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毕方与石铁》毕方扣 第一章 庆典 毕方与石铁男妃文

《毕方与石铁》毕方扣 第一章 庆典 毕方与石铁男妃文

发布时间:2020-03-10 18:03:03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无情对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毕方与石铁》由无情对所编写的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芜绮,耳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时值仲冬,寒意凛然。朱雀城,酷若蒸笼,沐万物于其躯,任性妄为。 今朝,火氏族,万年之庆。满城尽带红菱,凡街巷,皆少长咸集,热火朝

>>>《毕方与石铁》在线阅读<<<

《毕方与石铁》免费试读


时值仲冬,寒意凛然。朱雀城,酷若蒸笼,沐万物于其躯,任性妄为。

今朝,火氏族,万年之庆。满城尽带红菱,凡街巷,皆少长咸集,热火朝天。人气与朱雀城满,在空气里,到处发挥着酷热的威力,却融化不了毕方心里的寂寞。

离别千载魂耿耿,相思一座眉端纹。

负扆览册,拂觞卧游,慵妆媚态之毕方。和衣沈卧,燕寝宵床。离人卷,载红豆无限。尽羽觞,觥倾满愁肠。在她眉纹里,蕴藏着最美好的回忆,也居住着挥之不尽的无奈。·

生命本就无常,谁都无法改变。

夜耿耿而不成寐兮,魂茕茕孑立而至曙,目眽眽旦暮悟惆怅。毕方,叹了口气,双腿尽量伸直在绮缟上。生平第一次逃避孤独,孤独却朝夕相伴。

卷册又次搁榻,倾觥酌觞,左手祭起蓝色幽珠。琼浆别喉,泪垢沓颜。深邃的眼神看不到底,纤长卷翘的睫毛,挂了点点泪珠。凹陷的眼窝,空洞的眼神,是那样忧郁。然后,望着幽珠,一遍一遍。此间销魂,谁懂。

这世上,有些永别是暂时的,大多数永别会更久,或许永远。

铺首衔环声彭觥,伏枕蹙然不户牖。良久。方出燕寝,转大寝奏案后。苟曰。尔等皆入乎。

寝门大开。尘埃回避无门,若不归人,无乎不在而无所待。

聚,终局犹将散,犹之散骑常待,常相依。失,始得之。得,始于失。终此世间,得者不多。

红裳赤发者三人。端讬前后入,献方目今。与方行揖礼后,垂手侍立。

奉城主命,令属下呈送庆之曳娄,其时,候君赴坛,行庆之礼。顿曰,属下就此,先贺君矣。礼成后,君即日城司令也。呢喃燕语,翩若惊鸿,下首高俏女。天生尤物也,怡悦尽言。

方,闻日城,素颜飞朱。其所著之千年怒,如火山发也,足至可释昆仑万年冰。然而在惔焚己之身魂。

其,学得制其情,夫然,石铁以死易之。一瞥高俏问之,今与庆之皆何人。

神君盘昊。妖王龛麟。冥王垣离。日城陌白。月城连山。龙族苍淼。白虎城金斩。北冥城洌寒。记忆之神忘忧。智慧之神荣渊。斗星城,斗。高俏谓其有敬畏之心,亟应及。

汝且休矣。方突怒,折其言。与高俏个炭篓鬼戴。

高俏赧颜垂首,目逃无言矣。

其折要侧头瞋目之,转而冷笑。少司命,千年岁月逝矣,君之勇,成于汝之脆,区区一勾阳,呵。其而不复言。

多言数穷,不如守中。不知是高俏,有意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成阴柳柳。还是毕方,庸人自扰影杯弓。暂且不说。

