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左道邪修》刀道邪皇 第二零章 隐约之间 尘缘再续 左道邪修清水文

《左道邪修》刀道邪皇 第二零章 隐约之间 尘缘再续 左道邪修清水文

发布时间:2020-03-28 00:08:07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秦重楼 状态:已完结

主角叫秦锐,青芒的小说是《左道邪修》,它的作者是秦重楼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烛火摇曳,照耀着二人的脸庞,在这烛光晚餐之下,所有的人脸庞上都多出了一份柔和,轻柔的音乐响起,旋转餐厅缓缓的转动着,落地窗前的城

>>>《左道邪修》在线阅读<<<

《左道邪修》免费试读


烛火摇曳,照耀着二人的脸庞,在这烛光晚餐之下,所有的人脸庞上都多出了一份柔和,轻柔的音乐响起,旋转餐厅缓缓的转动着,落地窗前的城市美景尽收眼底,车水马龙之中,灯光星星点点的照耀着黑暗的天空。

“阿月,我···”陈元想说些什么,可是随后就被尹月随之而来的一段话给打断了。

“听完这一曲吧,没想到睡在你上铺的兄弟吹这曲子这么好。”尹月指了指站在舞台上演奏乐曲的秦重楼说道。

“啥?”陈元惊愕的看着舞台上的秦重楼,眼中似乎在询问着秦重楼,“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此时的秦重楼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胸口插着一支白玫瑰,头发自然的垂落在身后,此刻的秦重楼正在吹着长笛。

一曲婉转的天空之城被秦重楼吹了出来,虽然婉转,但却并不像原版一般有一股淡淡的忧伤,在这天空之城中有的只有淡淡的温柔。

这一丝的温柔撩动着每一位来客的心弦,一曲奏完,秦重楼笑了笑,对着陈元眨了眨眼睛,然后口型夸张的说了一句话。

“我来打掩护了!一波辅助走起!”

“真是···”陈元微微的笑了一下,心里充满了温暖。

“是啊,他的笛子吹得很好,今天请你出来吃饭呢,其实是为了和你说些事情。”陈元说话的声音有些虚了,心里有些紧张。

“什么啊?”尹月笑了,笑容明亮的问着陈元。

陈元一愣,原来秦重楼准备好的腹稿都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他开始说出了自己真正想说的话。

“你还记得咱们初二到外面军训的时候么?”陈元温柔且深情的看着尹月。

“记得啊,怎么了?”尹月问着秦重楼,目光里有些疑惑。

“我还记得,那时候我洗完了早,头发湿湿的,穿着一个红色的毛线拖鞋,拖鞋上面还有一只鸭子。”陈元说道,思绪好像飘回到了那个初二的时候,眼神之中全是缅怀,“我还记得,那个时候你走在我的身边,你看着我的拖鞋笑了,然后摸了摸我的脸。”

“没想到你还记得啊。”尹月笑着说道。

“我记得的可多了呢,我还记得以前拿到的娃娃,送给了你,我还记得你过生日想要一只小熊,我也送给了你,不知道怎么的,这些事情就好像突然从我的记忆深处浮现了出来一样。”

人脑就像是一块磁盘,记忆就是磁盘之中的文件,除非格式化,否则这些文件是永远不可能消失的,人之所以会在某个时候想起以前的事情,是因为沉浸在脑海之中最深的地方的记忆悄然的浮现了出来。

既视感就是这样的一回事,你去过了某个地方,可是却并没有注意,等某日你去到了另外一个和那个地方相像的地方以后,你就会觉得这个地方似曾相识,好像以前来过一般。

而陈元在死的时候,他走马观花的观看了一遍自己一生的记忆,而记忆画面最为深刻的便是他和自己家人在一起的时候,而这其中,便包括了尹月。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已经将尹月纳入到了家人的这一范畴之中,或许是那么多年的陪伴,又或许是心照不宣的喜欢。

“我···我···”陈元说到这里,已经有一些硬噎了,眼泪在眼眶之中凝聚,他想说出那一句等了很多年的三个字,可是他却并不敢说出口,因为他知道,自己就算说了出来,也无法改变什么···只因为···他是鬼啊····

“阿元,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而我也等了很多年,告白这种事情,终归是要男孩子主动一点的啊。”尹月笑了,可是笑的很心酸,“我爱你,陈元。”

“我很久很久以前就很明确的知道了自己所爱的人是谁,那个人就是你啊,陈元。”尹月的眼泪开始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可是···可是···我应该早点和你说的,不应该在你去世以后再和你说的···”

“···你已经知道了么···”陈元苦笑着对尹月说道。

“你死的当天,我就知道了,你以为这么多年来,我还没在你身边安插几个眼线么?”尹月笑了一下,可是笑的却很难看,“你知道我再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是有多开心么?可是,哪怕你上铺的兄弟手段再这么滔天,也不可能把你复活吧。”

“你是怎么知道的?”陈元疑惑的问着尹月。

“你虽然人缘很好,可是能够时时刻刻和你一起的人并不多,而且,就我所知,你上铺的兄弟可不是著名侦探。”尹月说道,“你所不知道的东西多了去了。”

“···阿月,认识这么多年,我居然没有想到你居然这么厉害···”陈元有些怔怔的说道。

“你忘了我以前和你说的了么?我的智商有200,我原本可以跳级的。”尹月擦干了眼泪,苦涩的笑了笑。

可是她没有,在天才儿童的她眼中看来,小学,初中,高中,这十二年的时间简直是太无聊了,可是因为一个人,让她没有选择跳级。

“而且你真的以为,我每次都能和你分在一个班真的是巧合么?”尹月爱恋的**了一下陈元的脸颊,“真好,还有温度。”

陈元听到这里,眼泪流了下来,他抓住了尹月的手,让她的手贴在了自己的脸上。

是啊,陪着你,一直陪着你的,这如果不算爱情的话?那么这应该算是什么呢?亲情?

