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伴云来》伴云来天香翻译 第十六章 摆摊 伴云来大叔受

《伴云来》伴云来天香翻译 第十六章 摆摊 伴云来大叔受

发布时间:2021-02-01 10:02:33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清秋淡落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伴云来》由清秋淡落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聂君霞,李雁珍,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许是年关将近,平头百姓一心想要变卖点东西换点钱好

>>>《伴云来》在线阅读<<<

《伴云来》免费试读


许是年关将近,平头百姓一心想要变卖点东西换点钱好过年,诸多商家则也趁着这最后的机会狠赚一把,总之是欠钱的想着拖延,被欠的想着收款,最混乱也是最热闹的一段时期。

卖菜的这时间已经散了大半,于是街上狼籍一片,烂菜叶扔了一地,可是卖杂货的却刚刚开始,正热闹的时候。

莱村这一行人摆出来的东西虽然称不上多稀奇,可胜在新鲜精致。

且看这药材山珍,干干净净一排摆开,都是晒的干干的,还透着阳光的味道;再看荷包香囊,且不说上面的图案栩栩如生,光是那棱角形状便惹人喜爱;还有陆氏织的几匹布,差不多是她花了一年时间,断断续续织就的,布料密实柔软,滑溜平整,非一般布料可比。

在陆氏心里,这样的布料就是卖给那些高宅大院的丫头嬷嬷们用的,要裁了做成衣服自己穿,她可舍不得。

只是几人的货虽然是好货,原本都挺机灵的人,这时候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竟愣是喊不出口叫卖。这可如何是好?不吆喝哪有人来买呢?

以前赶集市也没见过这样的,怎么到了县城就露怯了?

陆氏几次张了张嘴,都没喊出声来,她懊恼地瞪着旁边几人。李远鹏一脸无辜,他本就木讷少言,指望他?啧啧,还不如指望自各儿的脚指头呢;至于李三娘和赵氏,两个人竟也像大姑娘似的,扯着自己衣角,扭扭捏捏!

陆氏再无奈地看向聂君霞,然后便连她自己都觉得过分了。一个半大的姑娘家,原来又是做小姐的,哪里就放的下面子吆喝呢?

可出乎意料的是,聂君霞清了清嗓子,竟然就喊了起来,“荷包,手绢,香囊!各位姑娘婶婶,大家都来看看哪!”

她的声音清脆,却并不响亮,除了周围的人只怕没人听见,可是她脸上泛着红晕,固执地一遍遍吆喝,“好看的荷包,手绢,香囊!大家快来看啊!”

李三娘和赵氏见状,老脸臊的通红,也忙放开了嗓子,大声叫卖,“红薯!卖红薯了!新鲜的红薯!个大香甜,走过路过都看一看,瞧一瞧了!”

陆氏自然也不甘落后,扬声叫卖,“细工精致的棉布,柔软透气,舒服贴身,只卖二十个铜板一尺,快来瞧瞧拉!”

这时候,一般的粗布只不过五六个铜板便能扯上一尺,一个成年男子做件衣服需要大约五尺布,也就是约莫二三十个铜板,若是做冬衣,还得算上七八两棉花,统共一件棉衣少不得得一两银子。

而陆氏花了一年时间织就的这几匹棉布,开口就是二十铜板一尺,用它做棉衣的话,这成本就不下二两银子了,足足翻了一倍,偏偏因为其棉布的性质,富人不稀罕穿,穷人又舍不得穿,难怪也只那些大门大户里的丫头嬷嬷愿意买了。

其实陆氏原本只是去乡里赶集的话,这样的布也是卖不出价钱的,撑死了十五铜板一尺,因为来了县城,得算上车马费,她便加了价,一尺布小小加个五文钱,还得预防人家还价,总之最后卖出去总不能少于十八文吧。

这么算下来,一匹布约有十丈,差不多就能多赚三百文钱,她这里一共五匹布,就能多赚个一两半银子。而车马费来回是二两银子,差不多光是卖布多赚的钱便能抵了。毕竟二两的车马费,赵氏和李三娘还要分去三分之一,何况还有其他东西要卖,所以她多少还是能赚上一点的。

值得欣喜的是,吆喝卓有成效,很快,便有人围到了这边,讨价还价。

“哟,这棉布不错,啧啧,正好做里衣。你不知道,这厨房里啊,一天到晚油烟不断,我又在灶前忙的不行,那汗哪,都是一身一身的!”

“我看也不错,问问价钱——这位小婶子,你家布怎么卖啊?”

陆氏见眼前的两人一个胖乎乎油光满面,一个瘦长高挑一脸精明劲儿,笑盈盈开了口,“二十个铜板一尺!怎么,您二位扯上几尺回去做衣服?”

“可不是!我说小婶子,你这布能再便宜点儿不?”

陆氏面露难色,“这都是自家织的,得闲了织上一段,您瞧瞧,就这几匹布,可是花了我整整一年的工夫呢!”

两位大娘对视一眼,又果断道,“我们就把你摊上的五匹布都买走,一口价,九两银子,卖不卖?”

陆氏算学并不好,只是她脑瓜子转的快,若是照原先二两银子一匹布来算,五匹布能卖十两银子,平白就少了一两。虽然她也有降价的准备,不过这似乎也降的太多了吧?