离庆始之时将至矣,属下为君妆衣。曳红绡裸脐襦,绯帛犊鼻裈,茜锦履之上首细要。娇音萦萦,遽言。

其乃辛劳,大司命汝矣。音声泠泠言。

此乃属下份内之事,谈不上辛劳。妖媚一笑,与之步进,燕寝。

以红帛覆之舟披矣。冕旒,正红袍,白帔帛,金叶嵌之赤舃。须臾,方曳娄毕矣。

细要笑生媚靥,以舟与少司命。娇语道,烁星,汝速去坛,复令。

是,大司命。星,受讬颔命。

大寝,寂然无声。

苍粗眉下冷峻目,轻朱襦,朱犊鼻,白舃之笔挺男。一心萦系于方,但存耿耿,故一语一默一动一止,见异人耳目,颇觉离奇,而其心领神会。静默侍立,非以待之,而与守之。

大司命心若雀喧,目夹不止,辄复瞥眼,如静鹤之笔挺男。其冷静沉着,不苟言笑,目终遥空。吾从目下,只得隐然,闻几无息之息。吾无知此如戏之局,夫然,则天下莫能争是溪,予得专而名焉,为伶人,又积几何。。。

方,僵立奏案前。不言。凝目幽珠。真乃,一眼幽珠,过往万年。

二十余万,神兵中军。冥界骷髅所,兴数逾十万上军。下军十余万妖界兽骑。在大荒芴天之极,方十里战场上。对峙著,战力超群之日城,十余万左右军。就是神兵,为主导战。亦颇难。

陌白数动金乌令。凤凰,金乌,鲲鹏,句芒,孔雀……。屡阻着前三倍之兵。然,日城,兵半折矣。

石铁,妖异红光环身。顾笑时光之神陌白曰,我,石铁平生,命途乖舛。他人,何以待我,余不存怨恨。而可悲者,呵,可悲者,,履足经年,持恒予己自信。今忆之,殊不知此自信,所从来着。余不欲刃之,彼而因我亡矣,哀哉。无论将来多邈远,不管世间何变,君始终,我心,永感之人。滴水知源,日城厚遇,铁,无以为报,愧矣。

陌白泪眼观之,而不止摇其首。纵有言不尽离别苦,只可搅碎与心。此时,盘古斧成了莫大之漩,时空门启矣,以日城余数不多者将士吸入,烨暐曳其并入之,其不舍之右手,渐没于时空门矣。

铁收回盘古斧,徐徐向昊。

目睹日城,无辜之人,为之失生。其厌倦矣,不复会偷生。加之命,压之病喙。

石铁,今即汝之死期。三十万雄兵,汝何如脱。勾阳,飞扬之言。倏忽。其为神兵,骷髅,妖兽,层层围困。兽嘶喈喈。

吾此生,竟过矣,何。何为,尔乃肯舍。吾所求不多,只求安身,与物无竟,与方厮守。岂汝,就最粗者请皆不与。。吾不逆天,然,断断不能,束手就缚。铁独善其身,生平第一次怒矣。语讫。

妖异红光复见,微云在虚空中。盘古斧凝形,纵横捭阖。天裂,地裂,山河破碎。三军则为四分,数十万兵肝脑涂地,后又为夬之穹吸至罅里。地不止者震,喷之火浆更为虐狂,噬而大荒芴寞之一切。

昊,祭混元钟罩皇穹。连山,炎灵甲起地亦覆。铁纵横捭阖出之一刻,烛龙,日月神光,掩袭之。垣离,龛麟,盘遐,鼓,刑天,苍淼,六人掌出六色异之诛气,臾曳石铁。

盘古斧壅遏矣日月神光。尘埃凝,霍闪开。烛龙深吸口气,惊顾之。散布之大气,夬裂缚铁之诛罚之气。垣离,龛麟,盘遐,鼓,刑天,苍淼,心脉俱损,挺在地上,已不能复战矣。赤煉,金斩,死神,赢勾,独角兽,暂守之。

妖异红光,速散之。尘埃结,无人可动掸矣,为之鱼肉。洌寒祭起之生死牌,环要人,将与之一决生死。

石铁,汝速去,行之,愈远愈善,永不复,去,往太虚幻境耳。方歇斯底里地呼着,声嘶而不能言也。

习之声。铁循声看去。娇慵之毕方,颈架寒之玄月刃。煉吼也,开之,休伤吾女。生死牌下,顷之骚动,须臾静之。而独角兽,当其煉。

铁凄惨言,君,但能生,一切皆不重矣,吾之殒可赎君,我,甘心情愿。妖异红光淡下也,其既以方移至其后。犹免不得命之态,修复穹昊之混元钟罩了铁,勾阳持之伏魔枪,穿其胸。焚灵之惨痛,扭曲著其之躯,裂而其魂,极度痛苦。

