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卿惑无疆》 猎奇 卿惑无疆GC

卿惑无疆

古代言情已完结

《卿惑无疆》为何满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居延!”居朗看着书案上趴着的小人儿不禁有些无奈,这个家伙,已经是第几次在他授课的时候睡着了。“恩……别吵,好困呐……”居延伸出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2 00:09:5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卿惑无疆》为何满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居延!”居朗看着书案上趴着的小人儿不禁有些无奈,这个家伙,已经是第几次在他授课的时候睡着了。“恩……别吵,好困呐……”居延伸出

《卿惑无疆》免费试读

“居延!”居朗看着书案上趴着的小人儿不禁有些无奈,这个家伙,已经是第几次在他授课的时候睡着了。“恩……别吵,好困呐……”居延伸出小手,在空中乱舞了一阵子,又继续约会周公去了。

“啪”地一声,居朗拿戒尺在居延耳旁重重一敲。趴着的小人儿立马跳了起来,睁开眼睛,见大哥正一脸严肃地望着自己。

“大哥,确实很困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这些向来没什么兴趣……”居延的声音越说越小,最后低如蚊蚋。

“怎么不继续说下去了!自己也知道这是狡辩偷懒之辞么?”居朗此刻脸色紧绷,活脱脱一个严肃负责的教书先生。

“大哥,别生气了,我错了还不行嘛!”居延连忙给大哥灌迷魂汤,“大哥这么年轻就板个脸,跟小老头似的。大哥要多笑嘛,大哥笑起来才好看,居延最喜欢大哥笑的样子了!”说罢伸出小手抹平了居朗嘴角的紧绷,用力拉出一个浅浅的弧度。

看着眼前小人儿的笑脸,居朗的面容不禁柔和了几分,道:“方才我说的都记住了么?”

“应该……有记住的吧……”居延吐了吐舌头。

“那你说说,什么叫‘五音’?”

“五音啊!”居延歪着脑袋想了想道,“是宫、商、角、徵、羽。”

居朗的眉色续缓和了几分,又问:“那‘十二律’呢?”

“恩……黄钟、大吕、夹钟、姑洗……哦,还有林钟、南吕……还有……”居延紧皱着眉,还有什么呢?真的想不起来了。这种东西,以前的话,若非专门学音乐的人,谁会去关心这个呀!

“黄钟、大吕、太簇、夹钟、姑洗、中吕、蕤宾、林钟、夷则、南吕、无射、应钟!”居朗一样样报来,竟是行云流水,连个顿都没有。“下次定要记住了!以后若是到了翰林别院,夫子可不会像我这般好说话。”

“恩,恩!还是大哥对居延最好了,居延下次一定记住了!”居延连忙挽着居朗的胳膊,撒娇说道。

“你呀!”居朗看着蹭着自己衣袖的弟弟,不禁失笑。

“大哥,我们待会儿去骑马好不好?”居延拉着居朗的衣襟软磨。

“‘诗韵’还没有学呢,又想着去玩了?”居朗敲了敲居延的脑袋。

“大哥,作诗也是要体验了生活才能作的嘛,这样闷在屋子里,脑袋都闷坏了,哪儿还能作出诗来啊!”居延鼓着腮帮子,一脸的理直气壮。

“就你歪理多!”居朗摇了摇头,“要是爹知道了……”

“爹爹不会知道的,我们就去东郊草地上骑一小会儿。好不好嘛?”居延紧拽着居朗的衣襟,来回摇着,真是可怜了居朗身上的这套新衣。见居朗不说话,居延咬了咬嘴唇,一副最大退步的样子,又道,“我回来就看‘诗韵’,定然作出一首诗来给大哥!”

“说话算数,那晚上戌时之前我可是要检验成果的。”居朗见居延立下了保证,也退了一步。

“恩!”居延点点头,开心道,“大哥,我们赶快去马厩吧!”

拉着居朗的衣袖,居延高兴地往外跑,还边喊着:“大哥,快点啦。”

“快点去哪儿啊?”一个深沉的嗓音从背后响起。

居延方才还灿若夏花的笑脸一下子像被暴雨侵刷一般,焉了。凄凄艾艾地转过身,怯怯地喊了声:“爹爹。”

林维域却不看居延期艾的眼神,反而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一旁的居朗。

居延偷偷地扯了扯居朗的衣袖,意思不言而喻。

“爹,居延方才读书有些累了,孩儿准备带他去‘松鹤亭’赏莲,顺便也为晚上的功课做点预习。”居朗神色从容,应答如流。

“是么?”林维域扫了一眼低着头的居延,道,“晚上的功课就让居延拿给我来看吧。”

“是,爹。”居朗一口应下。居延在一旁听着却差点没气死,这个大哥,不是摆明了害自己嘛。到了爹爹那里,自己的那点小把戏还不完全拆光光!

待林维域走后,居延恨不得是一头撞在墙上,声音哀怨:“大哥,你落井下石!”

