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盛宠医品夫人》盛宠医品夫人好看吗 健全文 盛宠医品夫人BL

盛宠医品夫人

古代言情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琴律原创小说《盛宠医品夫人》,主角是徐若瑾,徐子墨,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月落日升,漆黑的夜幕被橙色的阳光遮盖,隔壁的公鸡起早打鸣,一宿的时间过的很快。 徐若瑾又熬了整整一晚。 揉着酸疼的眼眶,也顾不得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09 18:07:4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琴律原创小说《盛宠医品夫人》,主角是徐若瑾,徐子墨,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月落日升,漆黑的夜幕被橙色的阳光遮盖,隔壁的公鸡起早打鸣,一宿的时间过的很快。 徐若瑾又熬了整整一晚。 揉着酸疼的眼眶,也顾不得

《盛宠医品夫人》免费试读

月落日升,漆黑的夜幕被橙色的阳光遮盖,隔壁的公鸡起早打鸣,一宿的时间过的很快。

徐若瑾又熬了整整一晚。

揉着酸疼的眼眶,也顾不得自己是否有一双大黑眼圈,她的心彻底的被现实打败。

一个小小的熏香囊包中不知有多少种香料,她点灯熬油的分辨了一夜,也不过才认出来四五种,其它的完全是两眼一抹黑,根本不认识。

“好歹让我读完了大三的实验、体验过大四的实习再变成现在的模样也行啊!”

徐若瑾心底哀叹着嘀咕,书本与现实差距太大,理论和实践完全联系不起来,她也只有认命了。

Chun草睁开眼就见二小姐坐在椅子上发呆。

知道她又是熬了一宿,Chun草也不再唠唠叨叨的埋怨,立即打来一盆冰凉的水,随后便冲去厨房取早饭。

二小姐莫看寻常待人和蔼,但Chun草是最清楚她身上那股子韧劲儿。

若非与二小姐朝夕相处的生活在一起,Chun草是绝不会想到有官家的小姐会过成这幅模样。

二小姐总能给人一股不屈的力量。

因为她从不服输,尽管她没有多言多说,但她的努力和刻苦,让Chun草早已认命的麻木也有复苏起来的希望。

徐若瑾不会伤Chun悲秋的感慨,也没有自哀自怜的时间。

既然失败了,那就将这件事放一放,把熏香的囊包收拾好。

净了一把脸,她自己收拾好衣装等候Chun草拿早饭回来,吃用过后又看了一遍书本,便匆匆的带着Chun草去上课。

进了徐子墨的院子,连翘冷哼一声,扭过头去不再搭理。

徐若瑾懒得理睬她,拿好书本作业便去了书房,徐子墨正在一旁闷头背着书,看到徐若瑾进来,他没有以往那般兴致勃勃的打招呼,只在一旁悄悄的看着她。

徐若瑾想到昨天黄妈妈与徐子墨的私谈……

再看今日三弟的不寻常,想必是黄妈妈与他说什么了吧?

心底微微苦涩,徐若瑾叹了口气,她本就是外来者,又何必强求与家人能融合在一起?

只是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她有些许伤感,毕竟她前几日能与三弟嬉笑开心的相处。

一定要这样格格不入吗?

徐若瑾没有空闲细琢磨,王教谕也已经到了。

姐弟二人交上了作业,王教谕又是训斥徐子墨一通,随后罚他重写。

把徐若瑾叫到了一旁,王教谕道:

“背书练字,你一个姑娘不走科举之路,学到现在也差不多了,从今儿开始,我便给你讲一讲各地的风俗习气,礼仪百态,你随耳朵一听,练字的事便都依你自己了,我能教的也就这么多。”

“多谢王教谕,这对我更有帮助。”

徐若瑾发自内心的高兴,她如今最头疼的便是对生活环境一无所知,本就不受家人待见,再被圈在院子里,她觉得自己更像个傻子。

从这个笼子去那个笼子,哪能活得精彩?

王教谕满意的点点头,顿下后便开始讲起了大魏国的历史风俗。

“大魏国疆域广阔,东临七离国,北临沙漠,南靠大海,西方是一片荒野,中林县位于大魏国略北之地,也是肥沃富饶之地……”

一上午的课很快就过去了,徐若瑾听的津津有味儿,巴不得明日早些到来,继续听王教谕讲。

王教谕临走时扔给她一本《论语》字帖,“虽然不用你背课了,字还是要练的,你是个自觉的,每日一篇二十遍,明日我检查。”

“是,多谢王教谕。”

徐若瑾接过字帖,满怀激动的送王教谕出门。

尽管王教谕没有明说,徐若瑾也会领他的呵护之情。

虽然不是明着教,但王教谕已经知道她超强的学习能力,给一本《论语》字帖,她可以练字,自当也可以照着背下来,若有不懂的再偷偷的问。

上课时为她讲一些风俗地志,也是在为她开阔眼界,王教谕虽没允自己敬称他一声先生,但他对自己的期望恐怕比徐子墨还要高。

徐若瑾小心翼翼的把字帖收好,兴奋的心情仍旧挂在脸上。

一转身,忽然一股热浪扑来,她险些撞了对方的身上,抬头一看,却是徐子墨。

“二姐。”

徐子墨挠挠头,尴尬的喊了一声。

徐若瑾看着他,“怎么了?有事?”

“那个……我是来向你道歉的。”

徐子墨胖乎乎的脸上还涌起羞涩的红,“二姐,我也不是故意的,我昨天跟黄妈妈说谎话了,不过这事儿也不怪我,我也实在怕挨父亲的打,二姐你不知道,父亲打人可狠着呢。”

“呃,到底怎么回事?”

徐若瑾眨眼发愣,事情好像不是她想的那样。

难不成三弟今天看自己别别扭扭的,是另有原因?

他可是杨氏的心肝宝贝,怎么还能怕挨打?

徐子墨一咬牙,把实话说了,“昨天黄妈妈来问我课业学的怎么样,也问了二姐的,我……我说二姐学的没我好,字也写的丑,比我还笨,背不下来被先生训……我真不是故意的,二姐你别生气啊?我给你道歉。”

徐若瑾怔住半晌,“扑哧”一笑。

想到昨天黄妈妈问起自己时,徐子墨拼命的叽咕眼睛,原来是为了这个……

黄妈妈还真够阴的,问过徐子墨,还来试探自己。

“我不生气。”

徐若瑾脸上绽放出会心的笑,徐子墨撑开了小眼睛,惊喜道:“真的?二姐真不生气?”

“不生气,我怎能容三弟挨打?往后你就说我比你还笨,我本来也比你笨。”

徐若瑾的话让徐子墨愣半晌,随后龇牙笑的合不拢嘴,竖起胖胖的大拇指,“二姐,真够意思!”

“拉钩,这是咱们姐弟俩的秘密,谁敢漏出去,一定不饶她。”

徐若瑾伸出小手指,徐子墨立即勾上来,姐弟二人会心的笑,扫清了昨日的尴尬,倒是更近一分。

徐若瑾正在笑着,余光突然看到连翘在屋后的角落里露了一面又没了。

心底豁然暗沉,不过徐若瑾转念再想,她一个要嫁出去的丫鬟,不会为此生事吧?

那得罪的可不是自己,而是这位三少爷了……

《盛宠医品夫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