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剑侠情缘之纯阳剑仙》仙侠之纯阳剑仙 第九章 酒楼见闻 瘟疫肆掠现红衣 剑侠情缘之纯阳剑仙反攻

《剑侠情缘之纯阳剑仙》仙侠之纯阳剑仙 第九章 酒楼见闻 瘟疫肆掠现红衣 剑侠情缘之纯阳剑仙反攻

发布时间:2020-02-22 12:05:48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天蝎座伯爵 状态:已完结

天蝎座伯爵新书《剑侠情缘之纯阳剑仙》由天蝎座伯爵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那番僧,那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听说最近天都镇那边的瘟疫越闹越凶了”食客甲突然提起最近闹的人心惶惶的瘟疫事件; 听到瘟疫二字,七秀的两位姑娘明显愣了一下,刘玉

>>>《剑侠情缘之纯阳剑仙》在线阅读<<<

《剑侠情缘之纯阳剑仙》免费试读


“听说最近天都镇那边的瘟疫越闹越凶了”食客甲突然提起最近闹的人心惶惶的瘟疫事件;

听到瘟疫二字,七秀的两位姑娘明显愣了一下,刘玉梅小丫头甚至都放弃了对臻浩的调戏,臻浩十分诧异,古怪的看了她们一眼,也竖起耳朵开始留意食客的对话;

“的确,昨日我还在天都镇帮忙,不容乐观啊”食客乙一脸的忧愁,

“唉,这件事还真是邪门,听说就连林子里的鹿都染上了?”食客丙也是满脸愁容,

“没错,好在万花谷和纯阳观都派来了精通医理的弟子协助,要不然仅靠军中和长安城里的大夫,怕是早就控制不住了吧!”食客乙似乎知道很多,

“宫里没派御医来吗?”食客丁突然冒出一句,按理说皇城附近发生严重的瘟疫,朝廷不是应该派遣御医出面吗?

“哼,咱们的皇上只怕还在和贵妃娘娘……”食客甲似是有一肚子的怨言,

“嘘,你想害死我们吗!”食客乙赶紧打断他的抱怨,免得惹祸上身;

“听说红衣教也参与了此事”食客甲不知似乎要把自己不知从何处听来的事情,全部在这里得到证实;

“确有此事,多事之秋啊”食客乙依旧神通广大,像是什么事都知道

“只是”食客乙话锋一转“虽说这件事红衣教出力甚大,甚至可以说,瘟疫能够得到控制,她们才是功臣,但是天策府那边,似乎对她们不太喜欢”

“哦?你不是有朋友在天策府任职吗?他没向你透露些什么”食客丙好奇的问道;

“你说我那兄弟?此刻他就在天都镇,但是对于红衣教的事情,却三缄其口,甚至警告过我,不可与她们有过多接触”食客乙瑶瑶头,有些想不通,为何红衣教全力救治被瘟疫感染的百姓,却换来天策府的猜忌,但是出于对天策府的尊崇,他还是选择信任天策府,因此在天都镇的时候,并没有与红衣教的人有多少接触;

“这就奇怪了,你说她们一群女流之辈,能整出什么幺蛾子”食客甲甚微嗤鼻,在他看来,当今的天策府,和那诟病的皇宫,没什么区别,他们说的话都不可信;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跟你们说......”随后几位食客说话声音,越来越小,几近不闻,臻浩这才放弃继续偷听;

回头看向二女,却见二女也是在看着他,臻浩毫不畏惧与她们对视,只看的她们尴尬不已,赶紧挪开了视线;

“你这人没见过美人吗?这么盯着我们看”八岁的刘玉梅可以说是童言无忌,想到什么说什么,倒是把王芳弄得有些脸红;

“切...说的好像你们有多美一样”臻浩撇撇嘴,在纯阳观内,还是有不少姿色上乘的女弟子,从下就爱调戏他,对于美女他早已习以为常;

“哼,懒得搭理你”刘玉梅嘟着嘴,颇为不高兴;

“还没请教小道长贵姓”王芳适时打断了刘玉梅的胡闹;

“哦,我叫钟离臻浩,叫我臻浩就可以了”臻浩随意的回答到;

“你是纯阳观的啊”

“是啊,真不是很明显吗?”是很明显,穿着纯阳的道袍,天下独此一家;

“第一次一个人下山吧”王芳很笃定的微笑着;

“这你也知道?”臻浩很惊讶,为什么每个跟他搭话的人,都能一口咬定他是第一次下山;

“真的吗?你的师门长辈都不爱你吗?”小丫头刘玉梅似乎是发现了新大陆,在她的认知里,问的臻浩满头黑线;

“别人问你贵姓,你应该回答,在下纯阳门下钟离臻浩”王芳掩嘴轻笑,这个回答算是教科书式的标准答案,对于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就可以这样回答;

“切,我爱怎么回答就怎么回答”臻浩斜着眼,一脸的不屑;

“小道长你已经受戒了吗?”王芳侧头时,看见臻浩腰间的挂坠,十分诧异;

“是啊,道号少阳,师祖取得”臻浩傲娇的抬起了头;

“哇,小道长你好厉害,都有道号了,师姐,我什么时候也能有道号啊”刘玉梅一脸天真的看着臻浩,好羡慕的样子;

“你又不是道士,要什么道号啊,人小鬼大”王芳打趣着小丫头,随即想到刚才臻浩说的话;

“你说你师祖帮你取的?”王芳想到了什么,赶紧再次找他确认;

“是呀,七天前师祖帮我取的,然后就把我赶下山了”提到此事,臻浩现在还是不太情愿,虽然挂念父母,但是就这么离开生活了多年的地方,还是有些不舍;

“你师父是?”王芳似乎还是不太相信自己的判断;

“祁进”

