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七道逆劫之三生》 章节目录 七道逆劫之三生别扭受

七道逆劫之三生

仙侠奇缘已完结

经典小说《七道逆劫之三生》由迟小婉所编写的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云小慈,小慈,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身为青仙剑派的弟子,除了每日必不可少的修行之外,也要在溪山境内完成一些采集,种田,分药等日常的基本任务,采血石就是其中一种。 “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02 18:11:0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七道逆劫之三生》由迟小婉所编写的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云小慈,小慈,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身为青仙剑派的弟子,除了每日必不可少的修行之外,也要在溪山境内完成一些采集,种田,分药等日常的基本任务,采血石就是其中一种。 “

《七道逆劫之三生》免费试读

身为青仙剑派的弟子,除了每日必不可少的修行之外,也要在溪山境内完成一些采集,种田,分药等日常的基本任务,采血石就是其中一种。

“师傅说你大病初愈,叫我陪着你一起完成任务。”逸卿说着拉起云小慈就往外走,还塞给她手里一个精致的小木牌。

云小慈看着手中木牌上写的“出山令”几个字皱了皱眉头,这么多日常任务里只有采血石是要去山下完成的,为什么这个逸卿为什么偏偏选了这一个,来回路途遥远不说,一来一回要折好多修炼时间在里面。

“师兄,没有别的任务了吗?”云小慈不禁问道。

逸卿师兄无奈的点点头:“就因为大家都不喜欢这个任务,所以山上的血石越发的少了,师傅也生了气,只安排了几个师兄维系日常的其他工作,其余的弟子都被安排下山去寻血石了。”

“哦。”云小慈随意的应了一声,却转念一想,自己都来了好几天了却只在自己的房内转悠,能够下山走走转转也好,说不定这一次下山还能想起不少重要的东西来。

拿着令牌顺利的出了剑派的关卡,一路上守关的师兄弟看了云小慈没有一人不是恭恭敬敬的,只不过那恭敬地背后云小慈却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一丝的不屑,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师妹而已啊。

“师兄,他们怎么都和我这样客气?”云小慈实在是不习惯周围人的态度。

“因为你是掌门候选人啊,虽说你这一病之后改了不少,可是毕竟身份有别,虽然你是师妹,可是他们也不得不尊重你。”

“那你呢?”云小慈更是不解了,那为什么这个逸卿和自己倒是随随便便的。

逸卿顿了顿,有些伤感:“看来师傅说的没错,很多事情你都想不起来了。”可是那伤感只是转瞬即逝,便重新扬起了笑脸:“不会没关系,你想不起来的事情我就告诉你,师傅说你没有忘记,只不过需要个人牵出个头绪,之后你就会慢慢想起来的。”

云小慈听完逸卿的讲诉才明白,原来他和自己一样都是被玉尊收养的孤儿,所以从小一起长大,关系也最为密切,当初玉尊要送小慈上山的时候,小慈因为舍不得这个年长几岁的小哥哥哭闹着不肯走,玉尊没有办法只能将二人一同送上了青仙剑派,也算是彼此有个依靠。

原本以为自己转世在这具修仙人的体内是好事情,不想除了这个逸卿师兄和师傅,所有人都对自己这个半路杀出来的接班人冷眼而视不愿接近,不禁心里又埋怨起了师傅,若是觉得自己有天赋为何不等自己在剑派里站稳脚跟了再说,如今倒是害的她顶着掌门候选人的名头狐假虎威的成了众矢之的。

一路云小慈就这样和逸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也思索着,许多在脑海里不成线索的片段也都联系了起来。

眼看着到了山脚下的一处洞Xue了,只见几个个白衣的同门弟子坐在洞口,正在整理着背筐中的血石。

云小慈正要朝着洞口处走去,却被逸卿从身后一把拉住了衣服,低声说了一句:“师妹别去,我知道另一处山洞。”逸卿朝着云小慈眨眨眼睛。

云小慈又回头望了望远处的几个同门,想想若是真去了,也难免还要经受那种口不对心的恭敬和冷眼,也罢,想到这便转身和逸卿继续向山下更远处走去。

越往山下走,那路边越发的宽敞起来,两人又沿着向下的山路走了片刻,停在了两棵百年的桑灵树前。

逸卿用手拨了拨树旁的荒草,一条极其不起眼的小路出现在二个人的面前,大大小小砖石铺砌的青石路隐约可见,怎奈年久失修已经碎裂不堪,加之荒草淹没已经难以辨别了,若不是有了逸卿这个向导还真是寻不得这路径。

“这路的尽头还有一处洞Xue,他们都不知道。”逸卿得意的笑笑。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挤进了荒草中,逸卿拔出了身后背着的宝剑斩着挡路的荆棘枯藤,时不时的有栖息于草从的飞虫受惊飞出,一个个大的出奇,突闻得一阵振翅的声音轰轰的响在耳畔,云小慈习惯Xing的用手臂一档,一只巴掌大的溪山蜂就势趴在了她的手臂上。

云小慈从来不觉得蜜蜂竟然也是如此恶心的动物。

此刻这只巨大的昆虫一动不动的趴在他的手臂上,虎视眈眈与自己四目相对,硕大的复眼细看之下密密麻麻的一片反射着各色的光芒,颤动着的触角向前探着犹如一只巨型大苍蝇,云小慈索Xing闭了眼睛,只希望那溪山蜂赶紧飞走算了。然而那溪山蜂似乎是要捉弄一下眼前这个受惊了的女孩子,它竟然抖了抖后肢上的花粉,向着脸脸的方向忽忽悠悠的又爬了几步。

“师兄……”云小慈直觉四脚发麻,小声提醒着逸卿注意自己。

逸卿听见身后的响动,方才回身观望。

从身边的草丛中折了一只坚硬的草干借着微风向前一掷,草干竟犹如离弦之箭一般射向了溪山蜂,硕大的蜂一瞬间就丢了Xing命,几只小腿在空中蹬了几下,向草丛中坠了下去。

逸卿的视线停留在地上的溪山蜂身上,拔出了绑在腿上的匕首,蹲下身切开了中华蜂的肚腹,取出了一支完整的蜂刺。

“师兄,我铸剑的材料是不是已经快集齐了。”云小慈看着逸卿将蜂刺收进怀中的红色小瓶里。

“好像只差木蝎甲和地狼鼠骨了。”逸卿想了想提醒道。

云小慈“哦”了一声,其实自己也是从刚刚和逸卿聊天的时候想到了几年前师傅交给自己的那张铸剑图谱,只说自己有了佩剑便可教授自己心法剑诀,那些材料好像是蜂刺二十、木蝎甲十、地狼鼠骨一,酸枝鱼骨十,火神蛛油一罐。

不知道自己的佩剑是什么样的,云小慈只知道,她的剑叫血狱剑,是师傅收藏了许多年的铸造图鉴。

两个人又继续前行,不知走了多久,眼看着太阳已经越过正午的顶端,却是连一个山洞的影子都没看到。

“师兄,还有多远啊。”云小慈取出了随身的水袋,喝了几口。

“到了,快看。”逸卿惊喜的向前跑了几步,来到一片石壁前,用手拨开石壁上垂挂的大片大片的紫花藤,紫花藤遮挡处竟然真的出现了一个偌大的洞口,洞口处还有一条一米多宽的小溪从洞中潺潺流出汇入山下。

《七道逆劫之三生》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