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玉堂娇色》玉堂佳偶txt下载 精彩内容 玉堂娇色无广告

玉堂娇色

职场已完结

主角是盛明珠,盛谦的小说《玉堂娇色》此文是尤冰原创的职场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夜里盛明珠左思右想的都睡不着。 飞哥儿棕哥儿两个人先不提,毕竟人家靠盛家吃饭,后头拦着人最多算个没良心,白眼狼,可宋氏呢?按理说

|更新:2019-09-29 12:04:5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盛明珠,盛谦的小说《玉堂娇色》此文是尤冰原创的职场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夜里盛明珠左思右想的都睡不着。 飞哥儿棕哥儿两个人先不提,毕竟人家靠盛家吃饭,后头拦着人最多算个没良心,白眼狼,可宋氏呢?按理说

《玉堂娇色》免费试读

夜里盛明珠左思右想的都睡不着。

飞哥儿棕哥儿两个人先不提,毕竟人家靠盛家吃饭,后头拦着人最多算个没良心,白眼狼,可宋氏呢?按理说要真心想害人,干嘛七八年后才动手。

打心底里她也不想把宋氏想的太坏,一时又有些担心。

之前做这梦,其实她也以为是爹说的那样。到底没人不想要个嫡女的身份,可一件事儿成真之后——盛明珠将脖子上的锦囊拆了下来,梦若是假的自然无所谓,梦若是真的,那定国侯这个大腿,非抱不可!

正咬着指头想,后面灵珠睡的不稳,一个软乎的巴掌拍了下来盖在脸上,盛明珠气急败坏的将人从身上拉扯下来……

——

次日。

休沐时间过了,飞哥儿和棕哥要去族学。芸娘在给灵珠收拾,她也要去族学。

“我想吃豆沙馅儿的”,棕哥儿家里养成的小霸王一个,抬手就把灵珠手里的粽子抢走了。囫囵咬了一口。

芸娘没得在这方面跟个小孩子计较,让黄妈妈重新拿了一个。明珠镜子前正看前几日爹送给她的珠花儿,突然听见自家妹妹的嚎啕哭声儿,忙放下梳子往过走。

棕哥儿和灵珠打起来了,他扯她小辫子,她咬他脸蛋。

“棕哥儿,你撒手!”盛明珠才不管谁对谁错,棕哥儿比灵珠还大一岁。

灵珠先撒手了,她急着告状,“姐姐,棕哥儿抢爹给我的笔。”这是她刚入族学是爹爹给她的,就这么一个礼物。旁的都可以,这个她舍不得。

“哪儿飞来的强盗,还学会抢东西了,给我!”盛明珠摊开双手。

棕哥儿手背后,另一边儿芸娘看着,棕哥儿年纪小,飞哥儿已经大了,“飞哥儿,你快去劝着弟弟,这么大年纪了抢妹妹东西算怎么回事儿?”

飞哥儿好赖上去扯了棕哥儿一把。那小破孩儿怕是在家里横惯了,直接撒泼坐在地上,“就是我的…本来就是盛家的东西,我娘都说了,我们才是盛家的人,她一个烟柳女子小妇生养,又不得人爱,不配拿好东西!”

明显是大人口里念的,芸娘一时间胸口有些疼。

灵珠立在原地,猛被人戳了伤口,哇的哭了起来。

这一骂就骂了家里三个人。明珠气不过,走过去直接给了她一巴掌,小孩儿整个脸都红了。飞哥儿刚才还在旁边抖腿,这阵仗立马走了过来,“盛明珠,你干嘛呢?欺负我弟弟?”

明珠被他推的几个踉跄。芸娘神色苍白,见女儿被欺负想上去帮忙,两个人却已经扭打开了。

盛明珠力气轮不过飞哥儿,掐人却一把好手。那飞哥儿本来还有点理智,却被她掐的肉疼,吃了好几次暗亏,他不敢下狠手,那头却下了死手,几次三番的怒了,也不顾家里之前说的,扬起一个巴掌。

“做什么呢?”上头突然有黑影,飞哥儿那巴掌被人抓在手里。

那人个头比他高,他抬头看了来人是谁,原先气势立马落了下来。

盛明珠原本还跟斗鸡似的,眼看帮手来了,眼里泪水马上就噙上了,把个盛谦心疼的,“囡囡,有没有受伤,爹看看?”

“爹爹,他们骂我是小妇生的,你快让他们走!”盛明珠扑倒她爹怀里,轻啜。

“都听你的,别哭了。”

飞哥儿在一旁想解释,他们谁敢欺负盛明珠。可解释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

“明珠妹妹”,一旁萍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的,衣服换了,头上戴着多素净的粉花儿,“棕哥儿和飞哥儿年纪小,都是亲戚……”

“刚才他们欺负灵珠你怎么不出来劝?刚才哪儿待着你现在就哪儿待着?”盛明珠本就是这样气性,吃不得委屈。

萍儿没想到她一个大小姐比乡里人都泼辣,眼眶立马红了,又瞥了屋里人一眼。盛谦正柔声安慰他那虎闺女。再待下去尴尬,萍儿扭头,很快回了屋子。

棕哥儿还哭呢,盛明珠道,“哭什么?回家找你娘去,以后再甭来我家了。”

飞哥儿也慌了,可怜的看着姑姑,芸娘却不理他。盛谦使了眼色,马五很快上来抱起了棕哥儿,后头又有个人来拉飞哥儿,“我不回家!不回家!”小孩的嚷嚷声不绝,芸娘擦了擦眼眶,抱起了还哭的灵珠,用帕子轻柔的给她拭泪。

两个人很快回了屋儿。

盛明珠看着她爹,“爹爹,还有棕哥儿和飞哥儿,我记得他两呢”,她凑在盛谦耳朵上,轻口诉述梦境。

盛谦听完,揉了揉闺女的头,“爹知道该怎么办。”

离开并州,她那一干亲戚自然也打不上来,“爹去看看你娘。”

盛明珠不哭了,催道,“快去。”娘正伤心的,指不定两人感情就好了。

灵珠小孩儿,哭会儿都忘了自己个儿为什么哭的。被黄妈妈带着去洗了脸,一会儿去族学了。盛谦进了屋子,芸娘正在整理衣服,她垂着头,额头白净,鼻头却是红的。

“明珠没事儿,你红个眼做什么?”

