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朱雀记》朱雀记txt下载奇书网 全文章节 朱雀记腹黑攻

朱雀记

玄幻已完结

《朱雀记》由网络作家猫腻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易天行,易朱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车到武当山时,已是下午三点来钟。 饱受颠簸的越野吉普灰朴朴的,与小镇灰朴朴的建筑倒很合式。找了个停车场,四个人便进了山脚下的小镇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04 12:09:4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朱雀记》由网络作家猫腻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易天行,易朱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车到武当山时,已是下午三点来钟。 饱受颠簸的越野吉普灰朴朴的,与小镇灰朴朴的建筑倒很合式。找了个停车场,四个人便进了山脚下的小镇

《朱雀记》免费试读

车到武当山时,已是下午三点来钟。

饱受颠簸的越野吉普灰朴朴的,与小镇灰朴朴的建筑倒很合式。找了个停车场,四个人便进了山脚下的小镇,说是旅游,但这几位身上没有游客常背着的大包小包,一身轻松。

走过镇上,大过年的,没多少游客,显得有些冷清。

但毕竟是旅游胜地,镇上的商户们没有关门打牌自过年,而是老老实实地开门做着生意。

易天行眼光扫过一家铺子,记起来当年自己就是在这家铺子扔过一元钱的飞镖,取了一瓶水喝,回想起那时与秦梓儿你追我赶,不甘人后,如今两人双双突破性境而出,一前一后,似乎仍然在进行着某种追逐。回想当时,他不由苦笑,心生恍然隔世之感。

见他发笑,邹蕾蕾轻声说道:“当年你们赛跑的终点就是这里?”

不论易天行在想什么,这姑娘总有办法第一时间感觉到,不差分毫。

“是啊。”易天行应了声。

四人走上艰险的山路,行过九叠石径,过了老君岩,便看见武当山上那有名的四个大字。

“谷上清风”

字体是红色的,森然如血,只是那个风字处斧凿之痕甚新,想来刚修不久。易天行清楚,这是自己当时一气之下跺上石壁的结果。

过那四个红字不远,便来到了龙头香处。

似随意地,易天行和邹蕾蕾同时望了一眼那伸入万丈深渊里的石柱,没有说什么,又往山上走去。

走不多时,早有发现众人行迹的道士们前来接着。

“无量寿佛,护法少见。”武当那位有些张邋遢遗风的掌教真人先行了一礼。

易天行赶紧回礼。

掌教真人又朝躲在叶相僧身后的易朱恭谨行了一礼。

易朱想了想,清了清自己的童声嗓子,摇晃着圆屁股从叶相师身后走了出来,大模大样地接受。

奉上香茗,于金殿内安坐,邹蕾蕾知道他有事情要说,和叶相僧自去崖畔看风光去了。

易天行看看这修复的差不多了的金殿,挠挠脑袋笑道:“上次将这儿烧的不善,告罪告罪。”

掌教真人朗声说道:“易护法何须客气,那是小公子没弄清楚护法身份,又不知神君降世,我们这些老道糊涂不堪,竟然想拘禁易先生,这殿嘛……”忽然住嘴不言,看来嘴上光棍,其实还是心疼银子。

易天行哈哈大笑,忽然话头一转问道:“景宵大雷琅书是神霄派所传雷书,武当派怎么会的?”

当时他被真武大帝残留在人间的气息加上这些道士们的景宵大雷琅书压的死死的,自然是印象深刻。

“道门相交,自然是互通有无。”

“原来修行界与江湖不一样,门派之见没那么严重。”

“正是。”

“我想借来学一学。”

易天行开门见山地说出了第一个用意。

掌教真人被他的话逼住,又看了看正双手撑颌盯着真武大帝塑像玩的那个胖小孩儿,打了个寒噤,赶紧去将那雷诀秘笺取了出来,双手奉上。

“掌教真人,小子想在这金殿内拜拜真君,不知……”易天行拿着那本小册子,奇快无比地翻了一遍,然后递还给掌教真人。

掌教真人正自迷糊,心想这位怎么不学了?又听着下句话,马上明白这位贵客是想要个清静地,“这两天也没什么游客,护法自便。”他微微一笑,领着身旁的道僮们退了出去。

上次在金殿中易天行险些丢了性命,自然没有什么时间和心情欣赏此间布置,今日大不同,所以可以咪着眼看看。

只见金殿内天花板上,以流云装饰,铸铜耀金,煌煌贵气,殿内正方供奉着那位“真武大帝”的鎏金铜像。

“很大的一坨。”这是易天行的第一感觉。

铜像两旁有拿着文簿金童,托着宝印玉女,又有水火二将执旗捧剑,这雕像倒也雕的细腻精巧,神案下置玄武,便是那一龟一蛇,蛇绕鲺腹,翘首相望,殿内金匾上的“金光妙相”四字,是清代康熙皇帝手书。藻井上悬挂一颗鎏金明珠,人称“避风仙珠”。传说这颗宝珠能镇住山风,不能吹进殿门,以保证殿内神灯长明。

“德者道之符,诚者法之本,道无德不足为道,法非诚不足言法……”

易天行跌坐于地,轻声开始吟诵景霄大雷琅书,雷诀声声,荡于金殿之内。

脑中忽一闪念,想起师傅教予自己的某招,轻哼一声,以指点地,整个人的身体倏地一声倒了过来,景霄大雷琅书宛如实质般从他的唇间吐出,沿着他的身体缭绕而上。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做。

他只是特意来武当山找找感觉。

景霄大雷琅书是很霸道的道诀,所以他想学。而上次与小朱雀在这武当山上机缘巧合,应了老吴那段子中的一句:“月藏玉兔日藏乌,自有龟蛇相盘结。”从而天火之技大成。

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在武当山上逢着什么奇遇。

……

……

他像欧阳峰一样耍了半天,没有任何惊奇的变化发生。

只有小易朱正吭哧吭哧地往真武大帝的铜像上爬去。

看着那个在黄铜大坨子上晃的小圆屁股,易天行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心想这家伙当年还是只鸟的时候,就爱爬观音像去排污,今儿不会又来一道吧?

