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古镜神之眼》漩涡神之眼 平胸小受文 古镜神之眼父子文

古镜神之眼

仙侠奇缘连载中

主角是韩一柏,韩一栢的小说《古镜神之眼》此文是乡野归隐客原创的仙侠奇缘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韩一栢和几名弟子匆忙赶去梧桐谷,梧桐谷依然往日般幽静,上次来这里,还是他们几人来送都月白,那时谷中药草正长得茂盛,清溪小鱼,连空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3 00:08: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韩一柏,韩一栢的小说《古镜神之眼》此文是乡野归隐客原创的仙侠奇缘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韩一栢和几名弟子匆忙赶去梧桐谷,梧桐谷依然往日般幽静,上次来这里,还是他们几人来送都月白,那时谷中药草正长得茂盛,清溪小鱼,连空

《古镜神之眼》免费试读

韩一栢和几名弟子匆忙赶去梧桐谷,梧桐谷依然往日般幽静,上次来这里,还是他们几人来送都月白,那时谷中药草正长得茂盛,清溪小鱼,连空气中都是淡淡的药草味,如今还未出正月,谷中残雪稀稀落落盖不住枯黄的杂草,几座低矮的小木房散落其间,一眼望去尽显萧条。

他沿着狭窄的小路而行,难掩心内的期待,不多时,便远远地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豆月白正站在石桌前洗着衣物,韩一栢放轻脚步,慢慢靠上前去。豆月白娇小的身子,素白衣衫有些单薄,她正费力地揉洗盆内衣物,洁白纤细的双臂和双手,冻得发红。

韩一栢看得有些心疼,他走上去,一把抓起她的手。突如其来的举动将豆月白吓了一跳,她抬起头,原来是韩一栢,她欣喜道:“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韩一栢看着她白里透红的两颊,轻轻擦掉她鼻尖的细微汗珠:“这么冷的天,别洗了。”他回头看看木盆,里面是件玄色的男子衣物,韩一栢皱了皱眉,道:“这是谁的衣物?”

豆月白正要开口,程枫已经回来了,他将手中装满水的两只木桶放在地上,高兴道:“我当时谁呢,原来是一柏兄弟,好久不见啊。”

韩一栢看见程枫,脸上有些不快;“怎么程大哥如今衣物都洗不了了?”

程枫没有察觉,依旧热情道:“平日里都是我自己洗的,豆小姐总觉得我洗不干净,非要帮我重新洗过,拦都拦不住。”

“是我要洗的,他一个男子的确不擅长这些。”豆月白拉了拉韩一栢的衣衫解释道。

韩一栢看着她,将她冰冷的手放在自己温热的掌心,心底怜惜;“别洗了。”

“就是,别洗了,一柏兄弟远道而来,我们先进去,进去说话,外面冷。”韩一栢招呼大家一起进去。

豆月白挣扎着想要将手抽出,却被韩一栢握得更紧了,无奈地由他牵着手进入房中。

“你们先坐,我去泡茶。”韩一栢松开手,豆月白连忙逃开。

“一柏兄弟,你可是从云峦阁来?”

韩一栢点点头,“嗯,正是。你们在这里可好?”

程枫满脸无奈道:“你看看,能好吗?就这么大点的地方,啥也没有,弟子也没几个,闷都快闷死了,月小姐倒是耐得住这寂寞。”

韩一栢淡淡道:“这谷中静悄悄的,弟子都去哪里了?”

“一柏兄弟有所不知啊,这谷主常年身子不好,很少过问弟子,因为不少弟子都离开了,如今只剩下二三十人,大都是无依无靠之人,天气又冷,都躲在房中看医书,切磨药材,不愿出来。”

“噢。”韩一栢心里琢磨着:这梧桐谷还真是老太太过年,一年不如一年,那谷主也不知所患何病,上次见她时,不像是生病的样子.......

“梧桐谷本身没什么人来,学习医术本来就是这样,得沉下心来,清净些也正常。”豆月白端了茶水进来,给大家都倒上:“来,喝些热茶,暖一暖。”

韩一栢回头看眼两位随行的弟子,二人会意,将随身带着的两大包裹放在桌子上。

程枫纳闷道:“这是什么?”

韩一栢看着豆月白单薄的衣衫,道:“担心你们在谷中受苦,特意带了些你们日常用得着的。”他起身打开其中一个包裹,里面满满的居然全是各色女子衣物,春夏秋冬应有尽有,最上面还有不少首饰。韩一栢从中抽出一件红色的展开,原来是个斗篷,帽子和衣襟边缘都镶着纯白软毛。程枫看得眼都直了,忍不住伸手摸道:“乖乖,这么多首饰衣物,值不少钱吧。”

韩一栢想要将斗篷为豆月白披上,豆月白连忙拒绝道:“韩公子,这些东西太贵重了,再说我在这谷中也用不上。”韩一栢将她拉到身前,不顾她的反对,将她拘在怀中,亲自为她穿上系好。

程枫看着一向素雅惯了的豆月白,着了红色更显得娇艳欲滴,赞叹道:“真是太好看了,一柏公子好眼光。”

豆月白不好意思道:“我在谷中吃穿用度都是够的,韩公子如此破费,月白万万不能收。”

韩一栢宠溺地看着她:“我千里迢迢特意为你带来的,看在我一路辛苦的份上,你就收下吧。”

“收下吧,这都是一柏兄弟的心意,你要是不收,难不成再让他带回去啊。”程枫附和道。

一时说服不了韩一栢,豆月白只得另寻话头:“这还未出正月,韩公子远道而来,可是有事?”