“那你师祖岂不是纯阳真人,怎么可能?”王芳张大了嘴,引得刘玉梅一阵侧目,也引得楼上的食客望了过来,王芳知道自己失态了,赶紧降低声调;

“你师祖还没死啊?”王芳语出惊人;

“.....”臻浩有些无语,王芳也自知失言,赶紧赔礼道歉;

“师姐,他的师祖有什么问题吗?”刘玉梅到底还是小孩子,并不知道江湖中关于吕祖的传说,门中也少有人提及吕祖,毕竟按照吕祖的年纪,他应该早已仙逝了才对;

“嗯,你还小,有些事还不太了解,纯阳真人乃是传说中人,自太祖皇帝之始就有他的传说,而纯阳观也是在武后时代建立的,你想想,到现在他应该多少岁了”王芳出于吃惊之中,没太多想,便替她解释纯阳真人的来历;

“哇,他应该...应该....”小丫头一本正经的掰着手指,却始终算不出来,于是抬头看向师姐;

“我也不知道”王芳摇头,她也不知道纯阳真人到底多少岁了;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师祖的师父都还在世呢”臻浩语不惊人死不休;

“啊...”王芳彻底惊呆了,纯阳真人的师父,相传是自汉代就有记载的仙人,还在世?难道真的有仙人在世吗?

“哎...我说你们光问我,还没介绍你们自己呢?”臻浩十分郁闷的看着吃惊的两人,有什么好奇怪的,纯阳后山还有三个老怪物呢,这还不说那位师祖奶奶还有洗剑池的山石老祖了;

“呃......抱歉,咦,不对,我们介绍过了啊”王芳想着介绍自己和师妹,瞬间却有想起来,刚来的时候已经介绍过了;

“对呀,我跟师姐都介绍过了啊”刘玉梅也是奇怪的看着臻浩,以为臻浩记性不好;

“那我该怎么称呼你们,师姐师妹,还是师侄,师叔师伯?”原来臻浩在意的是辈分的问题,

“倒是我疏忽了,我师父是萧白胭,江湖上人称楚秀,算起来你我同为三代弟子,还是叫我师姐吧”

“那我呢,那我呢,我也是师姐吗?”刘玉梅赶紧扯住自家师姐,三代弟子中,她与臻浩一样,年龄最小,因此一直想当一回师姐;

“这就要看你跟他谁大了,师弟你今年多大?”王芳

“十二岁”臻浩漂了一眼刘玉梅“相当师姐?做梦吧你,小屁孩”

“啊?”刘玉梅傻眼了,着急道“不可能,你这个样子,顶多和我一样大”

“去,你以为我像你啊,才八岁,我天生就是这样,不服啊”臻浩虽是有些傲娇,但也颇为无奈,睡觉自己都十二岁了,还是不长个子;

“原来你还是个童颜的小少年啊,真看不出来啊”王芳持续惊讶中,十二岁的外貌还和一个八岁的小孩子一样,这跟纯阳真人的年纪一样不可思议;

“对了,你们刚刚好像挺在意她们说的那个什么瘟疫的?为什么?”臻浩不想在纠结自己的年纪和身高,赶紧扯开了话题;

“哦,那件事啊,我跟小师妹这次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想到瘟疫的事情,王芳也开始皱起眉头,见到师姐开始说起正事,也是乖乖的安静了下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虽然年纪小,却也知道皇城周围不应该会发生瘟疫吧,听他们的意思还挺严重的”臻浩说的也是事实,唐朝国力强盛,照理说皇城周围发生瘟疫,朝廷应该第一时间就能解决,毕竟,这里可是天子居所,万一瘟疫流传到皇宫内,那问题可就大了;

“不错,可是,这一次,却不是普通的瘟疫,是燃血症”看的出来王芳有些担心;

“燃血症?没听过啊,我在上官师伯的医术里,也没有瞧见过”臻浩在脑海中搜索着自己看过的医书,没有任何关于燃血症的记录;

“不光是你们纯阳,就是在万花谷内,也没有任何关于这种燃血症的记录,似乎是凭空出现的一种新的瘟疫”王芳不由感叹,万花谷专攻歧黄之术,造艺之深,天下无双;

“那她们说的红衣教”

“这件事奇怪就奇怪在这里,那红衣教好像天都镇要发生瘟疫,竟是提前在天都镇外安营扎寨,瘟疫打一开始,就迅速传染开来,先是城中名医,后来军中医师也有参与,都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就连宫中御医也是束手无策,但那红衣教却能提供一种名为‘除热丹’的药丸,能有效的控制瘟疫引发的病情,所以天策府才会出面,联系万花谷和纯阳观,希望集两排之力,能彻底解决此次瘟疫事件,同时,也是想乘此机会调查红衣教的底细”王芳一股脑将自己知道的全部告诉了臻浩;

原来食客所言也不是全部能信,最起码朝廷还是派遣了御医参与此事的,按照王芳所言确实有些蹊跷,臻浩听的哑口无言,以他十二岁的年纪,如果此事参杂这什么阴谋,却不是他能参与的;

“那红衣教到底是个什么门派啊”臻浩

“不知道,只知道不是什么门派,只是一个江湖组织,除了天都镇,其它地方也接连出现了红衣教的身影,天都镇这边还算是轻微的”王芳相当了些什么,眉头

剑侠情缘之纯阳剑仙

剑侠情缘之纯阳剑仙

作者:天蝎座伯爵类型:武侠状态:连载中

天蝎座伯爵新书《剑侠情缘之纯阳剑仙》由天蝎座伯爵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那番僧,那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听说最近天都镇那边的瘟疫越闹越凶了”食客甲突然提起最近闹的人心惶惶的瘟疫事件; 听到瘟疫二字,七秀的两位姑娘明显愣了一下,刘玉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