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剑颂》剑来 H文 剑颂章节目录

剑颂

婚恋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淡水鲈鱼原创小说《剑颂》,主角是陈忠,程知远,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白衣少年知道,如果现在他再不出手,那么他的性命也保不住了。 因为陈忠已退,而程知远已然拔剑而来。 狮门的慈悲人,此时面色剧变,眼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11 00:06:5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淡水鲈鱼原创小说《剑颂》,主角是陈忠,程知远,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白衣少年知道,如果现在他再不出手,那么他的性命也保不住了。 因为陈忠已退,而程知远已然拔剑而来。 狮门的慈悲人,此时面色剧变,眼

《剑颂》免费试读

白衣少年知道,如果现在他再不出手,那么他的性命也保不住了。

因为陈忠已退,而程知远已然拔剑而来。

狮门的慈悲人,此时面色剧变,眼中尽是狰狞与愤怒,再也没了半点慈悲。

青莲转黑,不救世人。

狮门圣人造化九色宝莲,分赤青黄白黑绿紫红绀,每一朵莲花都代表了一种不同的力量。

且对应人身。

白衣少年咬破嘴唇,殷红的血流淌,沾染。

“大礼天官,人有九藏,参之以动!”

“心为君圣,赤色宝莲,天之正色!”

他的心脏突然响彻一道如大鼓般的声音。

白衣少年的气血突然涨大。

仅仅是气血而已,依旧没有任何的道与法,但在此时,他的气血,甚至已然超过了被削减了一半的山海门挪天力士!

一拳震出,扬起漫天尘土!

手掌压剑,赤血挥洒!

“调用九藏,狮门的莲花,一朵花对应人的一藏,人身有九藏,五神四形,据说狮门的圣人曾经在医门求学,这正是当初在医门内悟得的绝技。”

“人自身就如宝藏不曾开启,不需要借助法力,人的身躯内炼出一朵无色莲华,若是遇到九藏之中一藏衰竭,顿时可用此莲补上。”

陈忠略微顿足,转头看见这一幕,眸子微微眯起,但就要在彻底离开战场的时候,忽然一股极大的戏谑之意降临在他的身上。

直接抵达了他的身神之底。

陈忠僵硬的止步,艰难的转头,所映入眼帘的,是在遥远大泽之中,天子骏华盖上的幽王烽火。

烽火不允许有人离开。

“该死的....东西!”

陈忠发现,这个天子信物确实相当棘手,即使没有程知远,自己这些圣门弟子在面对这团火的时候,或许也根本难以翻天。

程知远不过是一只螳螂而已。

这团火,才是最后的黄雀。

“不,其实应该说是捕雀人才对。”

陈忠冷冽的盯着那团烽火,双拳紧紧握着,他同样有自己的底牌,并且不比那狮门的莲花要弱。

等到圣人动手,一切都会终止。

陈忠如此想着,而就在此时,地面轻轻摇晃了一下。

尘土扬起,很微弱,地下的深处,似乎有大鼓在震动。

咚咚,咚咚!

仿佛是在回应狮门少年的心跳声。

陈忠听见了这道声音,虽然微弱,但确实出现了,他把注意力放置在狮门少年身上,既然烽火锁死了这里的道路,那么自己哪怕是不愿意,也要来当这个渔翁了。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烽火觉得自己是捕雀人,但却想不到,这里惨兮兮的黄雀们,拥有呼唤天上大雕的力量。

终年打雁者,必然被雁所啄杀,幽王生前就是死于自傲,可没想到即使是他死了,他遗留下来的天子信物,依旧这么傲气。

太傲了不好,刚过易折,这世上能玩闹到最后的,哪一个是直着腰的?

多多少少,都有些佝偻,哪怕人称世上最睚眦必报的东越剑圣,也曾有受大苦难的时候,他所受的屈辱,几乎能把一位君王彻底摧残成疯子。

现在弯腰了,后面如果能杀回来,这就不叫心意不通顺,而是“堪破壁障,斩了金绳,截了玉锁”,否则心意不顺,日后必然有大难临头。

忍一时之气,争千秋功果。

有的人就是刚戾忍诟,性格无比刚烈,但却又能忍受耻辱。

非是今日不报,而是来日再报,且今日报仇,小雨零落,来日报仇,那便是暴雨倾天。

只到那时,就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不过这世上有一些事情,是不能忍的,是可忍孰不可忍,但现在的情况显然不适用这句话。

因为陈忠明确的知道,黄厉之原的天一变,圣人之力立刻就会降下。

幽王烽火再是厉害,现在它也只是一团无主之火,威能打了折扣,也就只在自己这些小辈蝼蚁面前耍耍威风。

他不相信,圣人出手,会拿不下这团火。

到那时候.....

