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毕方与石铁》毕方 第十六章 露马脚 毕方与石铁圣水

《毕方与石铁》毕方 第十六章 露马脚 毕方与石铁圣水

发布时间:2020-03-10 18:03:31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无情对 状态:已完结

完结小说《毕方与石铁》是无情对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芜绮,耳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石铁抵视连山,言曰,予自少,与汝相识。此事,倒是未尝,听汝言也。 连山淡淡一笑,此乃,继母之意。 迎面之路,几将殆绝。一片荒芜,

>>>《毕方与石铁》在线阅读<<<

《毕方与石铁》免费试读


石铁抵视连山,言曰,予自少,与汝相识。此事,倒是未尝,听汝言也。

连山淡淡一笑,此乃,继母之意。

迎面之路,几将殆绝。一片荒芜,荆棘榛榛。

只见右边,笔立一丰石,镂镌翠云岭三字。云雾半山横,古柏筛阴。左右,乃百丈岩。一残破不堪之竹板桥,穿通若隐若现之蒿庐。

石铁言曰,汝之继母,莫非遁居,对之蒿庐。

连山对曰,不恶,通过竹桥,则可见之矣。

二人履矣,长三十余丈之竹桥。但闻一片,哗啦啦之水声,远远传来。桥下波涛汹涌,飞珠溅玉。面上手上,一阵阵沾惹,飘来之霏微。

只容一人,穿之竹桥中,此时,斜卧一人。一坛酒,一玉觞,在竹桥,其甚悠悠。

石铁至近,见此人,生得鹰鼻鹞眼,一望而知,非一善人。其闭目,若已酣睡,然,身中而散,戾强之杀气。

其右斜卧,双手抱一,极长之鱼鞘剑。徂风阵起,衣袂迤。其旁,一坛已发之酒,散漫流香。

于此,鸟语空山,云雾迷蒙,壁立断崖,清静无为之世界里。其人之有,与此者也,格格不入。倒是,令人忽生,诡异之感,大煞风景。

石铁不禁,叹息矣。回首连山,悄声曰,此人谁人,可知识之。

连山无应,只摇摇首。

石铁道,往对崖,此路一条乎。

连山,骋望蒿庐,颔之。

石铁,行至其人前,哂然而曰,景粲如画,独自酌饮,逍遥快活。卑人实不忍,烦君雅兴,但事须往对面一遭,故而,假道一行。不知,阁下可否,使卑人等往。

其人,若尽不闻。

石铁苦笑,一瞥连山,言曰,妖界素来,个个聪耳明目,不意亦有,此聋残缺之人,予犹始见。

其人,划然开目,扫了一眼石铁。

石铁,但觉其人,目若操刀,令其身不舒。心度付,观其人,非泛泛之辈,其意无非为,不欲予见妖王妾,须多加小心为妙。

但闻,其人徐徐曰,天堂亨路汝不行,何苦定要,来此搅我。其声浑厚,字字若打,连山耳巴。

石铁目珠一转,信口而曰,阁下可是,驰名三界之……

但见其人,即折矣石铁之言。冷冷道,金正休仟。

石铁曰,阁下岂其,西门隅人。

休仟,举目而弗目。

石铁还忆逍遥堂,其夜缚烨暐之人,后闻折雍,提及门隅之人,又杀红妆者,心不觉一寒,岂其即之。

当是时,连山已躬身道,万余年前,受冥王令,破鬼王赢勾之,莫非是阁下。

休仟淡淡曰,正是。

