉灵儿说的。白晓手上原本被烫红的那处早已经不疼了,连红都褪去了。

玉灵儿道了谢起来,就听见白晓吩咐小厮“伺候”苏宴浅喝几杯“热茶”。

“其他人也别闲着,这些‘茶’再放下去该凉了,赶紧把剩下的这几杯茶泼到这贱人身上!从头到脚,一处都别落下!剩下的婢子,还不赶紧去接着泡!没看见这儿茶不够吗?”白晓抿着新端上来的茶,满脸笑意地柔声说着。

这次,那小厮毫不含糊,捏着苏宴浅的两腮迫使她张开嘴巴,就把一整杯滚烫的“茶”全部灌进她的嘴里。

两边两个小厮抓着苏宴浅的两臂,把她向前押着。头又被面前灌茶的小厮紧紧捏住,让她连挣扎都挣扎不得。

苏宴浅直觉脑子空白一瞬后,立即有整个口腔、舌头连着喉咙疯狂叫嚣着的被火烧伤般的疼痛直冲大脑,愈演愈烈的疼痛,让她崩溃,让她绝望。就像是感受着高温的大火,一寸一寸地灼焦她粉嫩的口腔,烧烂她娇嫩的小舌,烫碎她发生如莺啼婉转的喉咙……

剧烈的疼痛已经令她神智迷糊,隐隐约约,她看到端着热“茶”,四面八方走来的小厮,眼见着他们对着自己白嫩的额头,娇嫩的脸蛋,雪白的双腿,紧密诱惑处翻手倾倒……

隐隐约约地,她仿佛看到她生下的那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团子在冲她笑。

苏宴浅笑了,艰难地勾着唇。

泪,落。

她张着嘴,已经发不出声了。

“娘亲的乖宝宝们,要笑啊。你们看,娘亲也在笑呢。不要像娘亲一样,一辈子,都在强撑着,笑……”

隐隐约约地,她仿佛看到了霍凉瑾,那个她爱得发疯,却也把她伤的发疯的男人。

瑾郎……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瑾郎……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呵,瑾郎……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太平时……

呵……

“等等!”

《帝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