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穿到古代做反派》穿到古代做名士手打版 配角的哀伤,曾经的逝去,摊牌! 穿到古代做反派年上攻

《穿到古代做反派》穿到古代做名士手打版 配角的哀伤,曾经的逝去,摊牌! 穿到古代做反派年上攻

发布时间:2019-10-09 06:06:58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夏目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穿到古代做反派》由夏目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恋香,东元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Nai娘披着条小毯子睡在了床边,我被照顾的很好,肠胃已经没有不适感了,尽量不打扰到她的情况下

>>>《穿到古代做反派》在线阅读<<<

《穿到古代做反派》免费试读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Nai娘披着条小毯子睡在了床边,我被照顾的很好,肠胃已经没有不适感了,尽量不打扰到她的情况下起了身。

如果没记错,明天我也就要出这江府了,昨天收拾的时候发现颜素问的东西还真挺多的,什么珠宝首饰就装了半箱子,还有一堆的名贵衣服(居然还有男装!),一些字画什么的乱七八糟,当真是个才女!也就因为太完美才变成了女配角了,也怪她命不好,在这个男尊女卑的世界,男人要的就是个一无是处只能陪他们上chuang在他们跟前耍白痴然后衬托的他们越发有知识有文化的小女人,颜素问要是稍微楚楚可怜稍微弱智点,估计也能当个主角了……男人哪,真自私,一点都见不得女人比他们强,狭隘!每天对着个精神层次不一致的人发qing,难怪中国后来越来越弱,就是因为限制了女Xing的自由发展,然后大男子注意膨胀最后闭目塞听闹出来滴!

还是要叫醒Nai娘,毕竟我人生地不熟的,要洗个脸都找不着水。

Nai娘又好好确认了一下我并没什么事,帮我倒腾的拿漱口水洗完了脸,吃完早饭后本来是我和她一起继续收拾东西,她却坚决不让我动手了,被放在一旁看着,听她絮叨。

Nai娘真是个热情的妇女,赶在现代,绝对是居委会主任的不二人选!经她这么碎碎念,我也弄明白了江跃龙和那个雪儿姑娘的事情,虽然是通过Nai娘带有强烈反对情绪听到的,但是情节也大约组织好了:话说这江跃龙绝对是一牛人,都活了二十六岁一直不近女色(严重怀疑他一直很近男色!),后来为了商业用途,娶了颜素问,想当初可是让两人后面的一群仰慕者们痛心疾首啊,但是也不知道这江跃龙是哪根筋抽了,就是看颜素问不顺眼(恶俗言情嘛,可以理解),在一次出门做生意的时候遇上了女主角,恶俗的中了来历不明的Chun药后把人家给香了,女主角年少无知(?值得怀疑,听说颜素问比她小了两岁馁!)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然后两人一来一去的就勾搭上了……再后来就是历经波折啊,男主角终于从爱上那具疑似**的身体之后,发现她是那么的符合女主角的弱智条件,而爱上了身体本人……

恶俗言情就是恶俗言情,Nai娘虽然说的声情并茂慷慨激昂,我还是扛不住困意稍微打了个盹,就在讲到江跃龙准备下个月宴请贵宾给雪儿补个豪华婚礼的时候醒了。

“Nai娘,我到院外走走,你先收拾着吧。”看Nai娘讲了情绪激昂,颇有革命军嫉恶如仇的风范,未免无辜受牵连,我还是闪一下。

“小姐别走远,这江府……”Nai娘欲言又止。

“我知道,今时不同往日,我知道的。”和善的笑笑,看Nai娘没有反驳,抬脚出门。

有钱人就是有钱人,不管是哪个时代的有钱人,住的地方都是又大又豪华,就连个过气的配角,住的环境也相当不错。看着风景优美的小院落,我摆摆袖子找了块空地就坐了下来。

因为以前也一直不喜欢穿裙子,所以今天特地挑了套男装穿,颜素问长长的很有质感的头发也只是被我简单的扎了个马尾,Nai娘并没有对我这副不合礼数的穿着有所怨言,看她欣慰的样子,我想颜素问以前就是个Xing比较随意,才女嘛!都这样!

草地很清爽,没有瓜皮纸屑,暖暖的阳光透过枝繁叶茂的大树一点一点的照在我脸上,我抬头看,有种回到大学时代的错觉。

“咦?!Nai娘,那是怎么?”我朝着不远处屋内的Nai娘问,指着树上红色的一块,随风飘着,看起来是什么纸片。

Nai娘听到声音出来看了看:“小姐不记得了吗?那是之前你在院子里放的风筝,被树挂住了,你一赌气,也没拿下来……”

喔……我忽然有点替颜素问感到难过,一个会穿着男装的古代女子,一个即使嫁做人妇也会在院子里放风筝的女子,一个从小备受珍爱的女子,曾经的无忧无虑,渐渐随着丈夫的冷落而冷淡下来的热情,鲜活的生命变的暗淡,所以在有一个事事不如自己的人得到丈夫的心后失去了理智,在真的被抛弃的时候心灰意冷寻了短见……

也许是残留的灵魂深处还有那种挥之不去的哀愁,我靠着大树慢慢滑下去,抱着膝盖委屈的哭了起来。

Nai娘看到我哭,慌慌张张的跑过来,首次没有晃我,只是过来抱着我,轻轻拍打:“小姐,事情都过去了……不要难过……”

人就是这样矫情,要是没人管你,一个人哭,一会儿没趣了也就好了,可是有人来安慰的话,就会觉得自己特别委屈特别悲惨,哭的也越来越肆无忌惮。

我断断续续的哭了一阵,慢慢心情才平复,抹抹眼泪,坚决的看了看树上那片招摇的红色,宛如颜素问逝去的热情。

“Nai娘,去找把梯子来,我要那个风筝!”