连山道,自那一战后,金正大人,法守西门隅,冥界太平无事,三界常安。而不知金正大人,此重出西门隅,已有几何。我妖界失礼,怠慢大人,使大人于此独酌。

休仟缓缓道,三日出西门隅,见此风景别,止足于此。

石铁淡淡道,卑人若在,一剑山庄与石室,尝见阁下。

休仟视亦未视石铁,然闻之,冷冷道,目亦或会欺人,见之未必为实也。

连山笑道,本王子,应请金正大人,诣太羣洞一叙,以尽地主之道。争奈积年,未见继母,唯金正大人,借路一行,了余之夙愿。及归途时,再邀金正大人,如太羣洞。

休仟睇目之,厉声道,汝等必欲行此路乎。可是,欲寻若惜。

石铁,心头一动,盖妖王妾谓若惜。休仟乃亦识之。

连山,直眉楞眼须臾,言曰,金正大人,亦识之,本王子继母。

休仟,老着那副,笑比河清之面,目中发出,无上之幽怨。青山绿水,为子亦黯然失色,鸟惊水起千层卷。

石铁,连山面面相觑,若置身于,别一世界。

但闻休仟狂,冷冷道,汝敢问余,识不识之。五万年前,其择之龛麟,余为其之幸福,甘受龛麟之辱,饮恨顿居,西门隅。自誓,永不踏出门隅半步。而此刻,汝而问予,认不认之。

石铁闻其言,目怔口呆,其实末思,休仟与若惜之间,尚有此段,情恨纠缠之事。更不思,此观之目指气使之人,竞,如此痴情。

休仟又厉声曰,今龛麟,别有新欢,已负矣若惜。非我,若惜之,不见一人,汝其原道归,吾当无有。

连山道,在下身为,妖界王子,本当从,继母之意。而予表哥……

其顿住言声,倏而一视石铁。

石铁笑了笑,彼岂真之,不复见人。恕予弗能,闻汝一面之辞,听彼自得口吐,予方可信。

连山悄声曰,其守竹桥,我等怎过得去。除非其愿使道。

石铁畅目四转,微微笑道,无论何如,予必愎此桥。言犹未了,但闻,嚓一声,岩上一株拱把之木,已折为二。休仟之手,动亦未动,只在一瞬目间,树已折为二,长剑归鞘。

石铁道,意念趋剑,出神入化,果异于众。

休仟狞笑道,余但使之为二,无使其化齑粉耳。其树,若易为汝,恐非其乐者死,何不速行。

石铁余笑曰,闻着实乃,洞心骇耳。不过树,静者也,人而动者。余岂复待,汝之剑杀予不成。

休仟蔑笑道,不妨一试。言声中,剑光已向石铁,当面扑来。

石铁但觉,剑芒炫目,萧杀之气甚重,来势竟然比其,想象中犹疾。

其身一转,闪侧七尺。然观其剑,乃化而为,无数剑影,且如有目,竞如影随形,跟飞而至矣。

石铁身影闪忽,十次余。一眼望去,但觉满目,俱是动之长剑兮,竞已令之,莫知所避。其本欲观,剑中岂有碧针。然此状,已令其不能待。

忽焉,三枚红针,自石铁掌中飞出,拨开剑气之笼罩,携凛冽之呼啸,横空飞去。红针瞬间,化为无数星点,无所偏倚,击落每一长剑。而闻铛,铛,铛……,满目剑芒,卒灭,长剑归鞘。

休仟冷笑道,或有能,乃能破余万剑阵。但见其右手一扬,又射之七点碧星,虽在昼日,目力亦极难觉。碧星破风,而逃不过石铁之耳。迟速,力道,不及石室之彼。

石铁,身干还退,忽而冲空。

嗖,嗖,嗖……七点碧星,皆于钉矣,石铁身后一树上。瞬目间,干如震,己成炭,叶片舞。一勃勃有生气之木,转瞬便已枯死,青绿之叶,亦作黄色。

连山,不禁失声道,休仟狼戾,碧针含毒。表哥慎矣。

但见石铁,履空而下,飘飘然落于,满身杀机之休仟旁,距之不及数尺。其哂然而曰,于石室,阁下碧针于此,可是疾多矣。今日,是非吃酒手缓,使不出力也。阁下又有何能,一并使出。