韩一栢微笑道:“当然,而且是好事。我哥韩一山和阿蝉姑娘就要成亲了,日子就定在三月初六,我这次来就是为各大门派送喜帖的。”

“真的?”豆月白惊喜道:“前些日子我还为阿蝉担心呢,这下好了,她终于要成亲了。”

“当然是真的,我正要去见谷主,先过来看看你。”

程枫高兴道:“这是喜事啊,不知道我们俩能不能也去参加?”

韩一栢道:“我很希望你们去参加,一会我面见谷主的时候,会和她商量的。”

梧桐谷主沐凤端坐在椅子上,韩一柏瞧见她面色红润,气色很好,只是眉宇间有淡淡的忧愁。

韩一柏道:“听闻谷主抱恙许久,最近可还好些?”

沐凤微笑道:“还好,身子不爽快,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除不了根,所以只能常日里静养。”

“原来如此。”韩一柏道:“不过看谷主气色,比半年前初见时好了很多,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健康无虞了。”

“我也日日盼着那一天,要不然这梧桐谷怕是要毁在我的手中了。”

韩一柏道:“梧桐谷行医问药,治病救人,乃是大义,能够重振门派威名,那对整个江湖,乃至天下都是幸事。”

“世侄过奖了。”沐凤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

“今日前来是因我云峦阁有桩喜事,特来给谷主送喜帖。”

随行弟子将喜帖呈上,沐凤翻看道:“原来是少阁主娶亲,真是可喜可贺啊。”

韩一柏道:“三月初六,还望谷主能赏脸。”

沐凤踌躇道:“三月初六,我这身子,只怕经不得长途颠簸,不过我会让最得意的弟子带厚礼前去。”

“谷主的身子要紧,不知大弟子是何人?”

沐凤道:“她叫连翘,当初我在这里开门立派时候,她便来了,是这谷中弟子中,资历辈分最高的。”

韩一柏道:“我有一点建议,不知谷主可否听下?”

“但讲无妨。”

韩一柏道:“不如让月白和程枫代替谷主前去。”

“噢?”沐凤奇怪道:“他们两个都是新弟子,由他们代表梧桐谷前去,这也显得太不郑重了。”

韩一柏微微一笑:“谷主有所不知,我大哥将要娶的这位新娘,原本是月白的婢女,半年前才在奉州分开。我临行前,她说她特别想念小姐,云峦阁和梧桐谷远隔千里,以后还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所以想趁着成亲,再见一见月白,还望谷主能成全她们的主仆之意。”

“噢,原来还有如此渊源,既然有这般情谊,那便由她二人前去。”

“多谢谷主成全。”

沐凤犹豫了会,问道:“半年前你和你师叔,噢,我是说不了和尚,你二人离开后,可知他去了何处?”

二十多年过去了,这谷主居然还要打听师叔的行踪,虽说当年的事,她也是受害者,但是师叔已经出家,她如此不知避讳,韩一柏淡淡道:“他如今是出家之人,自然是云游四方,散播佛缘,谷主可是也想与佛结缘?”

沐凤急忙慌乱掩饰道:“出家之人果然心怀四方。”

韩一柏起身:“喜帖已经送到,谷主若无其他事,那晚辈就先告辞了。”

拜见完谷主沐凤,韩一柏又折返回豆月白房内:“我已经和谷主商量好了,由你们二位代表梧桐谷前去参加喜宴。”

程枫高兴道:“太好了,终于可以出去了。”

韩一柏深情地看着豆月白:“这里距离云峦阁有上千里远,你又是女子,路途不太平,我便在上阳郡的归来客栈等你们。”

豆月白道:“眼下还未出正月,立三月初六还早着呢。”

韩一柏道:“路途遥远,你一女子,怎么能承受马匹颠簸之苦。我已经计划好了,二月中旬我准备好马车来接你二人,现在离二月中旬也就二十天。”

“会不会太早了,二月中旬就出发?”豆月白问道。

韩一柏摇摇头:“路途远,时间宽裕点,你也不会太累。”

程枫道:“韩公子考虑的周全,你就答应呗,这样我也能早日出去。”

豆月白想了想道:“不知名剑山庄会是谁去?”

韩一柏的脸色微微变了一变,很快又恢复了正常:“我刚从名剑山庄过来,北宫庄主并未说。”

“噢。”

韩一柏道:“从上阳郡出来,先去了名剑山庄,又到梧桐谷,喜帖也送去了,才想起来还未吃过午饭。”

豆月白惊讶道:“现在都快傍晚了,你饿不饿?”

韩一柏挑挑眉:“当然饿了,不信你听听我的肚子都在叫。”

程枫道:“怎么这两大门派都没招待你吃个饭?这也太……”

韩一柏道:“是我不愿意吃,和你们认识这么久,还没尝过月白的手艺。”

“我?”

“对,我想尝尝你的手艺。”韩一柏点点头,狡黠地一笑。

“月小姐哪里会做饭?”程枫起身道:“平日里都是我做,要不你们先坐,我这就去准备。”

韩一柏拉住他,道:“程兄,你陪我喝杯酒,就让月白做吧。”

程枫为难道:“这,这怕是今晚韩公子都要饿肚子了。”

豆月白赶紧附和道:“他说的对,我,我真的做的不好。”

韩一柏看着她手

《古镜神之眼》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