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锦瑟年华卿与度》锦瑟年华与君度 第三十九章 初习朝政 锦瑟年华卿与度最新章节

《锦瑟年华卿与度》锦瑟年华与君度 第三十九章 初习朝政 锦瑟年华卿与度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20-02-06 18:03:11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眉生 状态:已完结

完结小说《锦瑟年华卿与度》是眉生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冉盈,宇文泰,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到了相府门口,侍卫见是冉盈来了直接放行:“长史大人请稍候,丞相还没回来。” 冉盈一个人在书房等了一会儿,觉得无聊,见书案上放着一

>>>《锦瑟年华卿与度》在线阅读<<<

《锦瑟年华卿与度》免费试读


到了相府门口,侍卫见是冉盈来了直接放行:“长史大人请稍候,丞相还没回来。”

冉盈一个人在书房等了一会儿,觉得无聊,见书案上放着一本《后汉书》,便拿起来随手翻看着。

过了一会儿,外面吵吵嚷嚷的,是宇文泰回来了。

冉盈连忙放下手中的书站起来向外望去。只见那人发上裹着玄色结巾,身穿绛红色的翻领胡服,脚上蹬了双方头靴,那靴头上脏脏的沾满了泥巴,脚下生风一般大步地往里走。边走边朗声笑着同跟在身边的贺楼齐说:“濮阳王如今年岁长了一些,技术却越发好了!”

贺楼齐也笑着说:“可惜他们宗室那一队没几个强的。丞相这一队可是厉害,上了战场个个是猛将,踢起蹴鞠来也是猛虎下山一般啊!看着真过瘾!”

冉盈想,他心情倒好,一大早跟一帮武将和宗室踢蹴鞠去了。

宇文泰大步走过庭院,见冉盈一个人站在书房里,方才还春风满面的,忽然间满脸愉悦的笑容就收住了,连脚步都收慢了。

冉盈拘谨地拱手行了个礼:“丞相。”

“嗯。”宇文泰走进来,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说:“你在这儿等一会儿,孤去换件衣裳。”说着不待她说话,转到书房后面去了。

片刻,他又从书房的屏风后转了出来,一边走着,一边整理着紫檀色的上领窄袖袍里面露出的白色中衣的领子,脚上那双沾满了泥巴的鞋子已经换掉了。

他淡淡瞥了冉盈一眼,表情冷冷的,没有说话,径直往书案后一坐,随手拿起案上的一卷书册看起来。

冉盈也不说话,低着头垂手站着,心里嘀咕着,还在生气啊……

瞧他看她那眼神,跟瞥见丞相府门口蹲着的石狮子也没什么区别。

他晾着她,气氛僵硬得冻成了一块冰。

看了一会儿书,刘武搬了一堆奏折进来,放在他的案上:“丞相,今天的奏折都在这里了。”

他感觉到书房里这令人窒息的气氛,生怕遭受池鱼之殃,放下奏折就赶紧出去了。

宇文泰仿佛根本不知道冉盈站在他面前一样,又看了片刻书,放下书册,拿起第一本奏折看起来。

过了一会儿,冷冷道:“过来帮孤研墨。”也未抬头看她。

冉盈连忙走到他身边帮他磨墨,一边瞥着眼偷偷看他。他的侧脸极好看,剑眉高挑,凤目轻扬,眼角轻轻地向上挑着。他鬓如刀裁,鼻梁挺拔,两片薄唇紧抿着,沉默得如一尊雕像。冉盈从未见过男子有这般俊美又英气的相貌,真是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也不知偷眼看了多久,忽然听到他磁沉冰冷的声音:“看什么呢?”

“没……没看什么。”被他发现,心虚一紧张,手中的墨条落在砚台里,溅了两点墨在他的衣袖上。

冉盈有些窘,想伸手去给他擦衣袖上的墨迹,伸了伸手,抿了一下嘴角,又将手缩了回来。

宇文泰却像毫无察觉,目光依旧流连在面前的奏折上,说:“你今日先回去,明天来将今天批过的这些折子都拿回去,连同孤的批注一起,一字不差地全部誊写一遍。”

“啊?全部?”冉盈以为自己听错了。要把这里全部的奏折都誊写一边,不抄到天明鸡叫恐怕是抄不完的。

宇文泰依旧头都没抬,抬手在奏折上飞速地写着什么,淡淡问:“怎么?不想抄?”