众颜大悦。只待其魂尽,欲神灭,元神永囚暗者混元钟里,俟再修裂之穹。

死,并非毕,是一种新之始。

滅光自背插矣,铁之心。铁回首,顾忧之目。一吻许天荒。一守履地老。思念,分分串起,挂满银河。恒河,有多少沙,则有多少牵挂。

悲莫痛于伤心。方涕泣而言,君为三界最怜者矣。

尔时,笔挺男还望之,目变温和矣。虔曰,庆即始,君当往坛矣。方不言,反手背,步出炎赫宫。

顾影渐去之,笔挺男,窃叹曰,目世之千疮百孔,然后身感,君亦何尝不一怜者。

祭坛倚朱雀城之南,其为朱雀城最圣者。设坛正北,有差弊之古刹。谁不知存也几何,有识者皆知古刹,以朱雀城一隅皆可望之。坛之央为汤池,有永燃之浆。周遭有层级,砌以白玉铺成之。各层上皆有黑玉食案,可容万之众矣。平日里,坛颇清之,守之侍卫亦闲。

通坛之街道甚宽,其左右之梧桐树,挂上了浪之红菱。

今为异日。持戈红裳赤发侍卫,盛立于街衢,由东门至,排立于坛前,望之如火。其后为朱雀城男女。非街,已复无插脚之地。男女嚣嚣,踊跃,多见而欢。攒动者头,目迎,与庆之夷人又送之影。

与庆之夷人,陆续至坛上,相问揖后,在坛之方圆促坐。坛之大者,而满夷人。古刹于今亦挂了红菱,其之檐下有一褪色者之小旗,旗上绣之文已茫。

神族,旌旗猎猎,立于古刹前。昊正坐,前之食案,陈珍馐,列美器。有桂火豚卵,山靳羔,黄昏鹿,松膏熊掌,虫蝉雉,蟒玉桃,人微鱼,房慈蟹,曲草鲥鱼,马辛海参,燕窝豺羽,虾黄筋根,火母蟹黄,地筋鸠,天鸡驼峰;荼蘼,菝葜,龙葵,山树莓;琼浆,金羽,玉觥,白玉小碗,银梜,银果叉,砂茶杯等等。

昊,眉目俊美,眼含智之光,皓发披要。其待人接物,温良恭俭,怀瑾握瑜。雪袍曳于地,无纤尘。其后之从银妆素裹,个个精足。

神族靠左次妖族,龙族,等。右冥界,斗星城,等。终席无旗,是以常人而立之。

稚未尽,眉骨突,颧丰隆,鼻似柱,郭明之石铁,坐终席无人留神之隅。其目驻坛口,明之双眸清亮见底,无一毫浊垢。

啜一觞,潮起潮落兮羽中凉。啜一泣,终不见兮泪洗离殇。

插旗者各席,履舃交错,君敬我谢,觞空觥倾,梜起叉落,啜哺啜茗。无旗者,男女同席,觥坛交错,骨果皮扬。有两手抱坛宴语者,或起坐而喧哗者,更有捧坛卢矣者,众欢者也。

铁,酌羽甚慢,手指修长有力。着天蓝衣,裸膝乌犊鼻,白革履。袭要紫发,和觞飘荡。独摇回忆狱,曳殇比目语。

在其意识里,皆是其非。人所谓之,其不筑

毕方与石铁

毕方与石铁

作者:无情对类型:玄幻言情状态:连载中

经典小说《毕方与石铁》由无情对所编写的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芜绮,耳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时值仲冬,寒意凛然。朱雀城,酷若蒸笼,沐万物于其躯,任性妄为。 今朝,火氏族,万年之庆。满城尽带红菱,凡街巷,皆少长咸集,热火朝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