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葬道棺》洞葬伏棺 章节在线试读 葬道棺straight(直人文)

葬道棺

都市已完结

主角是完香,小浩的小说《葬道棺》此文是天马行空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这大半夜的,也亏得是我,要换作别人闻到这种难闻的味,不作呕就算厉害了。同样,我因为闻惯了这位味道也不觉反胃,也因为闻惯了,所以特别

重庆盛世悦文网络文化有限责任公司|更新:2019-08-03 12:02:3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完香,小浩的小说《葬道棺》此文是天马行空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这大半夜的,也亏得是我,要换作别人闻到这种难闻的味,不作呕就算厉害了。同样,我因为闻惯了这位味道也不觉反胃,也因为闻惯了,所以特别

《葬道棺》免费试读

这大半夜的,也亏得是我,要换作别人闻到这种难闻的味,不作呕就算厉害了。

同样,我因为闻惯了这位味道也不觉反胃,也因为闻惯了,所以特别熟悉。

我相信我的鼻子,不会错。

我再围着棺材转了一圈,狠狠地嗅了嗅。

不对,味道的来源好像不是棺材里边。

我情不自禁地跟着味道走,一步两步……走了几步之后,突然听到“滴滴”一声。

顿时我整个人猛地抖了一下,暗道糟糕!

刚才只顾着闻味道,也不知道走多远了。

我赶紧低头看了一下,只见自己恰恰踩住了胡老头给我划的那道三米黄线。

我吓得一阵心惊,做我们这行,拿死人钱财的,最重要就是严谨,说了三米那就是过了一步,也会坏了全盘计划。

我赶紧把脚缩回来,想起今儿中午胡老头的叮嘱,我又慌忙掏出火机,再次上了两手香。

旧香刚烧完我又上了新香,上完后我拍了拍胸脯,多亏了定时闹钟,不然我给胡老头抽一顿事小,坏了陈家的事就麻烦了。

有了这个教训,下两次的上香我都格外注意,点完香就坐在地上,寸步不离棺材。

至于那股尸气,我也确定了不是从棺材里边发出,而是在后堂外。

隔着后堂的窗户,我隐约看到外边一阵火光,尸气应该就是从那里传过来的。

我再猜测胡老头在外边烧什么,该不会是在陈家烧尸吧?不然怎么隔了这么远还能闻到尸臭。

不过这种味也不像尸体烧焦的味道,火葬场我去得多,也没闻过这种烧出来能让人发呕的臭。

我这样想着,耳边又“滴滴”一声,第五次上香开始了。

毫无意外,这次我上完香又是盘坐在棺材边。

可是刚坐下没多久,我就听到外面响起一阵“沙沙”的声音,我抬起头看看窗口外,才发现刚才的火光消失了,我的整个视野又陷入一片黑暗。

只有灵位上的香还在燃着,那“沙……沙”的声音却是离我越来越近。

我有点好奇,四处张望着看是什么声响。

我回来扭动着脖子,有时无意间看到那个大大的黑白“奠”字着实被吓一惊。

那个“奠”字被微弱火光的火光倒映着,影子无限放大,从墙壁一直到房顶上。

我顺着影子一直往上看,到“奠”字与黑暗的交接点时,忽然间看到一个人影。

那个人影绝不是我,我是盘坐在地上,而他却挥舞着双手,像是冲我张牙舞爪一样。

我冷不丁地吓了一着,以为是哪个仵作或者谁进来了,于是冲着前边的黑暗大喊了一声:“谁?”

“谁……谁……”

可是回应我的,只有整个后堂的回声。

我赶紧拿出打火机,往前后左右都照了一下。

这不照不要紧,当我把打火机对准棺材的时候,却看到陈老头啃着个鸡腿,坐在棺材上笑眯眯地盯着我看!

等我望过去时候,他还张了张嘴,把鸡腿递给我:“你要吃吗?”

“哇啊!”我怪叫一声,以前我是最不怕死人,应该死人最老实,不会说话不会动。

可现在,这他妈的死人居然开口了?!

我猛得一惊,突然间才想起来之前胡老头给我抹的牛眼泪和兔子血的用处!

以前我再胡老头的风水宝典上看过,这两样东西最是通灵,牛泪抹眼可以让人见鬼,兔子血涂耳可以听邪声,果然不假。

这胡老头真是阴险,娘的不早说,早说我他妈就不来了。

恰时,那小闹钟也“滴滴”一声。

我顿时如释重负,把最后两手烟一点上,赶紧按胡老头的话,往外边走过。

可我忘了,牛泪和兔血这两样通灵宝混在一起,还有一个作用——招魂。

果然,我一走,棺材上的陈老头立马跳下来,然后一纵身,爬到我的背上。

“哇擦。”我后背顿时传来一股大力,这他娘的压根就不像一个消瘦老人的重量,就我背上的陈老头,我估摸最少得一百五十斤。

我心里大喊糟糕,被鬼压身了。

我试图甩掉背上的陈老头,可是他好像牛皮糖一样死死沾着,而且我还感觉到他一个劲地往我身上涌。

还想上我身?!我现在心里是一肚子火,那胡老头居然骗老子来干这么大风险的事。

我正气的牙痒痒时,全身突然传来一阵微热感。

我扛着身上的重量,一步一步地往前爬,可是没走一步,背上就加重一点,而且身上的热感也更上一分。

到我熬到门口时,背上的重力就要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而且身上的某处机密部位,实在是热得难受。

不用想,应该是陈老头想上我身,而那条狗血红线发挥作用了。

我咬着牙关,用力抬气一只手,猛地“咯吱”一声推开门。

可是看看前面,依然是一片漆黑,没亮灯。

再往外边一踏,顿时身上重力增了许多,我一个没忍住,双脚弯曲差点没跪下来。

我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况且下体越来越热,如同一个美女伸出小嘴,在对着下边吞云吐雾一般,实在难受。

不过我想到这,身上的压力陡然增加了一倍之多,我双脚没忍住,就要一跪在地上。

不过那红线也在重力增加的同时瞬间冰冷,把背上的压力卸掉一半有余,我才得以站起来。

“邪念越深,压力越重,本以为你个童子身会没啥歪念头,看来这几年还是纵容你看那些乱七八糟的动作片了。”

耳边,终于是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胡老头,老子操你!”我大吼一声。

胡老头从后边说道:“王浩?”

嗯?胡老头以前都是叫我小浩,从来没呼名带姓地叫过我,我心里疑惑,正想回头看看。

可是脖子还没转,脸上就响起一阵耳光声,“啪”地一下被打了回来。

感觉脸上的火辣,我一阵懵懂,却听见耳边又响起胡老头的声音:“混小子找死啊,忘了我怎么跟你说的?那个不是我,不许回头!”

我顿时心惊,好家伙,鬼都玩起阴谋啦?

于是我赶紧摆正姿势,借着微弱的月光,一步一步往前院的柳树边上走去。

“浩儿……浩……”走了没几步,身后却响起我爷的声音,这个我印象里最熟悉的声音!

可是我爷爷几年前就去世了,怎么会在这?!

这时我又响起胡老头说的别回头,于是我忍住,忍住。

“浩儿,我是爷爷啊,爷爷在这了,过来把,让爷爷看看现在长成什么样了。”

身后不停地叫唤着,听那声音,确实是我爷爷没错。

我忍不住了,心里的好奇越来越重,脖子一扭就往身后看了一眼。

可是后边只得一片漆黑,其他啥也没有。

《葬道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