“若不是我,你现在还能好好地站在这里么?真是狗咬吕洞宾。”居朗微笑着摇了摇头。

“哼,大哥就知道说风凉话。”居延不领情,撇嘴道,“方才大哥说去赏莲又是怎么回事?明明说了去骑马的。”

“小笨蛋,爹是怎样的人物,若说骑马难道会不知是你贪玩?而赏莲,这一动一静,进退之间,已是大不相同。你平日素不爱这些风雅之事,此时说来,方显真实可信。”居朗耐着Xing子,替居延一一分析。

“恩……好像有点道理哦。”居延皱着眉想了想,又问,“现在真的去赏莲么?可是莲花好像还没怎么开呢。”

“莲未开,尚有叶;叶不存,仍留池。不管怎样,总是有得看的。”居朗面容清俊,此刻谈及莲事,脸上一派清明润玉,正有如那出水之莲,盈盈透光。

居延看着面前的居朗,沉醉自乐。于是仰着脸,做摇头晃脑状,然后笑道:“吾乃风雅之人,素爱风雅之物。风雅啊风雅……”

居朗怔忪之间,嘴角已是浮上了笑意:“爹若是看到你这个样子,不知会是何种表情?”

“坏大哥,不跟你说了。”说着已是提腿先跑了。

松鹤亭。

绿水环绕,波光粼粼;莲叶田田,摇曳起舞。叶盘簇拥之间,零星的几枝白莲,方是紧包的花骨朵儿。嫩绿的茎梗自水而出,笔直挺立,自有独立天地的傲然。枝头粉白的花苞紧紧团着花瓣,仿佛是暗自积蓄着经年的力量,就待流年良辰,刹那芳华。

“如斯景致,居延有何感想?”居朗望着池中的莲,悠悠问道。

“还算好看,风也挺凉快。”居延倒也不含糊,实话实说。

居朗一愣,随即有些无奈地笑了:“居延若是这样的感想,晚上拿何诗作去交功课?”

“放心吧,大哥。”居延豪迈似的拍了拍居朗的肩膀,因为身高原因,倒有些像是踮着脚在拍灰尘,样子有些滑稽。居延眼珠咕噜一转,笑嘻嘻地道:“山人自有妙计。”

居朗瞧着居延贼贼的模样,也不多问,只是淡淡一笑。

夜。月自东出,星光寥寥。

居延握着毛笔,想着自己的小聪明,得意一笑。我不会作诗,背现成的还不行么?虽然不爱这些东西,可是现代十几年的熏染,那总是有成果的。

有些别扭地握着毛笔在雪白的生宣上划上完美的诗句:“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大功告成,虽然字写得有些歪扭,但是这诗可是经典哎。

居延捧着功课,一路哼着小调儿,欢快地跑到书房“宣和斋”。

林维域坐在书案前看着手中的书卷,方欣然则在一旁绣着手中的刺绣。

娘也在?居延努了努嘴,觉得有些奇怪,不过即刻又释然了。娘也在才好呢,那样即使爹爹要说什么责罚的话,也可以躲在娘后面。想着,居延一脸轻松地走进了“宣和斋”。

“爹,娘!”居延甜甜地唤了一声。

“恩。”林维域应了一声,却是没有抬头。

“居延,过来让娘看看,路上跑得这般急,额上还有些细汗呢。”方欣然抽出帕子,细细地替居延擦干净了。

“还是娘最疼居延了,不像有些人,连看也不看居延。亏得居延一路跑得这般快,巴巴地赶来。”居延撅着嘴对方欣然说道,视线却是落在书案后的林维域身上。

方欣然见状,了然一笑:“恩,居延说的是,有些人啊,怕是掉进书袋子里去了。”

“你们合计起来说我么?”林维域放下了手中的书,看着笑作一团的母子。

母子二人相视一笑,又是笑了一阵。

“居延,把功课拿来给爹看看。”

居延掩着内心的得意之情,将自己的大作用双手呈递上去。

林维域捧着居延的功课,愈看眉头皱的愈紧。放下纸页,黑眸中已经是一片幽深。

“爹爹……”居延小心地打量着林维域的神情,心中想着难道是自己的功课被爹爹看出有问题了?

“居延,‘诗韵’的基本要义你都没有理解么?”林维域的声音低沉,“两句,何以成诗?居朗是怎么教你的?”

“爹爹……”居延一脸乖巧,“居延想了好久,只想到这两句,不想草率补满,坏了整体的意境”。说完偷偷地看着沉着脸的林维域,心下却想,若是写满四句那肯定超过我这个年龄的正常水平了嘛。

“老爷……”方欣然瞧着幼子,忍不住出声。

“有自知之明,懂得宁可空缺,也不狗尾续貂。这些,值得褒扬。”林维域扫了眼居延微翘的嘴角,继续道,“但是,这些都不能够作为偷懒的借口,今夜回去,好好参详‘诗韵’,明日我还要检查。”

“老爷,你明知居延他……他已经受了好些苦,文墨丝竹之事,还是不要逼了。”方欣然搂过居延,温柔地替他拢了拢耳后的碎发。

林维域看着居延白净的小脸,轻叹了口气:“再过些日子,居延就要去翰林别院。那个地方,若是依着他的Xing子,可怎生是好?”

居延瞧着两人的神色,心下感动:“爹娘放心,居延定当谨记教诲,努力学习的。”

“好孩子!”方欣然将居延搂紧了些,疼爱之情溢于言表。

“老爷……”方欣然顿了顿,似是犹豫了好久,终是问出了口,“居延一个女儿家,让她待在那种地方……”

话还未说完,便被林维域快速打断:“这些话以后休再提起,居延,是堂堂男儿!”

方欣然看着林维域紧绷的脸色,又看着怀中孩子秀丽乖巧的脸庞,轻叹一声。

章节在线阅读

《卿惑无疆》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