爱情的进阶其实就是亲情,数十年如一日的陪伴在虽然陈元和尹月的身上缩减到十几年,可是那一份深沉内敛的爱却一直不曾改变,而那亲情···也一直从未改变。

“陈元,我知道你已经死了,今生怕是无法再与你在一起了,我们···等来生吧···”尹月果断的站了起来,拉着陈元的手,而后无数的工作人员赶来,撤掉了所有的桌椅,为陈元与尹月腾出了一片空地。

“最后陪我跳一支舞吧,跳完,便去往生吧。”尹月轻柔的挽起了陈元的手,跳起了一曲慢三。

慢三是简化版的华尔兹,作为最基本的舞种之一,慢三是其它舞种的基础,虽然陈元不会跳舞,可是在尹月的引导下,陈元还是可以循着规律跳出舞步。

此刻,舞台上的秦重楼唱出了一首歌,身旁的萨克斯吹出了一曲熟悉的曲子,那是一股温柔的哀伤。

Just one last dance Oh baby Just one last dance Oh···(最后一支舞哦,宝贝,最后一支舞。)

这首歌是《just one last dance》,而它表达了恋人即将永别的深深的痛苦和无奈。

在歌声的映衬之下,陈元与尹月缓缓起舞,烛光摇曳,泪光也一同摇曳着。

Just one last dance before we say goodbye(最后一支舞,在我们离别之前)

舞步摇曳生姿,虽然只是最为简单的慢三,可是依然可以打动在场所有宾客们的心。

I"ll never forget how romantic they are but I know, tomorrow I"ll lose the one I love(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是多么浪漫但我知道,明天我将失去我爱的人)

“可以不要走么?陈元?”尹月将头埋在了陈元的肩膀上,话语之中带有一丝哭腔,陈元可以感觉到肩膀处传来了温热的湿润。

There"s no way to come with you(但我知道明日将失去我的爱人)

“我也想啊,可是我能够留到现在,而且还明白了你喜欢我,我已经很满足了啊,阿月。”陈元摸着尹月的头说道,随后他轻轻的吻了一下尹月的头发。

“嗯,那你慢一点好么?等等我。”尹月说道,抬起了头,吻向了陈元的嘴唇。

这一吻,好似天地玄黄都已然逝去,可是一同逝去的,还有尹月的生命,抱着怀中失去了气息的尹月,陈元痛哭了出来。

Just one more chance Just one more chance(再多一次再多一次)Just one last dance(最后一支舞)

“这是怎么回事?”陈元痛苦的朝着一曲唱罢的秦重楼质问着。

“这是她的交易,她用天师府的秘典换来的,只为来生与你在一起。”秦重楼说道。

“你这个混蛋!”陈元朝着秦重楼的脸上打去,可是秦重楼纹丝未动,而后陈元揪起了秦重楼的衣领,“你为什么要同意?你这个混蛋!”

“因为她交易给我的东西,我无法抗拒,而且我们左道邪修一脉的宗旨向来都是这样,交易达成,我要的东西到手,这样就可以了。”秦重楼云淡风轻的说道。

“艹!”陈元被秦重楼理所当然的话噎的说不出来,转而怒吼了一声。

“发泄完了么?你还不回头看看么?她还在等着你。”秦重楼指了指尹月尸身,陈元扭头看去,另一个尹月俏生生的站在那里看着他,脸带微笑。

“今生无法相守,那么便来世吧。”尹月笑着挽起了陈元的手,而后转头看向了秦重楼,“谢谢你,秦老板。”

“不用谢,拿了你的报酬,自然要办好了。”秦重楼点了点,拿出了那把钥匙,朝着空中一划,一道门扉便出现了,门扉之后显现着的是,奈何桥的景色。

“我已经和下面的人打好招呼了,来生你们俩会门当户对,而且还会被指派娃娃亲,青梅竹马,一切条件齐聚,你们来生长大以后不光可以顺顺利利的在一起,而且婚后生活也会幸福美满,就算作是我的售后服务了吧,毕竟陈元先生的交易物品实在是太贵重了。”秦重楼说道。

“···哎,阿月,你是傻的么?你为了我而这样值得么?”陈元爱怜的**着尹月的脸颊问着,这个时候陈元还是怒气难消,可是他又怪不得秦重楼,也怪不得尹月,就只能干生气。

“既然是你,那么又有什么值不值得的?”尹月笑了笑,然后挽着陈元的胳膊,带着陈元走入了奈何桥。

左道邪修

左道邪修

作者:秦重楼类型:仙侠状态:连载中

主角叫秦锐,青芒的小说是《左道邪修》,它的作者是秦重楼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烛火摇曳,照耀着二人的脸庞,在这烛光晚餐之下,所有的人脸庞上都多出了一份柔和,轻柔的音乐响起,旋转餐厅缓缓的转动着,落地窗前的城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