勿谓言之不预也!

“不过比起幽王烽火,它有资格把圣门威严死死按在地上,但我却不曾想过,原来天门弟子,也可以办到这种事情。”

陈忠的目光已经移动到远处的争斗之中了。

仙人主风雨,圣人主世间,然而有些人,生来为仙,而圣人,却要不断修行才能到达。

这之间的差距,未免太大了些。那么,得到一些东西,必然就会失去一些东西。

天礼如此,仙人纵然强横,也在天礼之下。

所以陈忠在想,仙人究竟失去了什么?

嗡嗡嗡嗡嗡——!

剑颤之声交织一片,风声鹤唳响彻六面八方,白衣少年眼中充斥血色。

他面色苦闷,咬牙,愤怒,各种复杂情感交错,他承认,他真的小看了这个“仙人”。

手掌挥打,击中程知远的同时,他自己身上,必然被劈开两道狭长剑伤!

一换二,怎么看都不公平!

一步错步步错,最后满盘皆输!

他的脸孔上已经被撕开两道血口,眉心中那朵赤莲印记,仿佛确实置身滔天风雨之中,悲苦兮兮,飘摇难定。

累累剑光,累累剑伤。

越来越靠近死亡!

程知远的青风,让他第一次完整的明白,为什么很多儒门弟子在歌颂风的时候,总是会带上一句“肃杀”。

世间八风,纵然是春风也有杀意,只是以往自己看见的只有春风化雨的慈悲,从不曾见过,如果春风经过峡谷,荡起黄尘,便会化作无比凶猛锋利的兵刃!

眼中出现的寒光,昭示着身躯的停顿!

他咬牙切齿,双手悍然砸出,五指转眼都被削掉,赤血溅身,染红白衣,这一下,是真的如同风中残烛,无力回天去了!

脑海中最后的不甘心,向着高天怒吼,这个人要和众圣为敌,要和世间开战,何等危险!

应当让圣人出手,斩了他的性命,夺了他的人神,散了他的功果,剥了他那天门弟子之身!

纵是死后也当挫骨扬灰,只因为圣门的骄傲与威严,被他一剑劈的荡然无存!

世上如何会有这等人,让自己丧了圣门之意,落了圣门颜面,等死后坠入大幽之土,早无面目可见那九色莲台!

天门剑子不死,他心永世不安,这等恶徒,放入世间,必然造化大乱,当诛,当诛!

“请圣人诛......”

白衣少年浑浑噩噩,脑中思绪疯狂,可正此刻,他那耳中猛地听那巨大厉吼一声,骤如苍天炸雷般响起!

他脑袋猛然一晕,眼前大黑,顿是心脏被震的直接一定,破绽大敞!

“死!”

人影如白驹过隙,须臾之前,便已掠过身旁!

一条胳膊扯绞而起,碎骨烂肉扬起半片高天,剑上寒光抹过颈领,正带着喉咙上的血线眨眼延长,随后,正是那颗大好头颅,转瞬飞天而去!

欲杀人者,人恒杀之!

“我不想死.....天下....太平.....”

头颅的话语远去,重重坠落在地上,却是被一剑削去了眼珠,强行瞑目!

没了脑袋的白衣少年,那脖颈上喷出冲天的血水,如下雨般洒落在黄沙之中。

无头尸体轰然倒下,至此场中诸圣门弟子,死的死,伤的伤,抛开陈忠之外,已无一人站立。

“魑魅魍魉!”

程知远的声音带着一种疲惫,那胸中一口意气已经开始散了。

乌云盖顶,雷音轰鸣,黄厉之原的苍穹,在这一瞬间,变了天。

大地微微震颤起来,幽王烽火,从天子骏上不断升高。

陈忠盯着程知远的侧影,似乎要把这个少年的脸孔,把这个,将所有圣门威严和骄傲狠狠劈落在地,横扫一空的天门弟子,把他的容颜,狠狠烙印在心中。

绝不会忘记。

他嘴角咧开,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头颅低垂,双眼闭合。

于是身躯上的春秋烙印,忽然熠熠生辉。

春秋交替之时,圣人讲道之日。

——————

狼烟乘惨势,鬼燐带愁吟。

——宋·孙锐《兵火》

《剑颂》 免费阅读章节

《剑颂》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