“这可不成,足足少了一两银子,够我闺女做件新衣裳了!”陆氏于是连连摇头,“不成不成,我这摊也才摆开,这布成色好,也不愁卖不出去。”

说话间,她又开始叫卖,“卖布拉!细工精致的棉布,柔软透气,舒服贴身,只卖二十个铜板一尺,快来瞧瞧拉!”

两位大娘一急,狠狠心就倒出两人身上的钱袋,将一些散碎银子铜板通通倒在摊上,“喏,你数数,可不止十两了!”

陆氏一愣,两位大娘又一人抓了个荷包走,“布我们就拿走了,这两个荷包也带上,不用找了!”说罢急匆匆扛着布离开,连菜篮子也不要了。

这倒是怎么一回事?陆氏云里雾里,总算还记得先把银子数了数,唔,碎银子加起来差不多有十一两,还有三百文铜钱。也就是说,那两个荷包足足卖了六百五十文每个!

要知道,聂君霞原计划是准备卖五百文一个的。

才摆摊没多久就有这等收入,怎不叫人喜笑颜开?不过聂君霞想到刚才那两位大娘走的急匆匆的模样,心下狐疑,“舅妈,您说咱们的布是不是卖的便宜了?不然她们怎么好象拣了大便宜似的,逃的恁快?”

陆氏不信,“还便宜?我可比在乡里卖时多加了五文钱一尺!”

李远鹏也乐呵呵凑过来,“我看她们是有急事吧!或者正好用的上这布。”他捡起刚刚两位大娘因走的急忘在摊位上的菜篮子,上面赫然以朱砂写了个大大“陈”字。

几人还在谈话,不防又有人挤上前来,是个精瘦的中年男子,“咦,你们刚刚摆出来的布呢?怎么这么一会儿就没有了?”他左右张望了一会儿,恍然道,“不会是被陈府那两个东西买走了吧?”

陆氏眉头一皱,并不喜眼前这男子尖嘴猴腮的模样,却还是微微笑道,“可不是,您来晚了,五匹布都叫她们买走了。”

男子立马一副后悔不迭的模样,“我不就是回铺子里去取钱了吗?你们动作怎么就这么快——哎!”

看他唉声叹气的样子,陆氏怎么还能不察觉出不对来,“这位老爷,您的意思——”

男子抬起头正色道,“我就是街角那家布庄的掌柜,姓陆,方才银子没带够,所以才没及时买下你的布。哎!”他摇头叹息,“都这样了也不怕告诉你,这样成色的布,摆在我布庄里少说也得四十文一尺!刚那两个妇人姓张,都在陈家做事。”

陆氏愕然,四十文?天哪,比她卖出去的足足翻了一倍,可她还是镇定的安慰自己,毕竟人家是开布庄的,有铺子,那铺子的租金只怕还不少吧。

男子继续恨恨道,“那两个老东西,自己哪有这么多现钱,只怕今天还是赶巧了,刚好得了家里主子的嘱咐出来采买的!”他拂袖转身离去,嘴里犹在念叨,“看我不扇扇风点把火,总叫她们吃不了兜着走,哼,主人家的银子也是随便动得的吗?”

待男子离去,陆氏还来不及震惊,就飞快地嘱咐大家都把价钱提高了一些,看来这城里的物价跟她们乡下还真是不能比,方才那情况,她便是再多要个二两银子,恐怕也是卖的出去的。

又是一阵忙乱,待陆氏终于平静下心情,却感觉到有人扯着她的衣襟,她不耐烦地随手掸了把,“芸儿听话,娘忙着呢,别闹!”

泽芸小嘴巴便又高高翘起来了,她其实只是想跟娘说,刚那个小胡子掌柜也姓陆呢,跟娘同姓。

大概是街上卖山货药材的多,莱村这一行人在加了价格后,到底底气不足,吆喝也不如刚才大声了,结果好半天无人问津,李三娘和赵氏都想降价,却被陆氏阻止了。

她算是摸到了一点城里人的心思,只要东西的确是更新鲜更好的,贵上一些也有的是人买。想她们莱村地处深山,便是地瓜也当比别处更好些,皮薄多汁,等那些大家府上的出来采买,再推销一番,一定卖的出去!

至于那些香囊荷包,是聂君霞拆了几件衣服缝制出来的,那料子不是一般的好,还是那句话,夫人小姐看不上,丫头嬷嬷总是要当成稀罕物了。

“卖荷包、香囊、手绢了,都是好东西,价钱又不贵,快来看看哟!”

陆氏吆喝了一阵,果然便有些年轻的丫头围了过来,叽叽喳喳好不热闹。聂君霞这时候便充分发挥她的特长,甜甜笑着,向她们解释各种图案的美好寓意。

比如,蝙蝠象征“福”,麒麟象征“祥”,聂君霞人长的漂亮,说话又好听,那些年轻姑娘听得她这么一说,还不乖乖地掏钱袋?只是银子有限,这些饰物却件件爱不释手,好不叫人为难。

陆氏见生意大好,长长松了口气,转头要去找泽芸,却发现前后左右竟然都看不到她的身影。这孩子,跑哪儿去了!陆氏心里有些不安,托旁边的李

伴云来

伴云来

作者:清秋淡落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经典小说《伴云来》由清秋淡落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聂君霞,李雁珍,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许是年关将近,平头百姓一心想要变卖点东西换点钱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