我错了,不管是不是需要我的忏悔,我真的想说,我真的错了。

错在哪里?

我根本就不该爬树!那是女主角才会做的白痴行为!因为是女主角,所以会让男主角产生“啊!这个女子是多么的轻灵活泼啊不拘小节啊别具一格啊特别抽的可爱啊!~”的混乱意识,从而产生异样的感情,然后再挨着树下等女主角掉下来,于是伸开他坚实的手臂施展他苦练多年的拳脚接住重力加速度下回归地球表面的女主角!最后来个经典的pose,结果两人肯定要想“这男的怎么那么帅啊”“这女的怎么那么可爱啊”,于是就一见钟情了,一点也不顾虑一下其实脆弱的人体骨骼和高度而产生的视觉误差!

问题!男主角都怎么知道女主角会掉下来的?因为是恶俗言情嘛!女主角必须是笨手笨脚。

可是现在最最重要的是!我不是女主角!!!

于是当我一只脚勾住树干,一只脚跪在树枝上,两手抱紧树干一只手还努力扒向风筝,以猴子状无所忌惮地挂在树上时,Nai娘急切叫我小心的声音忽然停止,取而代之惊天一声吼:“颜素问!你在干什么?!”

我约莫猜到是谁,极度困难的情况下回了个小头,用眼角我位置扫视了一下:“呀呀!这是不是江公子么~~您有事儿找我?”

江跃龙气急败坏,估计是对于我这种不守礼教的行为而感到深深的羞耻,为我还算愉悦的表情而感到痛心疾首,替中华传统封建主义的教育而愤怒!你看,这就是差别待遇了,颜素问那么漂亮,还抵不过女主角最高!看他那样,更显得后面的纪赐慈眉善目。

我耸耸肩,无视江跃龙,手终于扯到风筝,夹在手臂下,往下观察了一下局势。

唔……爬上来的时候怎么没注意到这梯子那么矮!?

心里小小的挣扎一番,Nai娘一脸急切但是毕竟是个中年女人我是指望不上她了,看纪赐虽然占着混血优势有身高有身材,可是一脸和善书生样我也不能害了人家……唔……江跃龙倒是听说他练过武,可是……算了,我又不是女主角,敢对他有什么大不敬的举动还不是死无葬身之地?

算了!我心一横,眼睛一笔,心里呐喊“神啊!请赐给我力量吧!”温习当初体育老师教过的最佳跳跃姿势朝着一块貌似肥美的草地就跳下去了。

“啊!”明明是我跳下树,Nai娘的却叫的比我还疼,搞的我很郁闷,怕叫不过她,索Xing就死扛着不出声。

脚刚触到地面本想来个体Cao完美的谢幕姿势,脚底传来尖锐的麻痛让我的腿迅速软了,直直跌坐在草地上,又多了一处伤区——屁股。

就当着三个人的面,我跌倒在地,摔的那叫一个震撼!

“额……”Nai娘过来扶我,我抓着她的手臂哆哆嗦嗦的站起来,虽然疼的面目抽搐,仍然装的客客气气,一手按着屁股,一手拽着Nai娘,扬起下巴,带着傲气:“我下来了,你有事快说,我忙的很!”

两个人的表情真精彩!

江跃龙这辈子也没想过自己的前妻会以这种姿态出现在他面前,额角青筋暴跳,山雨欲来;纪赐依旧笑眯眯的,眼里虽然有震惊,但表情管理的一直很好,比较之前疏离般的温柔,却多了点人情味。

“我说,你有事倒是说啊!”说完了我还要回屋揉屁股那。

江跃龙估计看我摔的不轻很是愉快了一下,恢复男主角特有的自负情怀,同样用很居高临下的口气讲出来意。

“承蒙圣上恩泽,召见京城重要商客进宫参加中秋宴席……”

哦?

“圣上念旧,特别召见……御王朝才女颜素问。”恩恩,情绪不错,有点咬牙切齿,我很满意。

“说完了?”我慢条斯理的带着Nai娘往屋子里挪去,无视。

“颜素问!”继续咬牙切齿,真对不起你哦,难为你还要对个不屑一顾的已休之妻来低三下四的,真太破坏你男主角的英明形象了!

“什么?”我回头,受宠若惊“呀,你还没走那!”

江跃龙还在努力维持着形象:“颜素问,你不要太过分……”

“第一,你根本就没说有什么事情,就这么兴师问罪,追根问底是你表达能力欠缺;第二,就算我冰雪聪明不同凡响知道了你的来意,颜素问只是你已经休掉的妻子,皇上找她与你何干?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我颜容,并不欠你!要说干涉他人幸福,你我成亲在前,真正破坏他人家庭的,正是你那下个月要娶过府的宝贝雪儿!”

带着从心底的愤怒,我拽着Nai娘的手不受控制的微微发抖,但

穿到古代做反派

穿到古代做反派

作者:夏目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经典小说《穿到古代做反派》由夏目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恋香,东元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Nai娘披着条小毯子睡在了床边,我被照顾的很好,肠胃已经没有不适感了,尽量不打扰到她的情况下

小说详情