芸娘本垂着头,听他进来了,又说这番话,再也没忍住抬头看着。她也不说话,就只是看着他,那双杏眼隔了会儿便流下两串珠泪。或许因她是江南生的美人,哭时也必旁人看着不同,起码在盛谦心里。

“别哭了”,他坐在她身边,“小孩子玩闹,你怎么还给伤心起来了?”

芸娘看着他,她都有些记不清两人刚成婚的样子了,他怎么就变了呢?盛谦心里像被人蛰了一下,他从她眼里看到了似怨恨一样的东西。

芸娘从床上起来,“我去洗把脸。”

“今儿个灵珠下了学,我就接她。”盛谦突然道,“族学等咱们走了我也不打算办了,没人会欺负灵珠。”他是真的想好好的和她过一辈子,一切的一切,都可以。

芸娘转过头,眼睛还是红的。

“我会疼她的。”他把她搂进怀里。

久违的温情了,芸娘将头轻轻靠在他怀里。人吃过的苦头多了便没什么脾气,只是有些委屈,“灵珠也是你女儿,你疼她不该吗?”盛谦抱着她,有梗气堵在他喉咙里,最后还是给咽了下去,“嗯。”

——

夜幕将近时,盛谦要带着娘两一块出门去接灵珠,顺便去外头逛逛。

这几天都是灯笼节,前几天人虽然不多,也能出去看个热闹。

芸娘许久没这么好的心情,便在屋里相看首饰,要打扮一番。盛明珠在屋里试着新来的耳坠,萍儿靠在墙,从一侧走了出来,“明珠妹妹,你们要去街市上吗?我有些珠花想买,我能跟你们一起去吗?”

“我们一家人出去逛,你跟着做什么?”盛明珠回头看了眼她。

脸上擦粉了,还涂了口脂。她转头,将之前她爹送的形似辣椒的耳坠找起来,戴上去。萍儿脸色红转白,过了会儿又看着这个表妹。

从前也不是没来过,那时候她还更小,盛明珠性子虽然刚,对她却不坏。

想了想,又走上去。轻轻坐在她旁边,“明珠妹妹,这个翠绿色的耳坠更适合你,显得你肤色白。”盛明珠看着镜里,萍儿模样生的算清秀,家里姐妹少,从前她来时,她都很欢喜。

似这样的场景,她说那翠绿色的好看,她会直接给她。从前盛明珠爱玩,也不大注意这些,可人总是会长大的,或许梦境就是锲机。

“好看是好看,萍姐姐喜欢吗?”

萍儿盯着那抹翠绿,点了点头。盛明珠笑着将耳坠放进了妆台里,“爹爹说这些都是我未来的嫁妆。”又回眼看着萍儿,从小抽屉拿了一把锁,锁了起来,“旁人在喜欢,也是我的。”

萍儿脸色一变,盛明珠已经走到了外头。

外头有声音传来,又有扣门儿声儿,她立马往门外头赶去,却已经人去楼空。外头她那表姑父,身材又高大,模样又俊朗,正拿着把打伞给母女两人遮着,温柔的似她梦中的郎君。

她扣着门看着,看着看着眼睛就红了。

哭着回到屋子里,又忍不住垂着被子,“我怎么说也是她表姐,怎么敢这么对我?”还有表姑父,稀罕那么个水性杨花的女子?一时又恨起了别人身在福中不知福。

——

灵珠还没下学,族学离着茂山很近。如今又是夏日,盛明珠一路叫喊着热,盛谦怕晒坏了自己个儿宝贝女儿,便让人租了船,又买了酒和点心准备纳凉。

芸娘心思多,想着快离开并州了,恰好有时间出来,便和下人去了附近的商铺采买特产。盛家人多,她不会说话,送些礼总没错。

盛明珠和盛谦坐在船上,看着她忙忙碌碌的身影。父女两感情本来就好,如今有个共同的秘密,似乎又拉近了不少,“爹,母亲那里……”反正现在一看见宋氏,她总有股说不上来的感觉。

盛谦摇了摇头,昨个人他找了宋氏。

宋氏年近四十,无法生育。再加上从小似姐弟一样的感情,也受他照顾,她没道理会害他妻女,也没那个必要。他总会照顾她到老。可如囡囡梦里的,他更不想毛线。

“囡囡,你比你娘聪明,有些事儿爹爹不瞒你。”他道,“京城的盛家不比并州咱们家,你梦里的事儿若还有记得的,写下来给爹。”

盛明珠点头答应,芸娘还没回来,她心里憋了些话,“爹,灵珠在族学被人欺负的事儿,您知道吗?”

“以后没人再欺负她。”盛谦揉了揉闺女头发,“她和你一样。”

无论之前如何,以后都一样。

盛明珠不懂他这话的意思,狐疑的看了他一眼。

《玉堂娇色》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