冉盈低下头,闷声道:“臣下遵命。”

心里叫苦不迭,这人怎么花样百出,罚跪,罚站,罚当官,罚抄奏折。可是嘴上却不敢说,紧紧夹着尾巴。

看到冉盈灰溜溜离去的背影,宇文泰低头看了看自己衣袖上沾着的两点墨,嘴角一撇,笑了一下。这个傻子,想看他就明目张胆地看吧,还撇着眼偷偷看,连墨块都抓不稳了。他有那么好看么?

接下来一连十几天,冉盈每天都老老实实在正午时分去丞相府给宇文泰请安,然后抱回大堆奏折回去抄写。宇文泰从不同她多说什么,有时人都不在,只留着一堆前日的奏折,让值守的铁卫交给她。

那一大堆奏章真不是闹着玩儿的,五花八门,包罗万象。每天都让她从下午一直抄写到深夜,笔都写秃了两三根。那些大臣也真是闲得无聊,什么事情都要写个奏折。什么蜀中的荔枝将熟,什么凉州连下了半个月大雨,什么某个县的妇人为病故的夫君殉情,又是什么乡间有三岁稚童拾金不昧……

冉盈这才知道,这些大臣每年领着那么多的俸禄,这操的都是几个铜板的心啊?

不过渐渐的,冉盈也抄出了些门道。陇右的旱灾,柔然的掠边,荆州的叛乱,高欢的动向……冉盈终于明白,他身居高位,表面上位高权重风光无限,其实他背负着的是一个多么沉重的担子。

十几天下来,她对朝政竟也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各处州郡的情况,朝中各方的亲疏,各个重臣的不同政见,冉盈七七八八地都记在了心里。

在这十几天里,也有一些人登门求见,被她一概拒之门外。除了有一次,李昺来找她。

李昺知道她每日都在抄写奏章,大吃一惊:“他居然让你熟悉朝政,他究竟想干什么?”

冉盈两手托着腮,苦着脸说:“我也不知道。难道我还真的要做这长史了?”

李昺深深地看着她:“看来他是不准备放过你了。”

冉盈听了这话,也看着他,苦着脸说:“李兄,你可有办法帮我脱身?”

李昺又叹了口气,说:“你在他手中,我能有什么办法?他对你的目的都那么明显了,我去惹他,不是自寻死路么?”

冉盈默默地不说话。

李昺看着她,轻声说:“我还是那句话,别陷得太深了,若是寻到机会就赶紧脱身。他那个人,心机太深,深不可测……”

如是又过了半个月,这天冉盈如常在正午的时候到丞相府去,没想到一个多月来一直对她不理不睬、连看都不愿意多看她一眼的宇文泰,竟破天荒地对她说:“还饿着吧?陪孤一起用个膳吧。”

显然是早有准备,餐厅里的案上菜已经摆好了,炒羊肝,白薤,鲈鱼脍,胡麻羹,还有一盘子蒸饼。冉盈一看,每个蒸饼中间都坼了一个十字,必是制作的厨师技艺十分高超。

见她站着不动,宇文泰开口说:“过来跟孤坐在一起吃吧。”

冉盈顺从地在他身边坐下,一言不发。宇文泰扭头看了她一眼,冷冷地说:“吃吧。”

两人沉默地吃饭。冉盈抓着一块蒸饼,掰成一块一块地往嘴里送,目不斜视,食不知味。

她人在身旁却一言不发,少了耳边那些叽叽喳喳的声音,宇文泰反而有些不习惯。他用自己的银箸夹了一些鲈鱼脍放进她面前的盘子里,又取过面前的小银勺,舀了一小勺酱汁,帮她淋在鱼脍上,冷着声音说:“多吃点儿。一个月怎么就瘦了这么多。”昔日饱满圆润的脸颊都凹了下去,本来就瘦条条的,这下更是一阵风就能刮走。

“谢丞相。”冉盈也冷冷回道,心里埋怨,每天从下午抄奏折抄到凌晨,既费眼力,又劳心劳神,还睡眠不足,能不瘦么……这个时候倒装起好人来,难道以为一筷子鱼脍就能补回来了?

站在一旁的贺楼齐心想,这两个人,有饭不好好吃,坐在一起互相憋着脾气,就等着看谁先服软,跟小两口吵架似的,有意思么?

锦瑟年华卿与度

锦瑟年华卿与度

作者:眉生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完结小说《锦瑟年华卿与度》是眉生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冉盈,宇文泰,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到了相府门口,侍卫见是冉盈来了直接放行:“长史大人请稍候,丞相还没回来。” 冉盈一个人在书房等了一会儿,觉得无聊,见书案上放着一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