他赶紧上前把小家伙给拎了下来,然后开始做今天的正事儿。

踩着那香案,他小心翼翼地爬到真武大帝铜像中间,然后举起拳头,轻轻敲了两下,铜像中空,发着嗡嗡的声音。

“喂,请问有人在吗?”

铜像里自然没有人,但易天行的反应却是有些吃惊,像是他本来认为一定会有人答应才对。

“有人在吗?”

他又问了几次,还是没有人答应。他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骂道:“别人不知道,老子难道不知道?真武,你快点儿出来!”

第一次来武当山他便感应到了,前段时间在山谷内险些飞升的时候,他又感应到了。

这武当山的金殿不简单。

真武大帝一定能有什么办法下世。仗着自己的儿子与他似乎有些缘份,易天行开始大呼小叫起来,就盼着能把那位神仙叫醒,然后问问天上的那些破烂事儿。

可那铜像纹丝不动,黑眉如蚕安静异常。

易天行终于泄了气。

易朱又吭哧吭哧地爬了上去,易天行这时候很是失望,也没去理他。

“滋”的一声响。

水花四溅,真武大帝铜像面目顿时遭灾。

这一幕终于让易天行的悲观失落情绪稍减了些,他笑了笑,然后取出案旁的纸笔,写了些什么字,然后拉着小家伙出了金殿。

金殿外众人等着,想来是听见了先前殿内砸铜像的声音,所以脸上的表情都显得有些古怪。

掌教真人身旁的一个老道士急匆匆地跑进殿中,没有发现异常,这才放下心来。

叶相望了易天行一眼,易天行摇摇头。

易朱走到蕾蕾妈身边,也学着老爹的模样老气横秋地摇摇头。

掌教真人请这几位难得来的贵客留下吃饭,被易天行婉拒了,下山之前,他忽然想到件事情,笑着说道:“道长啊,忘了谢谢你送的内裤。”

下得山来,坐上那辆越野吉普,邹蕾蕾好奇问道:“为什么这些道士见面打招呼说无量寿佛?”

“无量寿佛就是阿弥陀佛,取其无量寿无量光之意,这光非体外之光,而是自体之光……”易天行一边打着火一边给姑娘上佛学课程,却突然停在那个光字上,讷讷道:“看小说也是,这些道士都说无量寿佛,我倒也习惯了。如今你这一问,我也觉着有些古怪,为什么道门要以佛为敬语?师兄,你知道吗?”

他望向叶相僧,叶相僧摇了摇头道:“不知为何。”

易天行想了想道:“红楼梦里那位张道士见着贾母头一句,也是说无量寿佛,后来*的时候,有人在著述里分析,这小说中让道士说佛,里面的含义是讥讽时人投降满清。”他接着耸耸肩:“不过后来知道曹先生是汉军旗的,这说法自然也就说不通了。”

车子发动,然后往着西边的山路上行驶。

……

……

众人走后不久,金殿里又回复了平静。

仍然在滴着那种汁液的真武大帝铜像似乎微微动了动,空气中的光线微微扭曲。

易天行留在书案上的那张纸无风而起,轻飘飘地飘到半空,然后平平展现在黑眉如蚕,红唇含丹,不怒而威的真武大帝面前。

白纸上写着:“今日叩门君不应,来日还请多加看顾。”

一声轻轻的叹息从大帝的铜像里传了出来。

“神仙也是要吃饭的,你就不能等等?不过……即便见着了,我又能说什么呢?”

————————————————————

漫天的雪花在飞舞着,说飞舞其实并不妥当,此地的雪较别处要来的猛上许多,感觉雪花都是粘作了一团,显得无比厚实,然后从幽远寒冷之极的天空急速堕下。

寒风凛冽,暴雪狂泻,雪落地而不化,厚厚地积了一层,铺在无边无垠的荒原上。荒原被一条河流一分为二,河水已然将凝,河水尽处隐有一处巍峨之极的雄浑山脉,山脉上满是白雪。

这天这地这山这水,似乎都被肆虐的雪神占据了,由上望下,由下望上,全是一色单调的白。

风雪之中,有一个突兀的小黑点在艰难前行,是一个藏民。藏民穿着厚实的衣裳,长袖长裙长裙,看着一堆,却并不影响他用力。

那位藏民正抱着一个东西赶路,细看才能发现那东西是一个快要被冻死了的小羊羔,他一边艰难地赶着路,一边嘶吼着,似乎是在咒骂着什么。

经过山头的一处经幡,他停了下来,一是为了休息一下,在这风雪里救羊儿,稍不

《朱雀记》 免费阅读章节

《朱雀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