休仟冷笑一声,怅然而曰,今日,即以汝血,以衅余兄,在天之灵。夺魂七式,杀无赦。

连山,赶急言曰,表哥务慎,鬼王赢勾,即负于夺魂七式下。

石铁笑道,表弟放心,无妨。其又盯视休仟曰,目今,汝乃请予过之,予亦不去,予对汝重兴,或有问,欲与汝讨一二。

休仟狞笑道,夺魂七式下,无一生还。恐汝无机会,乞言余矣。其目,亦弗瞥瞥,凝注石铁。目睛里,燃矣七色芒炎,如二燃烛瞥瞥。

此时,石铁面上,虽系哂然,而一身上下,已似贯弓,被满备戒。目睛,终不离休仟之长剑。

突见休仟,左手攫取长剑,人已履空,剑已出鞘。剑芒若璧日寒蟾,亢强逼人,森寒彻骨。

休仟左手,反握剑鞘,垂于腰际。右手正持,七尺长剑,此奇之剑,自必有奇之招式。渐渐之,右手剑平目,剑尖向前,随时皆可一剑直指。

履空之其,此刻,不动之身,若一石雕。燃七色芒炎之目,射出两道光柱,已将石铁笼罩。

休仟之剑未动,然石铁而已觉知,自剑锋里,逼出之杀气,愈来愈重。其鹤立之,竟不敢,移丝毫。其知,其毚微动移,破绽难免,则令彼,有间可乘。高手过招,胜负在一招中。

休仟身中之杀气,已达绝顶。化风折木,扬沙石。

连山,隐隐觉知,郁抑不堪。肃杀之气,盈满翠云岭。耳畔那,奔腾不息之水声,亦弥远,或不闻矣。

静,惟有静,静得畏惧。

石铁,不能预知,休仟此夺魂七式,将从何刺。

连山紧张的粒粒汗珠,自他鼻端沁出,心提到了嗓子眼上,不由得他呼吸也加快了许多。

但见休仟,面色惨白,而如死人。此时,其一步步自空而下,逼近石铁。

石铁依旧,目不转睛,驻目于七尺长剑。

休仟已处于,无我也,神趋长剑,格物身外。身向前移,剑尖与目之距,丝毫未变,亦未有一丝颤动。

说动则动,但见其剑鞘,一线横出,直击石铁两足。

石铁全神皆游于其剑上,竟不思之其剑鞘一先,愕惊之际,身形靠后。

亦即于此,休仟一面狞笑,掌剑已出,力少,迟速不速。

此夺魂七式,观之平平无奇,然而包罗万象。

剑至石铁,不及一分时,休仟目中,突燃紫芒,张扬诡异。身衣猎猎,襟振振。

长剑化而七剑,一剑化七式,计四十九式,并取石铁,身之七圜流。

此夺魂七式,虚实相杂,真伪难别。石铁不知那一式为真。其已处,退无可退,避无可避之状。其无应,竞自竹桥,举身跃下。

其虽避矣,此夺魂七式。而于百丈岩中,亦难免生还。

连山眉目皆动,炎灵甲如离弦之矢,自掌中飞出。石铁借势,履于炎灵甲,蜻蜓三点水,其形猛起,鹰击长空,遂转身形,如飞鸢跕跕攫兔,又红针直取休仟。

其虽是涉险,而不知之,竟已先知终,料道连山,会起炎灵甲。于未发前,乃已知矣,每一或有之状。二人交锋,虽只一招。这一招,置死地而后生,诚其过人,故其胜矣休仟。

休仟,夺魂七式扑空。以其有,必胜之算,是故全力以赴,已无余力。

但闻

毕方与石铁

毕方与石铁

作者:无情对类型:玄幻言情状态:连载中

完结小说《毕方与石铁》是无情对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芜绮,耳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石铁抵视连山,言曰,予自少,与汝相识。此事,倒是未尝,听汝言也。 连山淡淡一笑,此乃,继母之意。 迎面之路,几将殆绝。一片荒芜,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